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有种你掰弯我》(113)

2021-06-24 23:02:10 作者:关雪燕 阅读:

第112章 一路,一生

一月份的时候,万辰去了外地出差。

沈煦的维修铺照常开着,四宝还是不时来串门,洛琳找到了李姨这个保姆,倒是不太来麻烦他了,问题是小家伙有了认门的意识,李姨常被他闹着来这里,看着拆卸下来的各种零件,小鬼头能兴奋地瞎鼓捣半天。

万辰……

每天一个电话,几条短信。

电话里问他有没有按时吃饭休息,短信里嘱咐他少吸烟喝酒。

沈煦有点暴走了,朋友!嘿,朋友!咱别那么事行吗?!你充其量就是个朋友,不是我老婆!

万辰不紧不慢、悠闲自得地说,说了是从朋友开始,还要继续发展的,不追紧点行吗,哪天再突然蹦出个小三小四的,我不瞎忙活了!

沈煦关了手机!

不一会,四宝拿着手机气呼呼进来了,手机往他怀里一扔,找你的!!拜托你们好好谈个情,非要弄得路人皆知,你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吗?!

晚上在李姨家吃过晚饭,沈煦一个人走回家。

走过广场、路过超市、绕过学校……不知道要去哪里的路,一个人,总也走不完的路。

马路上两个骑着自行车背着书包的中学生从他身边经过,谈笑风生的背影让人感叹年轻的美好。

他们,也年轻过。

沈煦脚下一顿,寒冷的晚风吹进脖子里,让烦燥的心渐渐冷静。

怎么会,又想起他了。

一天、两天、十天、半个月,万辰走了二十三天。

不明白为什么会记得那样清楚,不明白为什么每天都会看无数遍日历。

小维修铺里每天有很多人来来去去,每次一有动静,抬起头的瞬间总会隐隐期待着什么。

李姨和万叔偶尔会提起万辰,他夹了菜在嘴里嚼,装作无意地听着。

四宝一边逗着自家小宝,一边叹气,万哥不在,怎么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

什么呢?

这条路,他一个人走,一个人回。

身边总也唠叨不完的影子,不见了。

电话里,他从不问万辰什么时候回来,他,不敢问。

何磊说了很快回来,却再也没有回来。

万辰……

他再也走不下去,调转头,回家。

家里漆黑一片,冷冷清清。

洗了澡,换上睡衣,躺在床上,一时却没办法入睡。

断掉的思绪再次回来。

又把万辰和何磊相提并论了,他们,怎么能一样?

何磊是他的爱人,约定好要过一辈子的爱人,而万辰----

只能,是朋友了。

早上醒来,他从洗手间出来,擦脸的时候不经意看到放在电视柜上的两张照片。

他拿起全家福,微笑着对照片中的父母道句早,手指点了点何磊的笑脸,不知道你们在那个世界,还好吗?

能看到他吗?

活得很好,很健康,每天按时吃饭,工作休闲两不误,还有----万辰。

他这样做,是对的吧!

放下照片,在李姨家吃了早餐,打开店门,又是忙碌的一天。

快到中午的时候,小店迎来了久未见面的朋友。

李达这两年发福的厉害,肚子挺得比上次见面还厉害,沈煦第一眼都没认出来。

李达拍拍高高隆起的啤酒肚,这说明咱过得更好了!

中午,两人来到了离家不远的小饭店。

李达说了说他这几年的生活,前两年下岗开了个服装店,生意还真不错,于是扩大了店面,还打算在另条街上开分店。这次也是来看货,顺道过来一趟。

沈煦笑了笑,“我还那样,你也看到了,一个维修铺,吃饭没问题。都这岁数了,我也没什么追求了。”

李达摇摇头,喝了口酒,“你和万辰,怎么样了?”

沈煦握酒杯的手一僵,抬眼看他。

李达瞥他一眼,“别瞒了,那姓康的一来我再猜不出来,真是傻子了。”

沈煦没有说话,放下酒杯。

“说实话,一开始还真有点震惊。后来想想你们当年好成那样,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没想到万辰他能那么狠----”一想起当年,李达还是咬牙切齿,“他现在怎么样了,还来骚扰你吗?哼,他也算遭报应了,就吊死在你这棵树上了,到死都还想着你。你说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别一时糊涂,看他可怜就心软了。我跟你说,对付你这种人,他有一万个心眼,要整死你,太简单了。沈煦,你玩不过他的。他就是----”

沈煦的筷子重重敲在桌面上,发出很大的响声。

这些话太熟悉了,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羞愧的无地自容。

李达愣了,不解地望着他。

沈煦捏紧拳头,眉心紧紧皱着。

“万辰……万辰……他不是----”

下午,送走李达,沈煦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在回家路上。

整个城市笼罩在喜庆气氛中,大红灯笼和中国结挂满了大街小巷,玻璃橱窗里摆放着有年味的小饰品,喜笑颜开的孩子们怀中抱着超大号的玩具。

离新年还有三天,万辰,赶得回来吗?

