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同志小说《兄弟》(5)

2019-05-18 14:24:45 作者:关雪燕 阅读:

敌人五

叶叔的怒火在见到来交货的人时一瞬间被燃起,“杂毛昌呢,他为什么没有亲自来。”

同伴手里提着黑色皮箱,满不在乎地说:“昌哥说了,他很忙,这件事由我们这些做小弟的来就可以了。”

虎皮双手交握放在身前,平静的外表下,是一颗兴奋加紧张的心。

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他紧张得直想洒尿,手心不断昌出汗来。

“杂毛昌这个畜生,说什么亲自来赔罪,该死的,我竟会信了他的鬼话。”叶叔一挥手,“你们这些人不够格跟我谈,滚回去,把杂毛昌给我叫来。”

“叶叔,昌哥的确很忙,我们这些做小弟的哪能请得动。您是长辈,就别为难我们这些做小辈的了。”

虎皮瞪着眼看向同伴,还真佩服这家伙的泰然处之,果然跟过昌哥的人就是不一样,经历的风浪多了,对什么事也都见怪不怪了。

“一群狗叫!”叶叔回过去两记白眼,本想再多骂两句,但想想还是先看货重要,于是压下气,“把箱子打开。”

虎皮双手平托箱子,同伴打开来。

叶叔验过货,吩咐手下递上钱。

一沓沓红色小鱼闪过眼前,虎皮将差点吐出的惊呼咽回肚子里。他妈的,活那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钱。鲜艳的颜色,似乎还透着一股刚出炉的香气,吸引“饿久”的他伸出黑乎乎的小爪——

“叭”同伴点过钱,合上皮箱,笑着说:“谢了,叶叔。”

“哼。”叶叔瞅了他们一眼,刚欲转身。

“都不许动。”随着一声大喝,从仓库堆放的集装箱顶部突然冒出十几个手持枪械的人。

“都不许动,我们是警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劝你们不要做无谓的抵抗,把东西扔掉,手举起来,快点。”

“叶叔,怎么办?”叶叔身边一个较胆小的手下,战战兢兢地小声询问。

“先不要动,静观事态。”叶叔扔下手中货,慢慢举起手。

妈的,怎么会遇上条子。

虎皮正哀叹自己衰到极点的命运,咒骂上帝要么不给他丁点希望,要么就给他全部的希望,这样给了一点点再收回去算怎么回事。

蒙着脸的大基对着买通的人使了个眼色,只见那人在放下枪的途中,突然转意,大喝一声,“妈的,跟他们拼了。”抓紧枪,对准他们,“呯——”

“阿巴。”叶叔刚惊恐地斥责一声,便听耳边枪声突起,他还来不及反应,肩上便中了一枪,半跪地上。

虎皮在第一颗子弹擦过耳边时,一向机敏的他迅速扑向可以隐藏的集装箱后,转过脸,眼睁睁看到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同伴一眨眼便血肉模糊,横尸在地。恐惧地闭了闭双眼,擦去一脸冷汗。

“啊——啊——啊——”

伴随着惨叫声,他们就像瓮中之鳖一般任人宰割,空阔的仓库内,枪声不断。

肩膀上突然压来的重量吓得虎皮猛睁开双眼,不可置信地张大嘴,“陈、陈——”

未等他说完,陈南俊将一把冲锋枪递到他手上,丢下一句,“掩护我。”便头也不回地冲进枪林弹雨中。

“哎——”刚想问什么的虎皮意识到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来解释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一把抓紧枪,站起身,对着对面集装箱上的“警察”一阵狂射。

陈南俊将叶叔带到这边时,虎皮总算松了口气,头抵在集装箱上,听着耳边不断突突响起的枪声,擦过脸颊的冷风让他不禁失笑。

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心提到嗓眼,再多一分紧张就会脱口而出。已经感觉不到它是不是在跳动,响彻大脑的只有渐重的呼吸。

