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有种你掰弯我》(5)

2021-06-24 23:02:10 作者:关雪燕 阅读:

第5章 救人

沈煦睁开眼时天刚蒙蒙亮。

他有多久没有醒那么早了?

每天打游戏逛论坛看电视搞到凌晨一两点,上午九十点四宝牌闹钟尽忠尽职地叫醒他。

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

沈煦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洗漱过后出了门。

许是太早,四宝还没起来。

沈煦没有坐公车,而是沿着T市的主路慢悠悠的一直往前走。

这是座三线城市,三千多年的历史文化古城,刚来到时他没想过要在这里定居。

是路迁的一句话让他做了这样的决定。

他说:“沈煦,从这里到那个人的地方,是二十个小时的距离,还不够远吗?”

沈煦听了他的话,留了下来。

他以为这距离够远了,却没想城市发展太过迅速。火车也由原来的K和T变成了现在的D和G,距离拉近到8个小时,4个小时。更甚者坐飞机也就两个多小时。

沈煦一度烦恼这种距离的接近,后来,他觉得自己矫情了,也就不再多想。

T市还是很适合居住的,气候温和,空气湿润。

沈煦最不能接受的是这里的饮食,秉承了苏菜的特点,偏淡偏甜,让沈煦这种彻头彻尾的北方孩子抓急得紧。

最开始那段时间,他常和路迁一起到处寻摸着重口的北方菜。

刀削面、板面、羊肉泡馍,剁椒鱼头、辣子鸡、炒肝、卤煮,他们几乎跑遍了T市的大街小巷。

再后来,路迁不能陪着他了。他就渐渐学着吃这里的菜。

这才发现,原来,习惯也是可以养成的。

他现在天天和四宝一块吃饭,遇到心情好的时候,他也会上街买点菜自己做着吃。

四宝的几个姐姐住得都不算远,对四宝好得那叫没话说。

知道四宝和他关系好后,姐姐们每次来都会稍带着给他些好东西。

他比四宝大三岁,姐姐们便拉着他的糙手,温柔慈祥地说:“麻烦照顾我们家四宝了。”

沈煦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十几分钟的路程,便到了一个小的菜市场,他直奔卖排骨的大爷那去。

大爷姓张,老伴五年前去世了,儿女都在外地,沈煦家的肉和排骨都在他这儿买,认识多年了大爷和他熟得紧。

给他剁好排骨,大爷探头上前,笑呵呵地问他,上次见面那姑娘怎么样啊?

沈煦眉头紧皱,这大爷别的都好,就是老想着给他做媒,头疼。

沈煦点点头,“不错,配您正好。”

大爷横眉竖目,“没大没小的,说什么呢!”

沈煦这几年跟着四宝一起见过不少姑娘,有说给他的,有说给四宝的,可不论给谁,都是亲兄弟齐上阵。

沈煦说:这是我弟弟,他没工作脑子还有点不好,唉,没办法,以后我就是结了婚也得带着他,得养一辈子。

四宝说:这是我哥,三十岁了连个正经工作也没有,将来他结婚了我不但得养他还得养他老婆、孩子一大家。

哪个姑娘听了这话不得跑。

沈煦是个GAY可以理解,可四宝,你凑哪门子热闹?!

四宝嘿嘿笑两声:我不想结那么早的婚,我一个人还没玩够呢!等过了三十五再考虑吧!

于是,这两难兄难弟继续搭伙“过日子”

回到家的时候四宝店门已经开了,沈煦把排骨炖上后来到他店里和他杀两盘棋。

四宝:我二姐后天过来。

沈煦:你三姐上星期不是才走嘛!

四宝:她们就是太不放心我,你说我都二十七了,她们怎么还能以为我才七岁呢!

沈煦:你要不以后都别结婚了,这大姑姐三天两头的踹门,谁家小媳妇受得了!你干脆做个sister boy得了,简称SB!

四宝:滚!

吃了午饭四宝要睡雷打不动的午觉,沈煦回了屋在电脑前窝着打游戏逛逛论坛。

他看到了一篇挺火的帖子,据说是楼主的真人真事,讲述他和他的初恋故事。

网上这样的帖子太多了,可这个人写的不知怎么的就特别合他胃口。

初恋是高中时的同学,两个人交情很好,楼主一直没敢表白,就这样默默地爱了好几年。

上了大学后,两个人距离远了,可还是常有联系,楼主想着等大学毕业他还是没找女朋友就表白。

可惜他们上了大三那年,同学找了个当地的女朋友。

毕业以后楼主还在断断续续写着和他同学的小故事,有时候是一通电话,有时候是一次聚餐。

楼主说,等哪天收到他的喜帖,自己,就真的死心了。

看完以后,沈煦干了件非常蛋/疼的事。

他加了楼主的QQ,发了两个字:你好。

干完他就后悔了,这在干嘛呀,饥渴到上网钓男人了?还钓个痴心不二的情种?SB!

幸好楼主没回他,关了电脑后他回床补眠去了。

迷迷糊糊间,好似又听到了那带点急切的声音。

沈煦……沈煦……

沈煦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摇摇痛到快裂开的脑袋,竖起耳朵。

沈煦。

不是幻听,有人来找他了!

金毛他们回过头,只见不远处跑来十几个手持棒球棍的人,为首的那人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表情凝重。

金毛拍拍屁股上的灰,没好气问道,“你们干嘛的?知道我是谁吗?”

白衬衫上前一步,下巴微抬显出几分傲气,“知道,强哥,我是万辰。今儿炳哥让我来带几个小弟回去,您不会为难我吧!”

