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有种你掰弯我》(12)

2021-06-24 23:02:10 作者:关雪燕 阅读:

第12章 虚荣心

万辰拧亮窗前的小台灯,沈煦两只胳膊搭在窗台上,冲着他笑得没心没肺。

推大窗户,万辰抓着他一只手把他拉进屋。

“你是属什么的,有门不走偏要爬窗。壁虎没荣登十二生肖,你觉得委屈了是不是?”

“你就损吧,反正你属什么我就属什么,咱俩一年人。”落了地,他靠着墙边搓手边笑,“嘿,你不觉得我这样特浪漫。我的茱丽叶,罗密欧来看你了。”

万辰特想装清冷来着,却被他那猥琐的模样逗得笑出声来,这人脑子没长流氓气却逐年加重啊!

沈煦拍拍身上的灰,转过头来打量他,从头到脚,从脚到头,“你哪儿不舒服?”

万辰轻咳一声,关上窗,坐在书桌前,“我是看到你就不舒服,偏偏你还总在我眼前晃。”

沈煦不客气地坐到他床上,“我看你就和那些女生一样,每个月都有几天非找不痛快。”

万辰懒得跟他贫,看了眼桌上的书本,“要学习吗?”

一听他这话,沈煦的小脸霎时垮了,“我说老爷子来,你饶了我吧,我大半夜爬窗户上来就为了学习?你也忒看得起我了。我比墙上打洞的那谁谁还要有毅力,上不了大学非得全年大雪不可,冤死我了!”

说实话万辰今儿也无心学习,合上书本犹豫了下还是说道,“你和那柳宣,到底怎么回事?”

一提到柳宣,沈煦眉头都皱到一块了,双手枕在脑后,低叹一声,“什么怎么回事,我们什么事也没有。”

万辰走到他身边,低下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

“你喜欢她?”

沈煦烦恼地抓抓头,“我说你们能别联想力那么丰富吗?我都说一百遍了,不喜欢她,拜托你们听听人话成吗?”

万辰:“不喜欢你跟她闹什么?!”

沈煦气得从床上跳起来,站到万辰对面,指着他鼻子跟他吵,“我闹什么了?她要追我,我拦得住吗?我说也说了,骂也骂了,难不成还真要我对她动手不可。我说万辰你有意思吗?你一年到头收多少情书了,我有说你什么吗?怎么了,有一个人喜欢我,你还看不惯了?我就那么瞎,是不是打一辈子光棍你才觉得正常?!”

万辰也被他激出火来,“不喜欢你嚷嚷什么?!”

沈煦:“我嚷嚷什么?我哪嚷嚷了?!人喜欢我怎么了,我还挺美的,我哪不好了。在你万辰眼里我是一坨屎,架不住人鲜花就爱往我这儿插,招你惹你了?!”

万辰眯着眼睛瞅他,一秒一分一刻,直瞅得他心里发虚,终于败阵招出实话来。

“看看看什么看,不就是人喜欢我我偷着乐乐呗,还犯法啊?!”

万辰“卟哧”笑出声来,“这也值得乐?”

沈煦撇撇嘴,“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从小到大你是不缺女孩缘,唉!这柳宣虽说不太靠谱,可最起码咱也尝过被人告白的滋味了,还不兴我这小小的虚荣心爆爆棚,去!”

沈煦的话让万辰心情大好,不怀好意地笑笑,“虚荣心?行,我来满足你。”话音落,便抓着人肩膀把人按墙上了,脸贴脸,眼对眼,他用生平最温柔的语气对面前的人说:“沈煦,我喜欢你。”

有一秒,不,十秒,不,三十秒,沈煦都愣在那里。

他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万辰,那双深邃的瞳仁里有呆若木鸡的自己。

万辰的鼻子很挺,再近一厘就会碰上他的。

万辰的嘴巴微张,露出里面洁白的牙齿。

万辰的身上有香皂的味道,淡淡的,却是让人眩晕的迷药。

他下意识咽了口唾沫,脸渐渐烧成了猪肝色。

万辰的恶作剧像是没有尽头,不离开也不靠近,就保持这种距离,目光炽热,咄咄逼人。

如果换个人,沈煦早就一拳挥上去,再顺带补一脚,大骂:敢跟老子发神经,不打断你神经才怪!

