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嚣张 作者:我本善良(GAY必看小说)精选同志小说(102)

2012-07-06 08:46:55 作者: 阅读:

103。

晚安,北京(大结局)

昌字两太阳,也温暖不了你心凉。

——表弟语录。

为什么我的眼眶满含泪水?那是因为我爱你爱得太深沉!

表弟满含深情,然而他越是这样,我越是不舍,却越是绝望。

我能感觉到表弟在温柔的望着我,表弟轻抚我的脸庞,用手尖温暖的拭去我的泪水。

我不知道对自己说还是对表弟说道:“忘了吧。”

表弟哽咽道:“表哥,小时候,每当我担心和害怕,是你给我温暖和力量,我以为,长大以后,我也可以给你快乐和梦想,可是,为什么我昌字两太阳,也温暖不了你心凉?为什么我消耗掉所有力量,却只是让你悲伤和绝望。如果,我对你,是个负担,那我可以暂时离开你,直到你认为我可以给你带来快乐,我可以等,直到你愿意。”

表弟还要说什么,大哥回来了,大哥要说什么,我对着大哥说道:“大哥,你放心,我跟小昌说好了。”

就这样匆匆在老家过完寿,表弟也果真没有再来纠缠我,正好,公司在A国有个项目,领导看着我合适,就把我派过去了。

时间悄然流淌。

在A国他乡,我已经生活好几个月了,也终于慢慢熟悉了那儿的环境,人也从回家的那场创伤中慢慢平静。

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单,习惯了一个人在黄昏的时候孤单的在沙滩上看海。

银浪卷沙,白鸥飞翔,晚霞暖暖照在我的身上,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望向海的那一边,我清楚的知道,海的那一边,至少还有一个人是等着我的,其实,那个晚上他说“不愿看着一份两情相悦的爱,疼着分开”成了不幸的预言,你越想反抗命运的时候,你反而越要屈服于这宿命。

那好吧,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去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赶紧忘记。

可是这鲜活的往事,如何能够就此忘记?有些残缺的记忆,反而却完整清晰起来。

记起表弟九岁那一年,我牵着表弟的手,送闯祸的表弟回家,在灿然的春光中穿过油菜一片金黄,表弟说:“表哥阿,我希望这段路永远走不完。”那时我以为表弟只是害怕面对姨父的责骂,于是笑道:“如果这样走下去,我们吃什么,住什么啊?”小小的表弟那到时一片雄心壮志道:“等我长大以后,我要有个好大好大的牧场,有自己的庄园,有自己的牛羊,吃自己种的菜,住自己盖的房。”我摸着他的头笑道:“那好啊,到时你再生一大群孩子。”表弟道:“要孩子多麻烦,我要你跟我在一起,天天教我骑马比赛。”

此时想起表弟那童真的样子,微笑挂在我的脸上,心内却只能叹息,表弟,下辈子吧,下辈子让我来好好爱你。

我原以为我的人生就是这样:靠着回忆维持,看着潮涨潮落,让岁月的刀雕刻青春的脸庞,然后,声声叹息,慢慢老去。

然而有一天却打破了宁静,那个黄昏我正在重复着昨天的主题。一个带着太阳镜,穿着仔裤和白色T恤的小伙在我身边停了下来,我打量了一眼,好像不认识,没有管他,继续闷声抱膝看着大海。

想不到那小子却凑到我的面前,笑道:“大哥,就不认识了?”说着,把眼镜一摘,露出一副坏坏的笑容。

我仔细一看,靠,竟然是小区男孩刘力,才二年不见,这个小子竟然长得又高又壮了,要不是那个像极了表弟嬉戏的嘴脸还真让我记不起他来。

他乡遇故知,我那再封闭的心也不禁愉悦起来,我们简短的聊了一下他这两年的事情,才知道这小子一上完高中就直接跑到国外来读书了。

我轻拍了一下他的头,笑道:“长这么高了?怎么也来逛海滩了?”

他调皮一笑:“来找你贝。”

我轻轻一笑,没有去接这个话茬。这小子年龄是长了,说话还是两年前的口吻。

他接着笑道:“一个人,寂寞么?”

我笑道:“你小子难道是卖的?小子,走正经路!你人还小!”

刘力像跟我熟极了似的,把手搭到我的肩上,露出整齐的贝齿,嘿嘿笑道:“我小么?要不比比?”

考,90后的人生,那是彪悍的人生,张扬到了极致。

刘力嘿嘿嘻笑道:“大哥,你觉得我怎么样?要不咱俩在一起凑合凑合?”

