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同志小说《大山深处的光棍们》【多肉文】(9)

2019-03-26 14:29:27 作者: 阅读:

“豹子哥跟我睡在一起时,怎么就那么规矩?要是豹子哥能象水牯那样,正是我所期待的,不管他干什么,我都愿意,我都喜欢!”狗儿这样想着,好象若有所悟:水牯搂着他贴上他后背时,他想到睡梦中的豹子哥也这样贴过他。当时想到了豹子哥,也是抗拒肉体诱惑,拒绝水牯肌肤之亲的原因,心底里隐约存在一个叫“节”的东西。

“豹子哥啊豹子哥,你现在在哪里?好久才回来啊!”狗儿一想到豹子哥,心就象被人牵着扯着,眼睛也痴痴地朝着豹子哥离去的路上望着,希望奇迹发生——在那条路上突然出现豹子哥回来的身影。有时心里还会生出一股怨气:“豹子哥啊,你为哪样不让我跟你一起去?”

豹子的这次狩猎虽然收入颇丰,但也是他狩猎最辛苦的一次。夏季本来不是外出远处狩猎的季节,以前在夏季,豹子就从未出过远门狩猎。蚊虫叮咬自不必说,突降暴雨不仅是淋湿衣裤,更主要的是野兽的脚印被暴雨冲刷之后,难以辨别新鲜和陈旧,给安套带来困难。高温烈日,套到的猎物,活的容易死,死的容易臭,一旦猎获,不管多少,必须及时送到城镇卖掉。

豹子就这样往返于城镇和深山之间,好几次都是披星戴月肩负猎物行走在去城镇的山路上。有时到了城镇天还没亮,好在县城和镇上都有一两家野味餐馆的老板,在买卖中跟豹子混熟了,叫开门来,主人看着豹子先诧异,后是叹息——要钱不要命了!

除了狩猎由闲散乐趣型转变为艰辛劳作型而外,豹子另一个变化就是:以前发现野鸡野兔这些小动物,只是顺便捕上,除了果腹,便是送人,从不拿到市场上销售,他要维护猎人的面子,怕被人耻笑——沦落到靠捕捉小动物为生了!而这次狩猎得到的野鸡野兔稍多一点,他还是放下猎人的架子卖成了钱。

狗儿的出现,让豹子有了实实在在的生活目标。艰苦的劳作并没让豹子心里感觉苦,而是充满了甜蜜,是充实而欢乐地朝着美好的憧憬奔去。

狗儿有了这三个新朋友,不再感到寂寞和孤独,三人都把他当小弟弟看待,也让狗儿对他们也产生了亲切感。习惯了冉老怪的荤玩笑,不但不觉得尴尬,反而感到有趣,言谈间还近墨者黑地多了一些粗野;水牯对狗儿依然呵护有加,好象狗儿真是他亲弟弟一样,仿佛那晚的事原本就没发生过,狗儿由此对他生出一些敬意,潜移默化地感染了一些豪爽的气质。

狗儿虽然跟他们成了好朋友,但再也不敢跟他们一起或其中某人睡觉,他怕赤身裸体地睡在一起后,经受不了那种诱惑,回绝挽留的理由很简单:“我晚上不回家,妈妈担心得很!”

狗儿跟这三个朋友在一起时,没有跟豹子在一起时的那种感觉。见面时,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激情;对视间,找不到心灵上的默契;交谈中,也不勾不起心潮的涌动。

豹子哥离开快一个月的时间了。近几天,狗儿似乎感觉到豹子哥快回来了,有几次王二娃来找狗儿去玩,狗儿也推辞了。狗儿时常看着豹子哥家的方向和离去时的那条路出神,几乎是在数着天天过日子,盼望着时间过得快一些。

豹子满载而归,回到山寨时已是深夜。他恨不得马上见到狗儿,但又怕深夜里惊动蛮牛一家,再说全身也太脏了一点,还带有猎物的膻气和异味。豹子看着黑灯瞎火的蛮牛家房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往自己家走去。

豹子回到家里,脱光脏衣裤,简单地擦洗一下,就睡了,豹子确实太累太困了。天刚亮,饥肠辘辘的豹子想到马上就要与狗儿相聚了,仿佛一下子恢复了精力,精神抖擞地弹下床来,穿上昨晚的脏裤子,先给房前屋后,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再到屋后的小水井边,给自己从头到脚仔细地洗了个干干净净。

一身清爽的豹子,裸着身子回到睡房,把新买的床上用品拿到床上铺好后,躺上床去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脸上露出惬意的笑容。下床来,换上新买的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吃了点面包和蛋糕填了一下肚子,就提着面包蛋糕和给狗儿买的东西兴冲冲地去见狗儿。

吃着早饭的狗儿习惯性地朝去豹子哥家的那条路上望着,当豹子哥从树林里刚走出来,就被狗儿看见了,“豹子哥?”狗儿几乎不相信自己眼睛似的自言自语了一声。“豹子哥来了!”狗儿确信自己没看错,对蛮牛和妈妈兴奋地说着,放下饭碗,就朝豹子哥跑去。

“豹子哥——”狗儿跑出堂屋,就朝豹子喊着。“哎——”豹子答应着狗儿。狗儿飞快地朝豹子哥跑去,豹子也加快了脚步向狗儿迎来。

狗儿跑到豹子哥身边,无法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张开双手向豹子哥扑了过去,搂着豹子哥的脖子,豹子提着东西的双手搂着狗儿的腰向上抱了一下,随即松开。狗儿接过豹子哥手上的东西,和豹子哥一起向家里走去。