可,这个人,是万辰。

是和他一起长大,打过、闹过、救过他,为他失去了去XX高中资格的万辰。

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眼里是不是也有万辰的影像,一张过分帅气的脸庞,一种饱含深情的眼神。

真实的让他心跳加快。

玩笑,好像,开过头了。

四宝三姐家的妞妞过三岁生日,沈煦从店里拿了个大娃娃跟着四宝一起去给小公主庆祝生日。

小丫头一看到沈煦就开心,当然主要原因还是他时常带来的礼物。

四宝说,“你这个骗小孩钱的果然最招小孩喜欢。”

沈煦整整衣领,“你要是羡慕嫉妒恨就直说,哥可以教教你,这本事也不难学,先拿个千儿八百的报名费来,哥收你当关门弟子。”

三姐招呼着两人过来吃饭,席间三姐提起给沈煦介绍女朋友的事。

沈煦惊讶,“姐,您这还有一亲弟弟呢,怎么想着给我介绍?”

三姐恨铁不成钢地瞅了四宝一眼,“他的心思我还不明白,不就是想多玩两年嘛,怕被人管着,我倒也不急他了。可煦子,你这都三十了,该着急了。”

沈煦笑得很为难,“其实,其实,我也不那么急的。”

妞妞抱着娃娃一趟趟跑到放蛋糕的屋,再一趟趟回来问妈妈,“可以吃蛋糕了吧!”

收了餐桌,蛋糕正式出场,沈煦也学着时下年轻人的那一套,先拍张照片。

四宝问,“发微博?”

沈煦摇摇头,把照片发给了河流。

蛋糕还没吃上嘴,回复就来了。

河流:你过生日?

旭日:不是,朋友的小外甥女,过了今儿就奔四了。

河流:哟,真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考虑人生大事了。

旭日:那可不,她妈都愁死了,究竟上哪家幼儿园啊!

蛋糕吃完,小公主又缠着沈煦玩了好一会才放人。

临走时,三姐拉着沈煦又聊了一会。

“知道你和四宝关系好,你这个当哥的是不是该做个表率,你看谁家不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那才叫日子。你过得好,四宝看着羡慕,不就自然想找对象了嘛!听姐的,没错,这女孩人挺好,见见不亏。”

沈煦一脸尴尬的笑,上了公交车后,给河流发去消息。

旭日:(苦瓜脸)哥哥今儿又被强了。

河流:谁强你啊?你不是说长得连新鲜恐龙都算不上,顶多就一化石。

旭日:(喷火)你要尊重化石,化石也有□□权。

河流:(笑)行了,别贫了,怎么回事?

旭日:相亲,强迫相亲。

河流:好事啊,去见见呗。

旭日:是女的。

河流:废话,男的你就不愁了,谁给你介绍啊!

沈煦转头看了眼窗外,圣诞节临近,到处张灯结彩,红帽子圣诞树从街头排到了街尾。

一个热闹的节日,一个孤独的节日。

旭日:圣诞节要到了,你一个人过吗?

河流:嗯,一个人吧!

旭日:一个人,挺寂寞的。

一个人的十二年,每天都是寂寞。

起床,吃饭,开店,逛街,上网,睡觉,不管做什么,都是一个人。

寂寞有时候真能让人发疯。

他一个人跑到KTV抱着话筒嘶嚎两个小时,直到把嗓子嚎哑。

回到家,给自己倒水,给自己拿药,给自己盖好被子。

跟自己说声,晚安。

这样的日子,还在继续。

旭日:找个新朋友吧,一个人闷久了,就真成了一个人。

河流没有回话,沈煦和四宝一起下了车,在超市里四宝站在小圣诞树前对他说:“咱们也买个吧!搞搞气氛。”

沈煦笑,“行。”

沈煦挺喜欢四宝的,尤其喜欢听他说,咱们,两个字。

好像,他就是他的家人,他也有家人了。

回到家,沈煦换了家居服刚往床上一躺,河流发来语音消息。

“沈煦,我昨天去参加他的婚礼了。新娘我见过,长得一般吧!不过,昨天的她是最美的。因为她拥有了幸福,而那幸福,曾经是我多么渴求的。

我以为我会有书里描写的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可,还是挺神奇的,虽然仍是不太好受,不过,也没那么难过就是了。

我想,可能是因为时间太久了,感情渐渐淡了。

一段无望的感情,谁能坚持十年不变。

只是因为我们活在了习惯里,没有意识到,已经变了。

我很庆幸没有告诉他这段感情,以后虽然不常见面,我到底还是收获了一个朋友。

沈煦,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加你吗?因为,他的网名也叫旭日。”

沈煦刚听完上面的留言,又进来一条。

“其实,我也有找新朋友的想法,你说,我该找个什么样的?”

沈煦想了想,笑着说道,“化石肯定太屈你了,怎么说也得是个新鲜的。哎,说好了,这次可别再玩什么单恋了,老弟你都28了,伤不起啊!”

河流的消息隔了一会才过来。

沈煦按下听筒,温柔低沉的男声响在空旷冷清的房间。

“沈煦,圣诞节,一起过吧!”

查看更多掰弯直男直男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