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故事:帅哥,从了我吧!

2021-06-18 16:30:34 作者:竹外桃花香 阅读:

作者: 竹外桃花香

广东省佛山市南庄镇溶洲市场。

中午时分,我哼着歌儿来到自己的档口。半年前,我在这里租了一间档口经营成*用品,店名为“竹外桃花成*用品店”。因为商品的特殊性,顾客都是趁着夜幕的掩护之下才偷偷摸摸而来,所以我一般是晚上经营,白天睡觉。

李冰眼露YIN色问:“枫哥,笑得这么高兴,昨晚打了几炮啊?”

我伸出手掌摇摇,不作回答。李冰是我的邻居,湖南人,23/165/50,虽然是男人,却长得细皮嫩肉,加上身材窈窕的缘故,给人一种伪娘的感觉。我讨厌他并不是因为他在打牌的时候喜欢悔牌,也不是因为他喜欢到我家蹭饭,而是因为他喜欢装B、扮清纯。

李冰以不敢相信的语气惊讶地问:“五……炮?”

我懒得和李冰废话,打开店门。这家伙昨晚一赖在我家,直到12点钟才走,应该知道我一直在网上卖东西,没时间XXOO,也知道我摆手是“没做”的意思,他装疯卖傻是因为他闲得蛋疼——他经营一间鞋店,生意清淡。

我的档口只有十几平方米,装修得很温馨。和所有的成*用品店一样,我的店门也用一块门帘遮挡着,很神秘的样子。门边是一个美艳的充气娃娃作欢迎状;货架上是各式各样的成*用品,有避孕*、飞机杯、神油、倒模、假阳*……

我第一次看见成*用品的时候也惊讶于这些东西做得如此逼真,让人不敢直视 ;也佩服厂商的想像力如此丰富,竟然设计出如此美妙的东西;也感慨现代人真是XING福,有了这些宝贝,夜夜笙歌、欲生欲死、飘飘欲仙轻易就能达到。

我把凌乱的货物摆放好,打扫卫生之后开始“装修”自己,只见镜子中的自己168/40/135,儒雅的脸庞上镶嵌着风霜的痕迹,两鬓有些灰白,微微鼓起的肚子有些像三月怀胎的女人,郁闷地想: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曾经的英俊少年变成中年大叔。然后又安慰自己说:“男人四十一枝花,我正盛开怒放呢!”

我突然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叫起来:“哗,青春痘!”百思不得其解:我都是大叔级人物了,还长这个东西?仔细一看郁闷不已,原来是昨晚被蚊子叮了一个大包。

我精心地修饰一番,拍了一张相片传到微博,配上文字说:叔返老还童,有图有真相。自从微博这玩意儿兴起之后,我就深迷其中,有事没事发一条微博,上传相片,玩得不亦乐乎。

马上有人回帖说:这不是痘痘, 是梅毒。

我呵呵直笑,回帖说:这是和你在一起的恶果。

有人回帖说:枫哥,你火气大,应该拿镇店之宝灭风了!

我回帖说:灭火器坏了,正在维修之中。

回帖说:你的镇店之宝不是35CM的黑金刚大棒吗?

我正要和网友继续互动,突然听到有人问:“枫哥,在干什么?”抬头一看,只见林衍泽一头汗水地走进来便郑重地说:“没大没小,叫叔!”林衍泽是申通快递员,24/175/65,我因为经常寄快递的缘故而认识他。

林衍泽瞄了我一眼说:“又在我面前称老?小心我直叫你的名字!”

我不停地摇头,露出孺子不教的表情,心里却比无比高兴,好像自己真的青春永驻,逆生长一样。

林衍泽把电风扇开得最大,掀起衣服露出健壮的腹肌,一边吹风一边说:“热死人!你今天有东西要快递吗?”

