农村同志小说:柳树屯的爱情(下)

2013-04-26 11:29:18 作者: 阅读:

农村同志小说:柳树屯的爱情(上)

第二十九章

因为何以勋已经将医院的关系打理妥当,所以张二宝顺利地留在医院陪床。

头等病房就是好,不仅有浴室有会客厅,连床都比其他房间的大。虽然两个成年人睡在一起有点挤,但是对于久别重逢的两个人来说,能躺在一张床上共枕而眠,是做梦都会偷笑的事。

“哥,你伤口还疼吗?”张二宝侧躺着,轻靠着郑默的肩膀。郑默靠在高高的枕头上,搂着张二宝的脖子,轻轻拍抚着他。“不疼,有你在就不疼。”

“哥,你又说傻话了!”

“呵呵……”郑默轻笑,道:“这怎么能是傻话,全是大实话!你不知道我在里面想你想到心疼的时候,可比这破伤口疼多了!”

张二宝皱着眉,往郑默怀里拱了拱,轻声道:“哥,俺也想你。”

虽然每个月都去看郑默,但是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隔着玻璃巴望着,用目光交换彼此的情意,这对一对刚确定关系却被迫分离的恋人来说,是多么难以忍受的煎熬。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只留下最深最深的想念留在心底。掰着手指算啊,划着日历等啊,明明要一年后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活生生躺在这儿,一瞬间,张二宝想要死死地抱住他,再也不撒手。

但是郑默的伤势,让他止住了内心的冲动。感觉到他的沉默,郑默轻轻掐了把他的脸。“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心知自己病好了就得回去,郑默想抓紧时间和张二宝说说话。

“没事。”吸吸鼻子,张二宝将手摸上郑默的胸膛,没敢用力。

“宝,你不知道我有多怕……”郑默抓住他的手,用力握着,嘴里发出深沉的叹息。

“怕什么?”张二宝抬起头。

“怕……”怕你跟何以勋间的感情太深厚,再也不跟我走。然而,话到嘴边,他又咽了下去,以一种玩笑的口吻说道:“怕你不等我呗!”

“哥,看你说的,我咋能不等你呢!”当初郑默是在开玩笑,张二宝笑笑地凑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伏在他肩头闭上了眼。

听着他逐渐变得绵长的呼吸声,郑默叹了口气。

“喂,老刘!你他妈也是同性恋?”妈的,隐藏这么深,在老子面前装了这么些年的大尾巴狼。

“扯淡!老子能跟你一样?”刘逸轩回头,顶着大大的黑框眼镜,淡漠回道。

“老婆……”音箱里传来忧心地声音。“你屋子里怎么有男人?”

“滚蛋!鬼才是你老婆!”啪嗒,关机下线,给你死一死!

“噗哈哈……”何以勋抱着肚子笑倒在床上。“都叫老婆了,还不承认!”

刘逸轩不理他,拔下眼镜,在床边的衣服堆里随便抓了两件就进了浴室。何以勋无力地倒在床上,吼道:“老刘,你就不能买个衣柜?”看看床边的两大堆衣服,貌似一堆干净一堆脏,这还是从刘逸轩抓衣服的动作推测出来的。床上,杂志啊书啊,还有饼干包装袋,烂纸之类的,一张大床没被压瘪也算它质量好。何以勋吐口气,深切地怀念起被张二宝收拾的井井有条的家来。

“老刘啊,要不你请个保姆吧!”

刘逸轩顶着一头泡沫探出头来。“老子没钱!”

“滚蛋!每年的薪水加分红你他妈早就中产了!”何以勋翘着脚,大剌剌摊在床上吼道:“出去别说我剥削你啊!老子没那么不厚道!”

快速冲掉泡沫,刘逸轩带着满身水气就往床上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烦别人进我房间,还有你,给我睡地下去!”

“喂!你头发还滴水呢!”何以勋跳脚。

“啰嗦。”拱出一块地,拖过枕头,睡觉。

“喂!”好不容易清出的床位还被刘逸轩给占了,何以勋这个气啊,想在小气刘的P股上踹一脚,又怕真的被扫地出门。万分委屈的何大少爷,只得亲自动手把刘逸轩床上的东西全扫到了床下,这才抱着被子,靠着墙睡了。

第二天一早,张二宝就醒了。

由于郑默动了手术的关系,只能进一些流食,所以他早早起了床,到外面买了些低乳糖的牛奶回来。

“宝,别管我,快去吃饭。”郑默喝着牛奶,笑眯眯道。

“没事,我一会儿回去一趟,中午还喝鱼汤行吗?”

