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同志小说《大山深处的光棍们》【多肉文】(10)

2019-03-26 14:29:27 作者: 阅读:

狗儿走到靠外面的豁口处,就准备给麻线朝树枝上捆扎。豹子纠正道:“野鸡没遇到危险时,一般不飞,它平常不会从那个地方进出。要回窝里,只会从两侧的一方回来。包谷籽也不能悬空吊起,线的一头要捆在树干底部,离窝两三步远的两侧一边放一串,这样不管它从哪里回来,总要发现一串包谷籽。”

放好野鸡的钓饵,狗儿和豹子回到路上。狗儿提着桶在前面走了几步停下,转过头来对着豹子一脸坏笑。

豹子迷惑地看着狗儿:要干什么?

“豹子哥,我想你背我,就背到沟底。”狗儿调皮地提出央求。

“好吧,真拿你小子没办法,哪个叫我喜欢你呢!”豹子弯着食指,在狗儿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笑着“委屈”地答应后,走到狗儿的前面,蹲下身子,狗儿毫不客气地趴在豹子哥的背上。

快到沟底的这一小段山路平缓了许多,但背着狗儿的豹子,脚步明显地放慢了。他要把这一个月对狗儿的牵挂、思念在这肉体的亲密接触中表达出来。狗儿的举动使豹子感觉到,他们正在小心翼翼、心照不宣地试探着捅破那一层“纸”。

早上见面的那一刻,看到狗儿兴奋和喜悦的样子,豹子心里非常的满足和甜蜜。当狗儿在迎接他的路上情不自禁地搂着他时,他多么希望紧紧地抱着狗儿不松开,但在那种别人能看见的地方,他不敢对狗儿表现出过分的亲热。

趴在豹子哥背上的狗儿,把脸贴在豹子哥的腮边,享受着豹子哥厚实的背肌,呼吸着豹子哥的体味,聆听着豹子哥粗重的呼吸。

豹子哥今天的一身装束给他那健美身躯勾勒得雄性十足:白色T恤下面两块胸肌突现,中间明显形成一道胸沟;牛仔裤箍在粗壮的大腿上,看上去充满了力度和弹性,结实的臀部勾划出性感的弧线,裆里的那东西也撑得前面明显凸起。

这次跟豹子哥在一起,狗儿除了兴奋和喜悦,内心深处还有另一种东西在涌动。正是这种东西的涌动,让狗儿鼓起勇气央求豹子哥背他。要是豹子哥拒绝,也只当开一个玩笑,狗儿在冉老怪那里,学到了一点进退自如的“油滑”。

豹子哥背上的狗儿,再次体验了身体紧贴的快感,更获得了心理上的极度满足:一个雄壮和野性的男人这样宠着惯着他,他仿佛有那种俘获和驯服了一头猛兽的感觉。

到了小溪边,豹子放下背上的狗儿,狗儿迫不及待地跑到小溪中,孩童般欢快地踩着溪水。豹子一边卷着裤脚,一边开心地看着狗儿的童真。

岸草青青,溪流潺潺。豹子和狗儿沿着弯弯曲曲的小溪溯流而上,清澈微凉的溪水时而淌过脚背,时而没及小腿,徜徉在小溪中的豹子和狗儿悠闲而惬意。

狗儿和豹子来到一个陡峭的山崖前,只见溪水从四五丈高的崖上飞潄而下,形成一道瀑布。瀑布的底部是溪水冲击出的一口两三间屋大小的水潭。看到这波光涟滟的一泓清水,狗儿如久旱逢雨,兴奋得叫了起来,毫无羞色地脱得一丝不挂,一个漂亮的鱼跃扎进了水里。

豹子看着狗儿赤裸着身子自由自在地在水中畅游,既是羡慕,也在欣赏。狗儿那初长成形的男人身体,似新草,如嫩芽,充满着活力与生机;匀称协调的体形和光洁的皮肤让人如见新月;两脚间那发育接近成熟的雄性特征也异常生动。

“豹子哥,好舒服啊,你快脱了下来!”水中的狗儿催促着豹子哥。

豹子在岸上笑着摇了摇头。高山上的男人都是旱鸭子,对深水有着本能的恐惧,也羞于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再就是豹子看到狗儿的裸体,裆里有了一些反应,也怕狗儿因此面取笑他。

狗儿以前是生活在河边,俗话说:“河下的卵,无人管”,意思是:男人赤身裸体在河里洗澡,再正常和自然不过了,到了河边,跟进了澡堂子没有任何区别,无任何羞涩可言,也无人理会和过问。