我贪婪地看着林衍泽,只见他的六块腹肌清晰可数,古铜色的肌肤在汗水的滋润之下闪闪发亮,一撮黑毛在肚脐之下盘旋而上,心里大赞这家伙身材好,嘴里却说:“昨晚拉了几单生意,只是还没包装好!”

林衍泽说:“你包装吧,我等你。”

我赶紧拿出小箱子,把客人要的货物包装好。因为成*用品比较隐私,保护客人的隐私便成了头等大事,马虎不得。一般来说,年轻人喜欢买新潮的玩意儿,跳蛋、G点棒、后庭栓……都是他们的所好;中年人喜欢买保健品、壮*药;直男喜欢买飞机杯、女*;同*喜欢买假**,又粗又长那种。

林衍泽突然问:“你又买了新手提包啊?”

我定睛一看,只见林衍泽正拿着一只棕色的手提包不停地观看,便惊讶地说:“不是我的!”回想了一会儿又说:“今天还没有客人上门呢,可能是昨晚客人遗落在这里。”

林衍泽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掏出一张名片看了一眼说:“原来是他!”

我探头一看,只见名片上写着:谢道育,佛山市南庄镇一中,手机1581560***恍然想起,我昨晚正准备打烊,突然有一个帅哥进来买避孕*,因为他长得十分清秀,身材匀称,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就故意和他搭讪,说了不少好话。他可能是第一次购买成*用品吧?面带羞色,眼睛看着地面,不管我说什么都回答:“嗯!”他在我的故意拖延之下逗留了几分钟,然后落荒而逃。

林衍泽说:“我曾经帮他送过快递,所以认识他,反正我一会儿也要去一中,顺便帮他把手提包送回去吧!”

我想起谢道育那张清秀的面孔,想起他那双羞涩的眼睛,想起他那磁性的声音,平静的心湖荡我想起谢道育那张清秀的面孔,想起他那双羞涩的眼睛,想起他那磁性的声音,平静的心湖荡漾起一阵阵涟漪,赶紧说:“不必麻烦你了,还是我自己送回去吧!”

林衍泽不以为然地说:“我顺路,不麻烦!”

我担心林衍泽破坏自己的计划赶紧说:“我有一个亲戚在一中做后勤工作,我正打算去打探他呢,顺便把手提包给谢老师送回去,不必麻烦你。”

林衍泽拿起包装好的包裹,填好快递单说:“随便你吧,我告辞了。”

我看着林衍泽远去的背影长长松了一口气,想起谢道育那张清秀的面孔好像吃了伟哥一般充血起来,垂涎三尺地说:“帅哥,快到叔的碗里来!”

帅哥,从了叔吧

(二)

傍晚时分,我来到南庄一中门口,从铁门往里一看,只见远处的操场上,十几个男生正在打篮球,时而奔跑,时而投篮,嬉笑声和欢叫响成一片,看着这些青春的面孔,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心里一片火热。

一个保安在远处警惕地看着我。

我情不自禁地想起近期的诸多校园惨案,心里为给这个保安带来不安感到愧疚,赶紧走过去讨好地说:“你好,我找谢道育老师,请问他在吗?”

保安说:“放学了,他走了。”我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感激地说:“谢谢你!”保安说:“他每天傍晚必去河边,你去那里找一下。”我喜出望外地问:“河在哪里?”保安说:“往前走200米左右。”

我告别保安,欢天喜地向河边走去。

南庄镇是典型的南粤水乡 ,镇内几条大河蜿蜒而过,无数的小湖涌好像绿带一般点缀其间。南庄中学在镇郊区,前面是公路,左右是一些农舍,后面是一片绿油油的田野。

我一边走一边欣赏眼前的美景,只见夕阳西下,天空的云彩好像锦绣一般灿烂多姿,几只归鸟叽叽喳喳地欢叫着,碧绿的禾苗在清风的吹拂之下偏偏起舞,几个农民在田间拔草,偶尔互相嬉笑几句。

查看更多纪实同志故事广州同志故事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