会在意。

越来越在意,那个人的所有。

才会不假思索地反驳李达说的话,万辰不是他想的那种人。

他再一次向当年的五贱客说起那段往事,只为了,万辰。

痛苦的过往撕扯的不是一个人的心,漫长的岁月,他们都在煎熬中度过。

万辰错了,而他,同样有错。

李达听完后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临上车前才回过头对他说出了心里话,“你们那种爱啊,我是理解不了了。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能幸福。”叹息一声,他继续说道,“哥几个都算完成任务了,老伴孩子一大家,热热乎乎的,咱五贱客里,可就你一人还单着了。沈煦,你要是就认准这个人,就别折腾了。四十岁的人了,你们哪,真是耗了半辈子啊……”

牵着手的情侣从他身边走过,年过半百的老人互相搀扶着过马路,成群结伴的小学生追赶着跑向别处。

沈煦放慢了脚步,掏出手机,迟疑了许久,终于发出一条短信。

什么时候,回来

他把手机放回口袋,等待着那微弱的颤动。

想念,无法欺骗的想念。

时间彷佛被拉回到二十年前,无法磨灭的感觉一点点回到身体里。

家门前的梧桐树,透出光亮的小窗,被路灯拉长的身影,十七岁的万辰抬起目光注视着他。

被尘封在记忆里的感觉……

长长的叹息声后,沈煦迈开脚步独自走回家中。

傍晚四宝买了熟菜拉着沈煦到李姨家蹭饭,期间他问起万哥的归期。

李姨舀起一小勺鸡蛋羹吹凉后喂到小宝贝嘴里,“说是年三十早上一定赶回来,不过,实在太忙了,可能待不长,初二就得回去。”

四宝皱眉:“就在家待两天啊,”转头看了眼沈煦,“这也太忙了,连好好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李姨笑,“没办法啊,他都这个年纪了,想和那些年轻人拼,不努把力怎么行。”

吃完饭四宝撺掇着打麻将,沈煦却摆摆手,借口不舒服一个人回了家。

口袋里的手机一直没响,那个人忙到连回个短信的时间也没有。

洗漱后,他打开电视,坐在沙发里,目光却总是瞟向茶几上怎么也不会响的手机。

晚上九点,沈煦有些心绪不宁,今天一整天,连固定的无聊电话都没打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十点,窗外响起四宝吵吵嚷嚷的声音,洛琳训斥两句后,揪着他耳朵把他拉回了家。

沈煦躺在床上,手机摆放在床头,按亮,适应了光线后,看清上面显示着时间的屏幕。

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未读短信。

如同这寂静的夜,悄无声息。

十一点,该睡了。

闭上眼,脑子却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

想他们无忧无虑的童年,纷争不断的少年,相爱,分手,重逢……

纠纠缠缠了二十年,今天的万辰,藏起一身的伤,微笑着站在他面前。

他说,沈煦,我想和你一起走完剩下的人生。

睡不着。

沈煦掀开被子,拿起手机。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多,忙碌了一整天的人应该已经熟睡,再打过去----

打过去,又能说些什么?

为什么不回短信?为什么不打电话?为什么故意让人担心?!

烦躁地把手机扔到了床尾,他蒙头继续睡觉。

十二点,他起床穿好衣服、鞋子,打开家门。

有什么一直压在心口,他根本无法入睡。

傻子一样沿着广场跑了一圈又一圈,不断呵出的白气消散在寒冷的深夜里。

筋疲力尽地跌倒在水泥地上,他双手撑着地,大口地喘息,仰头看着深夜的天空。

谁说的运动有助于睡眠,该死的,他现在清醒到没有一丝睡意。

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缺氧的痛苦能让他不停思考的大脑暂时罢工。

不用再想起,万辰。

四十年的人生里,他爱过两个人。

一个是万辰,一个是何磊。

何磊就像是温润的白水,不刺激,却让人舒服,给了他最想要的平淡幸福。

而万辰----

不管是爱还是恨,都强烈地直击心脏。

为了万辰,他不在乎被学校开除,不在乎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哪怕一次次被唾弃,他也咬着牙想要跟上去。

他爱万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都告诉他,他爱万辰。

爱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因这样深刻的爱才会在后来的十多年,痛彻心扉。

如今,年过四十,已经够成熟够理智的他----

该死!

