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有种你掰弯我》(4)

2021-06-24 23:02:10 作者:关雪燕 阅读:

第4章 名字

沈煦装作若无其事往前走,就在大卡车驶到跟前时,他猛地抬手反抓那两人胳膊,借力一跃到半空抬腿分别给出两脚,落地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蹿向了马路。

他擦着卡车的边冲过了马路,回头看了看气急败坏却不敢莽撞过来的几人,得意到姥姥家了。

一路畅通无阻跑回了家,母亲林燕刚刚下班,换好衣服便开始准备晚餐。

半小时后父亲沈国忠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猫着腰偷偷开了沈煦的房门,在看到那小子人模人样地趴在书桌前做作业时才稍稍放下心来。

晚上吃饭时,沈国忠又开始了他万年不变的话题。

什么看人家万辰,成绩又好又懂事;什么万辰被市重点高中看上了,上那儿是十拿九稳的事了;什么万辰去了趟他们单位,一回头全单位的人都夸这孩子懂事有礼貌,将来得多多多多了不起,还是你万叔有福气。

沈煦掏掏耳朵,这些话他从五岁听到十五岁,内容虽有变,可本质不变,中心思想还是那句话:你怎么不学学人家万辰!

沈煦嘴上不发表意见,心里可把人祖宗八辈骂了个遍。

装、装、你们一个二个眼瞎了不成,他都装成孙子了,你们愣是看不见。

万辰一年打过多少人你们手脚加一块都不够数,万辰面上一笑背后一刀的美名可不是吹出来的,万辰和高三的李炳军是拜把兄弟,全校谁人不知。

那李炳军是谁,就是学校这微形“黑社会”的老大。

你们,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我都懒得跟你们解释,吃你们的饭吧!

沈煦端着自己的空碗站起身,“我吃饱了。”

沈煦走后,林燕敲敲丈夫的饭碗,“让你少说两句,你偏不听,孩子连饭都没吃好。”

沈国忠:“他都吃了两馒头一碗稀饭了还叫没吃好啊!”

林燕白他一眼,“他平时可是三馒头两碗稀饭的,唉,你再罗嗦几天,非把孩子饿瘦了不可。”

沈国忠眯着眼睛看妻子,心里就五个大字:慈、母、多、败、儿!

晚饭后,林燕在厨房刷碗,沈国忠在客厅看报纸,沈煦藏在书皮下的篮球飞人正看到兴起时,有人敲响了窗户。

沈煦抬头一看,是李达。

拉开窗户刚想贫两句,却见这小子一脸紧张,他收起笑脸,“出什么事了?”

李达擦了擦额头的汗,急慌慌地说:“煦子,不好了,王棋和张杭被他们抓了。”

这个他们不用说沈煦也知道是谁,下午那些人没堵着他,就改换目标了。

沈煦想了想,说:“知道了,你等我一下。”

转身走向房门处,打开门朝外喊了一句,“妈,我写作文了,你们别一趟趟进来,打扰我思路,到时候写不出来交不了作业,还得叫家长。”

母亲林燕从厨房探出头来,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行了,知道了,少贫两句什么都写出来了。”

沈煦锁了房门,走到窗户边,利落地攀上跳下,对李达说:“走。”

金毛把人抓到一停工的建筑工地,几个人坐在一起抱着啤酒瓶吃吃喝喝,被鞋带绑着手的王棋和张杭被揍了一顿后扔在一边。

沈煦赶到时,金毛拍掉手里的花生皮,站起身来,“哟,来得挺快,你小子还算讲义气,看来这两家伙没白认你当大哥。”

沈煦铁青着脸,“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金毛:“你小子口气够狂啊,死到临头了还逞英雄呢!沈煦,我金强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你肯跪在地上让我几个兄弟过过拳脚瘾,再服个软叫个爷什么的,我就放了你。”

沈煦抬起头,“你这样也叫讲理啊?讲的哪门子理?你的人打了我的人,还抢了钱,我还不能替兄弟讨公道了?”

金毛手插在口袋里无所谓地耸耸肩,“是吗?蚊子,有这回事?”

蚊子仗着人多,有恃无恐,“你别诬陷人,我可没抢,是那小子硬要给我的,是不是啊?”说着,走到一边把张杭拉出来,“你倒是说说,我打你了吗?抢你钱了吗?”

张杭吓得一张脸死白死白,拼了命地摇头,“没,没,没有,蚊子哥,没抢我钱,没打我,真的,真的没打。”

李达狠狠往地上啐一口,“呸!没出息的孬种!咱们真是瞎了眼才会帮你这窝囊废!”

