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同志小说 阳光地带

2013-06-26 11:23:15 作者: 阅读:

北京同志小说阳光地带

第1章

北京的朝阳公园是个酒吧云集的地方。

入夜之后,这里热闹非凡,差不多已经取代了三里屯的地位,成为泡吧一族最爱去的地方。而在白天,这里却十分清静。

初秋,是北京最美的季节,天空湛蓝,万里无云,淡淡的阳光洒在朝阳湖碧绿的水面上,闪动着粼粼的波光。青青的草地安静地伏在微风中,偶尔有星星点点的小花点缀其间。

解意悠闲地坐在湖畔的木椅上,看着在湖边钓鱼的几个人。有两只漂亮的德国牧羊犬依偎着他的腿。他穿着米色T恤和深蓝色长裤,修长的手偶尔亲昵地抚摸一下狗头,那只身体线条十分优美的牧羊犬便会舒适地蹭蹭他。

林思东站在不远处,看了他们一会儿。

这景致就如一幅画,让人觉得赏心悦目。那个俊朗的平和的人,两只漂亮的温柔的狗,衬着身后的白色座椅,大片绿色的水面和草地,显得特别和谐。他虽然心急着想与解意说话,一时却也不愿意去破坏这个绝佳的风景。

解意似乎感觉到了他长久凝视的目光,缓缓地转过头来,看向他,随即笑了起来。

林思东也笑了,大步走过去,打算坐到他身边。

解意身旁的两只狗一下站直了,警惕地注视着他,眼神中满是戒备,全身绷紧,似乎已进入了战斗状态。

林思东有些诧异,随即举手做投降状,对那两只狗轻声叫道:"喂喂,我不是敌人。"

解意笑得很愉快,轻轻拍了拍两只狗:"小坚,小强,别紧张,他是朋友。"

林思东放下手,慢悠悠地走到近前,笑着说:"小坚?小强?真是好名字。"

"我弟弟起的。"解意解释,看他一副想坐下来的架势,便往旁边挪了挪。

那两只名犬看着林思东坐到解意身旁,仍是一脸的不快,用力挤到两人之间,不肯让林思东靠近解意。

林思东不由得忍俊不禁:"小意,它们是不是爱上你了?你看,满脸都是醋意。"

解意差点笑出声来:"是小思训练的。"

半年前,解思开着车,将这两条牧羊犬送到北京来,临离开时,指着解意,对这两条狗恶狠狠地道:"你们可得给我记住了,谁要敢随便靠近你们的主人,就咬死他。"

他站在旁边听了,只是一个劲地笑。

此时,林思东看着他温和的笑脸,却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情景。

吧台幽暗繁复的灯光里,他的眼睛冷淡,充满了厌倦,然而浑身上下却有一种锐利的气势,吸引着他知难而上,势必要征服他。而现在,他平和地坐在自己面前,显得宁静悠闲,不再有丝毫的抗拒,自己却觉得已离他很远很远,再也难已触及他的心。

这样想着,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些微的难过,脸上却依然挂着微笑,轻声问道:"你来北京,怎么不通知我?"

解意淡淡地说:"我只是来治病,不想惊动太多人。"

"现在跟我这么见外了?"林思东轻轻叹了一声。"来多久了?"

"快一年了。"解意一直微笑着。

在上海,解思终于知道了他的心理性疼痛是多么折磨人,立刻便押着他去看了著名的心理医生。那位专家为他治疗了一个月后,收效甚微,于是建议他到北京。这里有家新开的美国医院,里面有位世界上顶尖的临床心理学家亨利,对治疗他这种病症十分有经验。解思便不由分说地送他到了北京。

他们在上海便通过一家全国连锁的房屋中介公司提前在北京找到了合适的出租房,是朝阳公园旁的高层电梯公寓,从窗口可以直接看到公园的全景,环境很好,新房,两居室,精装修,带全套家具家电,月租四千元。

解思看了,十分满意,当即付了一年的租金。

以后,他几乎每个月都会驱车北上,来看望解意,陪他两天,才返回上海。解意让他不用这么辛苦,再三表示自己很好,一定会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可解思压根儿就不听,说爸妈不放心,一定让他来亲眼看看才行。解意无奈,也理解父母兄弟的心情,便也就随他去了。

今年春天的时候,解思带来了这两条德国牧羊犬,说是保护解意,其实是怕他一个人太寂寞,弄来陪陪他。

解意看着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弟弟,心里很安慰,便由着他安排,基本上不反对。

那个心理学专家亨利是英国人,身材高大,面貌端正,会说流利汉语,永远态度和蔼,说话时声音低沉,眼神柔和可亲,让人很容易接受。

解意每次去,也不过是躺在软榻上,与他闲话家常,有时候会坐在沙发上和他一起喝咖啡或者红茶,偶尔有精致点心送上。

他们没有使用催眠术,解意坚决拒绝。他不想在不知不觉的状态中受人控制,说出一些终生不愿再提的事情。

亨利对这个外柔内刚的东方美男子采用了温和的渐进式疗法,缓缓地把他心里积郁的一些东西引出来,慢慢地消融掉。

解意一直都很配合,按时服药,按时到医院来复诊。

他们的话题从来未曾触及过同性相恋,因为这对于解意来说并不构成心理障碍,他始终非常坦然地接受了自己性向的完全转变,并且不打算去试图修改,至于社会的伦理道德和舆论导向会怎么样评价这种事情,他根本就不在意。

他们两人都是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在读书和工作经历中都涉猎颇广,因而时常探讨的反而只是一些艺术方面的心得。

已经在上海法律界暂露头角的解思听了后,颇为忿忿不平:"这明明就是聊天喝茶,每个小时还要付他天价谈话费,哼,谁说英国佬都是谦谦君子?还不是一样爱钱?"

解意在电话里听着弟弟满是孩子气的指责抱怨,总会忍不住笑起来。

他在北京的生活十分规律,除了偶尔去超市或者上医院外,他有大段大段的空闲时间,却基本上都是在家里看书看影碟。他买了全套的《探索》、《发现》、《美国国家地理》等电视节目的光碟,又在图书批发市场里买了许多折扣很低的精装书,都是铜版纸精印,图文并茂,一套有几十本,可以看很久。

日子过得单调而寂寞,但很平静,他常常整天不出门,饿了就吃点简单的东西,乏了就上床睡一会儿,也没有什么时间的概念,除了家人外,基本上只有郦婷偶尔给他打个电话。

他的房间朝向东南,凌晨的朝阳总会洒落在他的窗帘上。有时候,斜斜的落日余晖会把他这幢大楼的影子投射在地上。他常常会站在窗口看上很久,看地面上和公园里的各种景物上光与影的不断变化。

忽然有一日,他支起了画架,买来了绘画的工具,开始画起画来。

他的画尺寸都不大,而且很随意,兴之所至,什么都画,阳光下碧波荡漾的朝阳湖,草坪上蹒跚学步的小女孩,嬉闹的两条牧羊犬,枝头上展翅欲飞的小鸟,街边坐着晒太阳的老人,斜晖照耀下的大片灰色屋顶……

查看更多北京同志小说阳光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