我也轻笑道:“你就操蛋吧,你知道我大你多少吗?”

刘力哈哈笑道:“噢,嫌我小阿?要不我乘时光机器回到从前,再让上帝安排我们一次地偶然相遇,一见钟情,然后彼此相恋?”

我笑了笑,知道这小子在天马行空的开玩笑,可是曾经沧海的我,哪怕是开这样的玩笑,我也觉得是对真爱的一种亵渎。

刘力突然问道:“大哥,你表弟呢?”

我淡淡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刘力道:“你看我猜得对不对,你到这儿就是为了躲避他吧?”

我默默无言。

刘力道:“唉,大哥啊,你就知道躲和逃。”

我淡淡反问道:“那还能怎样?”

刘力道:“躲和逃是永远不能解决问题的,你得勇敢点,无论什么事情,你得争取主动。”

我再次沉默以对。

刘力接着道:“幸福是要争取的,不是靠别人施舍的。”

我叹息道:“小子,理论永远都是强大的,而现实永远都是无奈的。你小子说的那么爽利,你的幸福在哪里呢?”

刘力笑道:“赫赫,我的幸福保密,对了,你愿意看着你爱的人整天意志消沉,借酒浇愁么?”

我心颇不平静道:“每个人都要学会慢慢承受,慢慢成长吧。再说,感情不是两个人的事,你总得考虑很多方面的事情。”

刘力道:“你想得太多了,你不要奢望让所有的人都满意,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人。真的爱你的人,是不会愿意让你受伤的。”

我默默无言,站起来,不想就这些问题争论下去。

我们静静的走着,刘力现在长得比我还高几公分了,原来的一个小萝卜头,也出落成一个大帅哥了。太阳落山了,晚霞的余晖把刘力照得光辉灿烂,我想起了表弟,表弟原来也很阳光灿烂的。

临别前,刘力在我耳边轻语道:“我认为,如果两个人都相互爱着,无论任何一方,无论以什么高尚的理由放弃,都很自私。”

我疑惑的望着他,只见这个小子调皮的笑道:“大哥阿,爱是珍惜和争取,不是放弃和逃避。上帝说了,把牛奶遗落在地上的人将受到惩罚,你等着接受惩罚吧!”

接着神秘兮兮的问道:“对了,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O乘O是永远不可能等于AB的。”然后,也不管我什么反应,撒腿走人。

我满腹心思的回去,然后到网上使劲的搜索,论证。等汹涌滂湃的心归于平静后,我本想给我大哥打电话去质疑,告诉这不是真的,然而,联系起以往我不太在意的细节,我知道,这是真的。

原来我才真的不过是没人要的孤儿而已。

然而对于这个,我并不在意,让我耿耿于怀的是大哥对我欺骗和隐瞒。隐瞒这些我也可以不在乎,我不能接受的是在我差不多死过去一次后,大哥竟然还以此为理由,逼迫我答应对表弟狠心绝情。

难道打着爱的名义,就可以掩盖一切的谎言欺骗?

我心灰意冷,连一向我敬爱的大哥都在对我欺骗和利用,那么,这世界还有谁去值得珍惜和拥有?

第二天,我向领导报告我祖母病危,需要回去。领导很爽快的答应了,我跟刘力打了个告别电话,就打包买机票飞回了北京。

我随着人群,走向机场出口,在长长的通道里,我胡思乱想着,首都机场很大很现代,可是生活在这个土地上的人却为什么如此冷漠和狭隘?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无辜,可是很少有人对别人去宽容。同时,我开始踌躇我为什么这么急匆匆的回来,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改变,谁又能保证那颗火热的心,还如当初那般温暖?

然而,当我到达机场出口的时候,我才发觉,我的担心,原来不过是一个多余,因为那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不远的地方,微笑着静静的等着我。。。。。。。

四季很好,只因你在!

我飞奔过去,将表弟紧紧拥紧,我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要以自以为是高尚的牺牲去放弃这份感情。即便姨父真的会将表弟掐死,那就一起死好了,总好比行尸走肉的苟活一辈子强。

爱是什么?