他没有时间去分神回忆这一生走过的时光,只是机械地重复着开枪的动作。也无法去在乎是不是会被别人射成马蜂窝。

检查一下子弹,一瞟眼间,瞅到躺在地上装钱的皮箱,泛冷黑光。

“叶叔,你还行吗?”陈南俊简单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不安地问。

“还、还行。”叶叔抚着流血不止的伤口,粗喘着说。

陈南俊,杂毛昌手下的第一助手,他当然认得,只是不明白一直未出现的他为什么会冒那么大危险去救自己。

陈南俊瞅了他一眼,了然地说:“叶叔,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有很多疑惑,我暂时没法跟你解释那么多,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这里。我现在恳求您,请相信我这一次。”

那种郑重其事的表情使叶叔愣怔了几秒,低下头略微思考片刻后,下定决心地点点头。

他有得选择吗?如果陈南俊想害他,何必这么麻烦,刚才的不闻不问就足以让他去见阎王了。纵然再有什么火炕,他也只能选择跟着他往里跳。

“很好,叶叔,我扶你起来。我们——”话音未落,渐近的枪声频繁响起,他一回头,还来不及阻止,虎皮已冲出去,翻滚到装钱的皮箱处。

“这个该死的——”陈南俊狂怒地大吼一声,无奈之下只得替他做起掩护。

虎皮清楚的知道自己绝不能再待在社会最底层,哪怕要他拿命去拼,他也毫不在乎。了不起烂命一条,可是那摇摇晃晃、一阵风便能吹散的破门像扎进他脑子里一样,怎么也挥不去。他绝不要再过那种日子,即使意识到从身边擦过的子弹下一秒很可能就会射进他的胸膛、额头、大腿……他,别无选择。

可他没想到的是他一直视为眼中钉,发誓要将他踩在脚底的男人居然会——

在他就要冲回避风口时,陈南俊伸手一把将他拉过来,一个转身,挡在他身前——

“唔——”一声闷哼,他明显的感觉到陈南俊身子一颤,连一向闪着寒光的眸子也痛苦地眯了一下,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随后又重归含着怒气的冰天。

带着一丝侥幸的邀功,虎皮涎着笑脸,抬起手上皮箱,“俊哥,我拿到了。”

陈南俊一语未发,下一秒凶狠地夺过他手上的皮箱,用力扔回原处。

“你干什么!”虎皮气极地揪紧他领子,恼红的双眼带着强烈的杀意。

陈南俊懒得多看他一眼,用劲将他的手拉离领口,走到叶叔身边,“叶叔,我们走。”

“陈南俊!”

“真那么想要的话,你就再去抢一次,也好给我们争取点逃跑的时间。”陈南俊未转过头,只是浅浅丢下这句话,便搀扶着叶叔快步离开。

虎皮忍住一肚子怒火,咬牙切齿地拾起掉在地上的枪,跑着跟上去,再有天大的仇恨,先离开保住命是最重要的。

来到仓库小门出口处,那里停着一辆白色本田,应该是陈南俊事先停好的。

一行人坐上车,陈南俊快速发动车子,踩下油门——

“啪——”车前后玻璃被一次穿透,坐在后座的虎皮慌忙回头,发现他们也已追了上来。

“妈的,这是警察吗,居然要置人于死地。”无心咒骂一句,他用手肘敲碎车后窗的玻璃,对着那一排紧追过来的人疯狂扫射。

陈南俊眉间一跳,从车前镜中偷瞄一眼坐在身旁的叶叔。

看似平静的外表下,他不敢猜他是不是已经开始怀疑。

车子驶上国道,渐渐将追击的人甩开。陈南俊知道大基已经认出自己,碍于猜不透是不是昌哥又另下的命令,不敢伤害自己,他才有命带着这些人脱离。

来到一处加油站,陈南俊停下车,转过头,“叶叔,你的伤还要紧吗?”