沈煦皱皱眉头,“你们这把人绑着,黑的也能说成白的。强哥,你不是要找我算帐吗,把他们放了,我沈煦一个人做的事从不要别人替我担着。”

李达:“煦子,咱们跟着你,要死一块死。”

张杭一听李达的话,更是拼命抖着身子晃脑袋,“我,我,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是沈煦,是沈煦他们非要我打的,蚊子哥,你也看到了,那天真是他们逼着我,我不想打你的,蚊子哥,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跟沈煦他们不是一伙的,都是他们逼着我天天帮他们写作业,我不想死,不想死,呜呜呜……”

沈煦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娘的男人。

小学时有个男孩整天泡在女孩堆里,和她们一起玩跳皮筋踢毽子,每天穿得干干净净的,吃东西时习惯翘起兰花指,大家都说他娘娘腔,今儿一看,那人不算什么,和这到了初三还能说哭就哭的张杭比起来,真不算什么。

听不下去的王棋从地上跳起来,狠命一脚踹向张杭背部,把他踹倒在地上。

“妈的,就你这样的,亏我们还把你当兄弟,你个不要脸的娘娘腔,今儿他们不打死你,我也要把你打残打废了。混蛋!”

一听这狠话,张杭哭得更厉害了。

金毛也懒得听这哭声,命令手下脱下他袜子塞他嘴里。

“行了,沈煦,闹剧就到这吧,我说了我金强不是不讲理的,你要是不想挨打,今儿这事可以过去,不过,我兄弟受了伤,我总得给他个说法吧!给我们点补偿费就行。”

沈煦听了勾唇一笑,果然,高年级的就会这一套。

看来,今儿这一战,是免不了了。

他把外套脱了往地上一扔,帅气十足地冲着金毛说:“金毛,咱们也都别废话了,开打吧!你要是有种把我打趴下,哥哥我给你写个服字!”

万辰从图书馆回来已经快七点了,他没有径直上楼,而是绕到楼前沈煦的小窗户前。

桌子上的小台灯开着,书本摊开,屋里却空无一人。

他绕到楼道,敲响了沈家的大门。

沈妈妈见到他,眼睛都笑出花来了,“小辰啊,快进来,找我们沈煦吗?”

万辰脸上挂着讨好大人的标准笑容,“阿姨,今儿沈煦说有道题不会,让我帮他看看。”

沈妈妈连连点头说好,“小煦在屋里写作文呢,还不让我们打扰他,”边说着边去拧沈煦房门的把手。

“哎,这孩子,怎么锁门了,”林燕边拍门边说,“小煦,万辰来了,小煦,你这孩子锁门干什么,快开开。”

万辰眼一转,制止了沈妈妈拍门的动作,又是完美到让人挑不出瑕疵的微笑,“阿姨,我差点忘了,这作文真的很重要,明儿一早就得交,还是别打扰他了,让他慢慢写,反正那数学题不急,我明儿再跟他讲一样。”

走出沈家,万辰直奔电话亭。

从小到大,沈煦打过的架十个手指头的N次方都不够用的。

沈煦不是个老实听话的乖孩子,他脾气暴躁,易冲动,总是别人一句话就能把他的火把点燃了。

熊熊大火过后,是两败俱伤。

为此,沈国忠没少打过他,林燕一边心疼地给他上药一边抹着眼泪劝他,少惹点事,少让你爸操点心。

可沈煦的性子,改不了。

腹部不知道被谁踢了一脚,他没防备半跪在地上。有人一脚踹上他肩膀,他顺势抓着那人小腿,用力一攥,将人撂倒在地。

背后被人偷袭,他身体前冲,却被人一拳打歪了脸,蚊子刚想补上一拳时,他动作迅速地扭着蚊子胳膊转了一圈,疼得那人吱哇乱叫。

沈煦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疼的。

脸上火辣辣的,嘴里一阵阵的腥甜,一只眼肿得老高,他摇摇不太清醒的脑袋,勉强看着面前的形势。

李达已经被那些人打得站不起来了,拼命挣扎的王棋被人踩在脚底,张杭还在哭,金毛搬了个板凳,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这出好戏。

金毛手下的几个人脸上都挂了彩,可沈煦,沈煦的体力快到极限了。

他一脚踢开叫得比杀猪还难听的蚊子,身上的T恤已经被撕烂,鞋子也掉了一只。

他大口喘着气,心里却越发坚定。

这场仗,他不会输。

哪怕他被这些人打得再也站不起来,哪怕他拼到最后一口气,他也不会输。

有人跳起来狠狠踹向他的背,他撑不住劲,摔倒在地上,脸上蹭掉一层皮,疼得他皱起眉头。

有人抓着他头发让他抬起头,血顺着他的嘴角滴到地上,他倔强地皱着眉,睁着眼。

金毛拍拍手上的瓜子皮,翘起二郎腿,“考虑得怎么样啊?小子,你还挺能打。可惜,再能打又怎么样,双拳难敌四脚,你还想以一挡百啊!哈哈……真以为在拍电影呢?”