拳头狠狠砸向地面,身体上的痛楚却仍无法改变他不想承认的事实。

他一味逃避,闭起眼睛不去看万辰身上的伤,那些恶毒的话再一次响在脑海中。

万辰,你装什么伟大,你以为,为我坐牢,为我去救何磊我就该感激你了。姓万的,我没你想得那么善良,你变成今天这样,是你咎由自取……你骨子里的阴险、狡诈是改不了的……啊,你又伟大了一回,为了照顾我把自己累到医院了。我还死犟着是不是太不识抬举。二十年前你说过永远不会爱上一个废物。现在,你却要在这个废物身上花尽心思。万辰,你亏大了。

到了今天,你成功得让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应该在一起,很好,为了满足大家的愿望,为了还债,我可以妥协,在一起吧……这就是你要的结果,万辰,你满意吗?

可笑的自己,又幼稚了一回。

那些残忍的话,是说给万辰,还是说给自己听。

说完了,却没有一丝一毫痛快的感觉。

只是,掩饰。

掩饰那个已经慌乱的自己,不想再回到过去的自己。

他,还爱着万辰。

无力地垂下头,这场长时间的感情较量,他再一次成了输家。

输得,一败涂地。

夜里的寒风吹凉身体的温度,他缓缓起身,颓丧地往家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一步,两步,三步……

由远即近的脚步声,伴着一声急切的呼唤。

“沈煦。”

仿佛从天边传来的声音,让沈煦停下了脚步。

“沈煦。”

那声音没有消失,带着微微气喘。

背对着发出声音的那人,沈煦渐渐攥紧了拳头。

那人调整好呼吸,再次开口,“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那声音很熟悉,在他的人生里响了四十年。

“嗯,睡不着,你呢?怎么,突然回来了,这么晚……”

那人像是轻轻笑了一声,“是啊,挺突然的,就是……想回来看看。”

沈煦皱了皱眉,“能……待几天?年前,不走了吧?”

那人停顿片刻,“早上六点的火车,没办法,那边太忙了,抽不开身,我尽量在年三十赶回来。”

早上六点的火车?现在,已经将近凌晨一点。

那,为什么要回来?公事?还是……

该死的疯子!

沈煦控制住即将脱口而出的怒骂,压下心里的火,尽量平静地说:“嗯,赶快回去休息吧,也睡不了几个小时了。”

话落,他迈开脚步。

“沈煦,”那人急急唤住他,“能转过身来吗?我想,见见你。”

一封不起眼的短信莫名引起一时的冲动,他赶上最晚的一班火车,风尘仆仆地回到t市。

直到坐在火车上,他才慢慢冷静下来。

到达t市已是夜里十二点,沈煦早该睡了,连面也见不到,他去了,又能干什么?

理智这样告诉自己,可双脚却不听使唤。

一点点接近t市,好像这样,就能一点点拉近和他的距离。

下了出租,傻瓜一样沿着熟悉的道路飞奔。

五个小时也好,哪怕一面也好。

也许,沈煦小屋的灯还没有灭;也许,碰上他偶尔一次的早起;也许,能隔着阳台窗户远远望上一眼。

哪怕,一个模糊的背影。

想见他,想见,想见……

万辰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在看到广场上跑步的身影时,他的心脏剧烈地狂跳起来。

那个人,会不会是沈煦?

是沈煦吧!是沈煦!

“沈煦。”

那些无法扼制的思念随着这一声急唤爆发出来。

这一生,他真的只能,爱这一个人了。

沈煦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填得满满的,满到快要溢出来。

挪动脚步,他缓缓转过身。

昏暗路灯下的万辰,明明看不清楚,却深深刻在他脑海里。

他多少次抚平过那人的眉心,嗤笑他的少年老成;多少次捂住那人的眼睛,要他别光知道看书,要注意休息;多少次捏住那人的鼻子,看他瞪眼发火的表情,有趣极了。

他无数次吻过的双唇,一遍遍告诉他。

我爱你。

这份爱,延续了一生。

也深植进他的心中,宿命一般,无法除去。

从童年到少年到青年到中年,他们走了很长很长一段路。

路上,有耀眼的阳光,有温柔的星辰,有相牵的双手,有别离的痛苦,最终,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

一路,一生。

查看更多掰弯直男直男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