郑默摇摇头,道:“中午喝牛奶就够了,你中午在家吃饭,睡一觉再过来。”昨晚心绪激动床又小,两个人都没睡好。从他住院后张二宝就忙前忙后不带停的,眼圈都开始泛青了。

“哥,我不累。”张二宝急道。

“少跟我来这一套。”郑默瞪眼。“让你睡就睡,不然哥生气了啊!”

张二宝赶忙应道:“你还病着,生气不好。那个,我下午过来也行,可中午只喝牛奶成吗?”

郑默掐了掐他的脸,笑道:“怎么不行?今天还得吊水,饿不着我。”

“那,那好吧……”张二宝不情愿地说道:“要是有事你就给我打电话。”

郑默点了点头,拉过他的头,吧唧亲了一口。张二宝的脸又红了。

磨蹭到看护接班,张二宝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到了楼下一看,车子还在停车场,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车钥匙还在自己手里。那么,何以勋昨天怎么回去的?他心里闪过一丝愧疚,赶忙按下何以勋的电话。“哥,你在哪儿呢?”

“你还关心老子死活啊!”在刘逸轩的床角睡得腰酸背痛的某人叫嚣。

“对不起……”张二宝蔫了。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等了半天,对方都没吭声,何以勋的起床气更重了。

“那,那……”吭哧了半天也挤不出句好话来,张二宝蹲在车前抓耳挠腮。

“真是大笨蛋!”何以勋爬起来,带着怨气地踢了刘逸轩一脚,呼喝道:“快来接老子回家!”

坐上张二宝的车,何以勋的脸色还是阴沉沉的。

“昨晚没回家?”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

“嗯。”

“跟郑默睡的?”音调慢慢变冷。

“啊?哦。”

“哦什么哦?是不是啊?”

“是。”

何以勋无力地瘫倒在椅背上,郁闷道:“张宝宝,你是不是特讨厌老子啊?”

“为什么讨厌你?”张二宝纳闷地看他一眼。虽说何以勋的臭毛病一大堆,但是对自己从来都照顾有加。给自己工作,让自己学本领,还经常陪自己去看郑默。说起来,何以勋都称得上是他的恩人了。“哥,你咋了?”

“没怎么。”何以勋扭头盯着张二宝,问道:“你真不讨厌我?”

“不讨厌。”

“那就是喜欢喽?”嘿嘿,快回答呀快回答,小心肝噗通噗通乱跳呢。

“呃……”张二宝想了想,道:“喜欢。”两个互相没好感的人,能和谐相处这么久么?

“嘿嘿,嘿嘿……”何以勋笑咧了嘴,终于再接再厉问出更白痴的问题。“那和郑默比呢?”

张二宝转头看了看他,半晌才道:“你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怒吼。区别对待啊!

“不,不是……”张二宝犯难地思索道:“这,这怎么说呢……”一个是从小长大的哥哥,也是确定了情意的恋人。一个是半路跳出来让他开窍的城里人,整整两年相处下来,说没感觉那还真是骗人的。

“让你说就说!”

“我……我说不出来。”

何以勋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无语问苍天道:“张宝宝啊张宝宝,老子上辈子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辈子让你这么折腾我。”

“俺没折腾你。”张二宝皱眉。

“你……”

回到家,两人分别进浴室洗了澡。

“宝宝,我饿了!”擦拭着头发,何以勋踢踢踏踏地走了出来。

“哦,马上就好。”小菜,馒头,小米粥,很快就上了桌。

等张二宝把饭盛好,何以勋才大模大样地坐到餐桌前。唔……很香,宝宝的手艺还是这么好。不过,某人总怕自己不够受重视,一边享受着清粥小菜,一边道:“宝宝,明天早晨吃三明治吧!”

“嗯,好。”简单的西式早餐已经难不倒他。

“要三文鱼的!”某人继续得寸进尺。

“啊?”张二宝猛地抬头,那种鱼附近的市场和超市根本没有,还要开车到市里的大卖场去买。可是他打算吃过饭就到医院去的,哪里有时间去买三文鱼?

“怎么了?你瞪什么眼?”何以勋不爽。

“我没瞪眼。”真的没瞪,就是很惊讶地看着他而已。“哥,那鱼家里没有了。”

“那就去买啊!”

“可是……下午还得去看默哥。”要榨果蔬汁要炖汤,他也是很忙的。

“一天不看他死不了。”

“不,不行。”张二宝摇头。“默哥病着,而且好不容易才从监狱出来……”言下之意,病人兼犯人比较重要啦!

“我要吃鱼!”何以勋拍桌。

“可是……”张二宝为难。

受不了他可怜巴巴的眼神,何以勋一拍桌子,吼道:“你去买鱼!我去看他总行了吧?”

查看更多农村同志爱情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