“暂时没什么大碍。”叶叔摆摆手,让他放心。

陈南俊点点头,“叶叔,我恐怕只能送你到这了。鹰帮,我不方便进去。”

“嗯,我明白。”叶叔闭目低语,走下车。

陈南俊帮他拦了一辆出租车,吩咐开到最近的鹰帮堂会。

叶叔坐在车上,从车窗处伸出头,气息微弱地说:“陈南俊,今天你所做的,叶叔记在心上,哪天有需要我们鹰帮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谢谢叶叔。”陈南俊扯起一抹笑容,微微点头。

“说实话,你是一个人才,跟着杂毛昌,太亏了,这些事,你自己心里有数,如果哪天想通了,鹰帮的门,别人我不敢说,我叶诚一定为你打开。”

“我知道,叶叔。”陈南俊低垂眼眸,双手撑在车顶。缓过一口气,吩咐司机开车。

待出租车扬尘走远后,虎皮走上前,“哎,你为什么要救他?”

陈南俊瞟他一眼,未做言语,径直走向车旁。

“哎,陈南俊。”虎皮发火地赶上他,“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你他妈的给我跩什么,不就是在昌哥手下混了个好位子嘛,哼,今天这事,我回去告诉昌哥,他还指不定会怎么对你呢!那个老家伙是昌哥的死对头,你不是不知道吧,让他死了不是更好吗?难不成你跟鹰帮的人有什么勾当。”

陈南俊握紧的拳头一瞬间挥上他的脸庞,痛苦地喘着气,咬牙说道,“混蛋,你知道了屁,给我闭嘴!”

虎皮硬生生接下这份量不轻的一拳,嘴角渗出血丝,他皱紧眉,吐出一口血水,叫嚣着扑上去回敬了他一拳,“妈的,找死!当我是吃素的!啊——我叫你一声俊哥是给你面子,信不信我在这宰了你!”

陈南俊不再跟他废话,快速伸腿踹向他的肚子。

加油站的人被打斗声惊动,纷纷跑出来看,却没人敢上前拉架。

满眼凶狠的两个男人拼尽全力,厮打纠缠。

陈南俊越发吃力地抵抗,冷汗沿着额头迅速滑落,终在虎皮强有力的一脚踢打下后背撞向车身,悲鸣一声,瘫倒在地。

揪紧衣领,他强撑着想要坐起来。

不可以,绝不可以就这样死掉,绝对不行!

虎皮没料到他会这么不经打,忙跑上前,刚想要蹲下来查看,却碍于自己是害他受伤的人,终是作罢。只是没好气地冲他吼道,“这都要怪你,现在货也没了,钱也丢了,你让我拿什么去跟昌哥交代。如果不是你——”

“钱、钱,在你眼里,那些钱……就真的……那么重要吗?”不可自抑地大吼出声,陈南俊扶着车身慢慢站起。

“你——”虎皮瞪他一眼,“昌哥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背叛他,救那种老头,昌哥他——”

陈南俊猛地扑上前,双手攥紧他的衣领,怒火升腾的眼中满有不甘,“昌哥,昌哥,你这个笨蛋……你以为你的昌哥会管你的死活吗……你以为……你以为那些警察为什么非要置我们于死地……你以为……你以为你拿了那些钱……还能……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吗?你这头猪!”

不行,不能死,绝不能就这样死掉,他还有任务没有完成,他还有想见的人没见到,他还有,他还有……

压在头顶那沉甸甸的光圈之后,有一张张笑靥照在还跳动的心脏里。

踏上这一步,他无法选择。他能做的,就是好好活着,活着——回到那里。

陈南俊眼前一黑,攥紧的手在做最后的赌注。

他不能死,他要靠这个人来救他,所以他将这些事告诉他,如果他还有那么一点点聪明,如果他还有那么一点点人性,他一定会……

抬高的手抵在太阳穴,为了这个誓约,他也,绝不能死!!!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