旁边有人跟着一块笑,笑声刮着他的耳膜,让他的脑仁更加疼痛。

他也笑了,笑容扯着伤口,生疼生疼。

可就是这疼,才能让他清醒着。

他把笑容拉大,把伤口撕裂,让血流得欢快。

他说:“考虑……好了……除非……除非你们……给我道歉……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们这些……猪头。”

金毛不怒反笑,“哟,真够倔的。沈煦啊沈煦,你这个人,就是性子不好,才上初三就想着称王称霸,你也不想想,轮得到你吗?你以为当大哥就是像你这样,死扛死挺着就行了?哈哈……难怪考试总是垫底,完全没长脑子嘛!”说着,他站起身,晃悠到沈煦面前,抬脚毫不客气地踩在他脸上,狞笑着说:“沈煦,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跟着我混,从明儿起保你吃香喝辣的,怎么样?”

金毛的臭鞋底一直踩在他脸上,他动了动头,却怎么也甩不掉。

愤恨的目光只能看到不远处盖了一半的建筑工地,他咬着牙说:“听……起来……可……不……怎么样。”

金毛:“你可真是不怕死啊,沈煦,我还真想看看你那舌头是不是石子做的!”

沈煦闭了闭眼,脑子里嗡嗡地响,太多的声音交织在一块,有金毛的,有蚊子的,有李达的,有王棋的,有张杭的……

每个人都在喊他的名字。

沈煦。

他和李达、王棋是铁哥们,小学三年纪认识,那时好像也是因为一次打架才结交的,其实他比李王二人要小几个月,可他们,还是甘心叫他一声老大。

他这个人,没什么大志向,母亲总说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是要后悔的。

可他,想不到那个将来。

其实他也努力过,刚上初一那会,他也抱着课本看了几天,不过那里面的东西对他来说太过深奥。

他还丢脸地跟踪过万辰。

他想知道那小子都是怎么学的,才能每次考试都是前三名。

他跟着他去了图书馆,跟着他回了家,跟着他去了篮球场,直到,被他发现。

万辰问他想干什么,沈煦臊红了脸,梗着脖子说:“怎么了,这路是你家开的,我还不能走了?!”

万辰没再说什么,但是盯着他的视线却让沈煦很不舒服。

那眼神里有一种沈煦从小看到大的东西。

轻蔑。

从小他就被人拿来和万辰进行比较,而比较的结果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眼神。

所有人都说万辰是个好孩子,是沈煦你永远也比不上的好孩子。

沈煦火了,迈开大步跑回家,把书包扔地上,那些他厌恶透顶的书本掉了出来,他狠命踩着,直到把它们踩得稀巴烂。

他知道他不是读书的料,那些之乎者也,那些数学符号,那些英语单词,他一个也看不懂。

既然这样,干脆不要学了。

他就是个笨蛋,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和万辰不在一个世界的笨蛋。

而他,可以有另一条路可以走的,不是吗?

只要和万辰不同,他也可以活得精彩的。

只要他,不认输,绝不认输,他也可以把沈煦这个名字,叫得响亮。

沈煦、煦子、煦哥……

他缓缓睁开眼,看着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李达,看着拼命挣扎不甘落泪的王棋,看着瑟缩在角落不住发抖的张杭,看着一脸奸笑的蚊子。

看着,被人踩在脚底,狼狈不堪的自己。

心里,被压着的那团火终于点燃。

他不知从哪冒出的力气,使他挣脱压制着他的男人,两手紧紧抓着金毛的小腿,从喉咙里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

他将金毛摔在了地上。

气氛在瞬间凝滞。

他用仅剩的一只好眼怒视着面前凶神恶煞的一群人,用力攥紧拳头,尽量挺直脊背。

他要站着,站着打赢这些瞧不起他的人。

在他沈煦的字典里,绝对没有输。

他要让他的名字,被所有人,叫得响亮,响亮……

沈煦。

查看更多掰弯直男直男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