爱是不管遇到什么障碍,两人都要在一起,一起担当,一起分享。

爱不是逃避,爱是一起共同面对。

我没有去问为什么表弟知道我坐着个航班回来,我也不会去问为什么刘力知道那个O乘O不能等于AB的神秘话语。

其实,O乘O即便等于AB又能怎么样,表弟所做的这些,只不过是给了我冲动的一个借口而已,我只要知道他还爱着我,我只要知道他过去和现在或者将来所做的只不过是为了我们在一起,这就足够了,足够我飞越重洋,放弃誓言回来要和表弟在一起。

良久,良久,表弟小心翼翼问道:“表哥阿,你还会离开么?你可以不再拒绝我了么?”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我还能拒绝么?

有一种男人你永远无法拒绝,因为他的每根血管里面都流淌着爱你的血液!

回到北京以后,我们进行了一趟香格里拉之旅。

香格里拉,你知道我盼了你多少年?我们经历了多少重重的磨难,才携手一起来进行朝圣之旅,寻找我们失去的荣光和梦想。

那天的天气很好,空气也透着剔透的新鲜。

我们停停走走,正当我跟表弟嘻笑的时候,我看见一个俊秀的藏族少年从我身边经过,我不禁发呆起来。

表弟见我花痴发呆,拍着我的头,问道:“想啥呢?难道又在想那个小喇嘛呢?”

我淡淡的说道:“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何必再提。”

表弟满含醋意的道:“表哥阿,你一看到这些什么藏人就想到那个小喇嘛,那往后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看到什么会想起我啊。”

我看着表弟满满的醋意,我冷冷道:“想个JB毛!”

表弟忽地一下抱住我的头,大笑道:“你个色鬼!”然后,紧紧的将我拥入他的怀中,把我弄得窒息才放手。然后问道:“还敢不敢了,说实话,会不会想?”

我如实答到:“好吧,当我喝水的时候,当我吃饭时候,当我走路的时候,当我上班的时候,当我穿衣的时候,当我睡觉的时候,当我做梦的时候,当我。。。。。。。”

表弟笑道:“下面呢,接着说。”

我道:“下面就少儿不宜啦。”

表弟大笑着放手。

然而,一会儿表弟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转,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他气冲冲的跑过来,道:“你丫的当我不在身边的时候,你跟谁少儿不宜,你得给我说清楚。”

我对他做了个鬼脸,笑道:“你猜?”然后,也不等他回答,就撒丫子跑起来。

可我那是表弟的对手,表弟没多远就追上了我,他把我按住,然后没心没肺就像小时候那样骑坐到我脖子上,高兴的喊着驾驾驾。

我笑着缓缓站立起来,将表弟高高托起,那时,天蓝日暖,风轻云柔,表弟张开手掌,对着群山莽莽,放怀大笑,然后又不知道大声呼喊着什么。

我问他刚才在嚎些什么?

他说,他看见了天堂!

游兴未尽的回到北京。天已经很晚了,表弟忙忙的洗菜做饭,然后还马不停蹄的赶着拖地洗衣。

表弟正在阳台上晾衣服,我从背后轻轻搂住表弟

我贴着他背后的温暖,轻声的问道:你后悔么?

表弟回过头来,笑道:“毛病。”

不过看我一片花痴认真的模样,他轻握我的手,柔声道:“好吧,要说后悔,我只后悔我比你晚生了五年。”

我不禁迟疑,轻问道:“为啥?”

表弟嘴角往上一翘,微笑道:“那样我就可以多爱你1818天啊!”

说毕,托起我的下巴,坏坏的笑道:“宝贝,笑一个,笑一个大爷有赏。”

面对表弟的调笑,我已经没有了假装高傲的勇气,自从这个嚣张的男人为我跪下为我落泪的那一刻,我那颗自我的心早已经关了起来。此时此刻,我也是以男人的心爱着怀中的他啊!爱得如此深切,如此刻骨铭心、融入骨血,爱得恨不能代他赴死。然,我却不能说,我怕我说了,他会为我更担心。我蓦然发觉,爱他的方式其实就是为他好好的爱着我自己,让他不必为你担心,为你忧虑,不必让这个坚强的男人为你下跪,为你落泪,不必因为你的逝去,从此落花憔悴,孤独一生。

夜深沉,整个北京的晚上也从喧哗到宁静,表弟累了,静静的睡着了,如水的月光照着他的脸庞,此时的他,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如天使一般的圣洁安详。

我轻轻的合上窗帘,来到他的身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我愿意就这样守护着我的天使,我的爱人,我愿意就这样生生世世,片刻不离!

我欠身站起,将表弟的手举到我的唇边,轻轻一吻。

晚安,宝贝!

晚安,北京!

全文终。

2009,北京,我本善良3000

【全文完】

查看更多表弟嚣张我本善良兄弟文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