快到家时,狗儿礼貌地让豹子哥走在前面,蛮牛和狗儿妈也在院坝外迎接到来的豹子,热情地招呼着豹子吃早饭。

狗儿妈担心饭不够,煮了一大缽腊肉臊子面放到桌上,既当菜,也当饭。狗儿忙着给豹子碗里夹菜,蛮牛和狗儿妈欢喜地看着这一对好朋友。

“你们两个硬是象前世穿过连裆裤一样,见了比亲兄弟都还亲热。”狗儿妈看着豹子跟狗儿感慨道。她很喜欢豹子,狗儿跟豹子这样亲密,她心里由衷地高兴。以前在老家,狗儿爸病歪歪的顶不起事,家里穷,腆着脸东家借,西家求,遭人白眼和轻蔑。狗儿也自卑,没什么朋友,跟男孩们一起玩耍时,往往是受人捉弄、取乐和欺负的对象,可怜兮兮的。

豹子还真觉得狗儿妈说得有点道理:刚见到狗儿的第一眼,就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他,看他觉得特别顺眼,毫无理由地喜欢他,总想为他做点什么,狗儿开心,他就高兴。这不是前世就有瓜葛吗?

狗儿盯着豹子怔怔地思索一会问:“豹子哥,你还记得我们前世穿过连裆裤吗?”想着“前世”的豹子,也天真地摇了摇头。

见蛮牛和狗儿妈大笑起来,豹子和狗儿才回过神来,跟着笑了起来。

“哪有什么连裆裤哦,那是形容两个人关系好得不得了,巴不得穿裤裆连在一起的裤子。你们就是前世好得不得了,死了后,喝了孟婆汤,前世的事,都忘记得干干净净了。”狗儿妈见狗儿有些疑惑,给他们解释着。

“为哪样要喝孟婆汤呢?”狗儿似乎很后悔前世死后喝了孟婆汤,忘记了前世跟豹子哥的情义。

“不喝孟婆汤,就不能投胎转世,永远在阴间。”听妈妈这样一说,狗儿觉得还是喝孟婆汤好,至少这世能见到豹子哥,跟他在一起。

早饭后,狗儿妈洗涮好碗筷,开始忙着蒸包谷粑了。

“你上次说,回来后就在近处教我安套。”狗儿要豹子哥兑现承诺了。

“豹子才回来,也累了,二回再教你吧!”蛮牛怕豹子为难,急忙劝着狗儿。

“不累,在近处当闲逛就把套安了。就在快到沟里的那个地方有一只野鸡,可能有三四斤重。我们今晚就可以把它弄回来。”蛮牛没想到豹子会真的答应。

“要得!那走嘛!”狗儿高兴得跳了起来,恨不得立马就去。

“莫着急噻,你去抓一把包谷籽,再找两根扎布鞋的麻线和一根针来。”豹子给狗儿交待后,狗儿抓来包谷籽,狗儿妈也找来了麻绳和针。

豹子一边用麻线穿着包谷籽,一边对狗儿讲解:“包谷籽要从芽胚的最上端穿过去,才不容易脱落;每隔一寸半到两寸穿一颗,穿上七八颗就行了。这一串包谷籽被野鸡吃进膆包里,就在里面缠成了一团,它想吐也吐不出来了。就等你去抱它回来。”豹子穿好一串后,第二串留给狗儿穿。

狗儿妈端来热腾腾的包谷粑,豹子吃着,一个劲地夸狗儿妈做得好吃。

临出门前,豹子让狗儿换上这次给他买的塑料泡沫凉鞋:“反正快到沟里了,就到沟里去耍,穿凉鞋踩水方便,晚上再捉些石鱇(岩蛙,蛙中极品)回来。”

狗儿接过妈妈递来的一袋包谷粑,欢天喜地地跟豹子哥出了门。

狗儿跟着豹子哥到他家里拿了香皂、毛巾电筒,连同提来的包谷粑,一并放在一个有盖的塑料桶里,出门朝沟里走去。

一路上,豹子给狗儿介绍着捕捉野鸡方法的同时传授着捕猎技巧:

“先要晓得这个地方有没有野鸡,这就要靠耳朵听,野鸡的叫声有点象家鸡发出的声音,但声音要小得多,当然不会象公鸡那样打鸣了,还就是飞起来的声音比较大。光说你也不明白,要慢慢地给耳朵练出来。”

“再就是要晓得野鸡窝大概在哪个位置,这就要靠眼睛看,还要了解动物的一些习性,象野猫、毛狗(狐狸)、豺狗都要吃野鸡,它随时要准备逃命。野鸡窝都是在草丛中,背后其他没长翅膀的动物到不了,是背靠陡壁;前面要有逃路,野鸡都是从高处往低处飞,靠下坡的那一面,不能有很密的树枝挡着,要有一个豁口。”

“捕猎说来也很简单,只有三个字:听、看、闻,但要真正学到手,也不容易,悟性好的人,也要三年时间才能入门。”

说话间,快下到了沟底,豹子停下,让狗儿判断野鸡窝的大概位置。狗儿根据“后靠壁,前豁口”很快地指出一个地方。

“你悟性很高!”。得到赞许的狗儿满怀信心地拿出两串包谷籽,蹑手蹑脚向他指的那个地方走去。走在后面的豹子,笑着说:“不用怕惊动野鸡,就是把它惊动了,天快黑时,它照样要回来。”

狗儿走到那个地方,没发现野鸡窝,正在失望之际,经豹子点拨,果然要靠岩壁的草丛中,发现在一个窝。

查看更多肉文小说乡土同志农村同志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