金毛眼睛眯起,“你是万辰?”他当然知道李炳军有个得力助手叫万辰,只是一直没见过。听说和沈煦一样也是初三,当初李炳军想拉拢沈煦时,被拒了。狂妄的小子说是要靠自己的能力混到老大。如果沈煦说他是沈煦,金毛信,初三小子就该是这样莽撞、好强,不知天高地厚。可万辰说他是万辰,金毛还真不太信。

这小子冷静老成得哪像是初三,说他大三都有人信!

金毛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番,除了那张脸稍嫌年轻外,他周身上下找不出一点初三的痕迹。

“我怎么没听炳子说要带人回去,你小子蒙我哪!”

万辰嘴角扯出淡淡的笑,“强哥,不管你答不答应,今儿这人我是带定了,您要是不信,回头找炳哥问问。”

万辰双手垂在身侧,沉稳冷静的气度,配着脸上淡淡的表情,语气不卑不亢,却压得金毛可话可驳。

金毛真是小看了这家伙。

带了这么多人来,再拿炳子压他,连面子也不用给了。

“万辰,”金毛拿手指指着他,“你小子别太狂,小心夜路走多了摔坑里。”

万辰:“谢谢强哥提醒,”抬眼朝沈煦望去,“你能走吗?”

沈煦完全没预想到这种突发状况,一度傻愣在那里,直到万辰问他话,才回过神来。

他不太情愿地“嗯”了一声。

万辰说:“那就走吧,带着你那些朋友。”

金毛再有意见,也不好多说。李炳军虽然只有高三,但和社会上那些有点本事的混混处得不错,下手够狠,金毛多少还是怵他的。

再加上看万辰那样,如果他说个不字,那些带家伙的手下真有可能冲上来。

到时候吃亏的还得是自己。

沈煦一瘸一拐的走去王棋身边给他解了鞋带,张杭在一边呜呜地直叫,王棋恨恨地说:“煦子,别管他。”

沈煦想了想还是给他解了,轻声说一句,“滚。”

王棋和沈煦一起架着李达,走到万辰身边时,沈煦转过头来看了看他。

心里,很不是滋味。

送走了李达和王棋,万辰和沈煦沉默着走在回家的路上。

沈煦身上有伤,走得很慢,有时候疼劲上来,他得坐路边休息一会。

这时万辰也不说话,也不先走,只站在一边等着他。

沈煦虽然想让他先走,可身体这样,能不能走回家还不好说,有个人陪着最起码他疼晕过去能帮着叫叫人。

走到拐角路口,万辰开了口,“这边。”

沈煦疑惑地看看他,再看看回家的方向,挨打的人是自己,怎么他倒糊涂起来了。

“家在,这边。”沈煦好心提醒。

万辰说:“不回家,去医院。”

沈煦警惕地瞪着他,“去什么,医院,我不去!”

万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又缓过来劲了?死不了了?”

沈煦没力气跟他斗嘴,拖着满身伤痕往家走。

万辰也没强求,跟在他身后慢慢走着。

“你怎么,会来,找我?”

万辰语气平淡,“听人说你放学的时候被金毛截了,后来……”万辰垂下眼,“李炳军认识很多人,要找到你并不难。”

沈煦没再说话,万辰看了他一眼。

“你回去打算怎么跟你家人解释,写作文写到半死?估计,你妈得报警了。”

想到这个沈煦也头疼,“你说,怎么办?”

万辰:“实话实话。”

沈煦一头黑线,以为他能想出什么高明的办法呢!

“那我还不得,被我爸,打死!”

万辰:“不会,你都这样了,你妈说什么也不会让你爸再动你。你就是现在不去医院,待会你妈也得领着你去。”

沈煦想了想:“要不,我还是翻窗进屋吧,睡一觉兴许就----”

万辰笑,“睡一觉这些伤就消失了?你真可笑。”

沈煦也觉得这话可笑,可现在的他实在不想面对他妈的眼泪和他爸的指责。

能拖就拖吧!

万辰说:“就这样睡一觉,明儿你还能不能爬起来,我可不敢保证。你就算想蒙过去,我也得跟你爸妈说实话,别到最后你有个什么意外,我也脱不了关系。你出事不要紧,搭上我一生可就不好了。”

沈煦停下脚步,万辰已缓缓走到了他前面。

如果是平时,万辰说了这样的话,他是绝对会和他吵起来的。

可今天,此时此刻----

也许是打架伤了脑子,他不太清醒了。

他居然认为,万辰说这些话,是为了他好。

老式的路灯很昏暗,灯下围了不少飞蛾,万辰清瘦的身影在昏黄的灯光下竟显出几分高大、伟岸。

他也不过十五岁,和自己一样,初三一班的学生。

他离自己很近,很近。

沈煦却第一次觉得,和他的距离被拉到极远。

今天的万辰镇定自若的从金毛手里救下了他,将来的万辰,应该会到达一个他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吧!

他们,不是一类人。

万辰坚持着把沈煦送到了家,母亲吓坏了着急地问他出了什么事,万辰替他做了解释。

偷溜出去打游戏,结果得罪了几个混混,被打了。

父亲听完解释,愤怒得抬手就要打下去。

沈煦闭紧了眼,却始终没有等到那重重的耳光。

他一点点睁开眼,看到一米八的万辰紧紧抓住了父亲的手腕。

那一瞬间的万辰像一个强者,他眼里的坚决深深烙在沈煦心里。

那一巴掌,终究没有落下来。

那一夜,沈煦在医院度过,那一夜,他失眠了。

查看更多掰弯直男直男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