狗儿见豹子哥不肯下水与他共享水中乐趣,心里很是着急:“你快脱了下来嘛,又舒服又凉快!”狗儿恳求着豹子哥。

“水深不深?我不会凫水。”豹子终于经不住狗儿的恳求和诱惑,不好意思地道出了自己的短处。

狗儿举起双手在潭中来来回回走了个遍,最深处也只没及肩膀。豹子确信没有危险之后,略带羞色地脱光了衣裤,在狗儿面前呈现了自己的身体。

豹子哥那棱颚凸起的肌肉寓力度于敏捷、灵活、生动之中,黝黑的皮肤下的这些肌肉群,让人看上去就知道它蕴蓄着巨大的爆发力和张力。豹子哥身体每个部位都呈现着矫健的力度美,那壮硕男根更是阳刚之美、雄健之气、坚毅和活力的集中体现,它似乎随时处于勃起的预备状态,潜藏着隐蔽的傲气。

看着豹子哥的裸体,狗儿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豹子哥在水中试探着前行,慢慢地朝狗儿走去。快靠近狗儿时,狗儿一跃而起,朝豹子哥扑去,水中的豹子站立不稳,朝后一仰跌入水中。

豹子在水中惊慌地扑腾着,狗儿迅速地把他拉出了水面。呛了两口水的豹子狼狈地咳着嗽,狗儿一边拍着豹子哥的背,一边忍不住好笑。定下神来的豹子在狗儿屁股上掐了一下,狗儿夸张地大叫一声。

“豹子哥,我教你打汆,学会打汆了,就不会遭水呛了。先使劲吸一口气,憋着不出气,然后你把脸埋到水里去。”狗儿示范了一下,豹子哥照着狗儿教的方法把脸埋到水里,果然不会被呛水。

“就象这样憋着气,钻进水里去,眼睛睁开,还能看到水底下的东西。”在狗儿的言传身教下,豹子不一会就学会了打汆。初次体验到水中乐趣的豹子,逐渐上喜欢水中玩乐,开始与狗儿在水中追逐嬉戏。

初次下水的豹子,在水中显得非常笨拙,受尽了狗儿的“戏耍”和“捉弄”。游刃有余地“玩弄”一个矫健的男人于股掌之中,令狗儿开心至极。

狗儿忽儿从豹子哥背后腾起,搂着豹子哥脖子,爬到豹子哥背上,下面紧贴豹子哥的股沟,用力向后一掰,两人同时沉入水中;忽儿正面扑过去当胸抱住豹子哥,与豹子哥一起轰然倒入水中;时儿潜游到豹子哥的身边,抱着豹子哥的一条大腿向上一抬,给豹子哥掀翻在水里;时而潜到豹子哥的背后,把头钻到豹子哥的两腿间向上一顶,给豹子哥顶出水面仰翻着跌入水中。

狗儿戏弄了一下豹子哥,就迅速躲开。有时狗儿潜游到远处露出水面后,豹子哥还低着头转来转去搜寻着身边水下的狗儿。豹子哥顾此失彼的开心的样子,看上去更加帅气。

豹子也时常反击得手,有时甚至是狗儿故意让他“得手”。豹子一旦抓住狗儿后,就把他紧紧地抱住按到水里。有时狗儿灵巧地挣脱,有时根本就不反抗,顺从地让豹子将他按在水里,仿佛在向豹子哥炫耀他的水性。有一次豹子面对面地把狗儿抱住了,按住他的肩朝水里汆,狗儿的脸贴着豹子哥的胸向下滑入水中,越过脐下那毛茸茸的一遍,停在了豹子哥的私处。

他们一会儿纠缠角逐,一会儿嬉戏调弄,一会儿靠在岸边笑对歇息,彼此间仿佛形成了一种默契:在纠缠和调弄中,欣赏和感受着对方的肌肤;有意无意间触摸着对方的私处,许多时候抚弄得它处于勃起或半勃起状态,但过不了多久不,又让微凉的溪水浸泡回原状,变化尽在水中,也无羞涩之感。

狗儿与豹子哥在这一潭碧水中娱悦着、欢畅着,尽情地享受着赤裸归真的美妙的二人世界。

不知不觉间,墨蓝的苍穹已繁星点点,一钩弯月悄然爬上山顶。小溪沟里的蝈蝈、蛐蛐和不知名虫子在夜幕中奏响了天籁之音,石鱇那圆润而干脆的鸣声是天籁奏鸣曲中的节拍和重音:“吭、吭、吭、……”

“石鱇上岸了,我们洗了捉石鱇去。”斜躺在潭边的豹子对狗儿说道。在豹子上岸去拿香皂和毛巾的往返中,狗儿再次欣赏到豹子哥出水的全裸,硕大的男根,随着豹子哥的走动,骄傲而生动地甩摆着。

查看更多肉文小说乡土同志农村同志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