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有种你掰弯我》(8)

2021-06-24 23:02:10 作者:关雪燕 阅读:

第8章 未来

最后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不过一眨眼一抬眉一回头,他们的初三,即将过去。

中考前一天,沈万两家想帮孩子缓解缓解压力,放松一下,于是两家商量好带着他们一块去了趟动物园。

一进动物园,沈煦再次显露了他的孩子本性。

喂骆驼,逗猴子,学鸟叫,摆出威武霸气的姿势和老虎、狮子、大象合照。

万辰还是那个万辰,学沈煦的话,那叫----装深沉。

中午吃饭就在动物园里,选了个风景好的地方,两位浪漫泛滥的女性家长学着电视里找了块花布铺在青青草地上,再摆上一盘盘中看不中吃的

美食小点,美其名曰野餐。

沈煦拿牙签挑起一块西瓜放嘴里,不满地皱起眉头,这样一小块一小块地吃太不过瘾了。

万辰叉了块苹果放嘴里,细嚼慢咽,沈煦真怀疑他能不能品出个红烧肉味来。

沈煦拿胳膊肘捣了捣他,“哎,你这以后上XX高中了,是住校呢还是天天往家跑啊?”

直到苹果咽下肚,万辰才缓缓开口,“住校。”

XX高中离他们这儿虽不算太远也有公交,可上下学时期正是高峰,堵上个把小时都算正常。

沈煦听他这样说还挺羡慕,“真好。”

他也想住校,像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哪有不希望离家的,没了管束,天地间唯自由与我同行。

可他这从家到学校十几分钟脚程的距离,他要是敢提住校,估计他爸真能逮着他头往门缝里夹一夹。

万辰笑,“你不是也要考XX高中吗,欢迎,咱们还可以继续同桌。”

沈煦眯起眼,“你不挤兑我会死吗?!”

万辰笑得更开心了。

从动物园回来,沈煦和他妈说一声便蹿出去找李达他们了。

捣了一下午台球,傍晚时王棋说要回家,李达也说今儿家里来人商量他上技校的事。

沈煦一个人无聊地走在大路上,突然听有人喊了他一句,“沈煦。”

回过头,沈煦不自觉皱紧眉头。

李炳军笑么笑么地朝他走来。

大戏院前面的小吃街每天都是人满为患,尤其这曾家的烧烤摊以价廉味绝著称,新加的桌椅都摆到了厕所门口。

沈煦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愿意坐在厕所门口去享受这加了味道的美食。

“看什么呢,吃啊!”

沈煦回过头,小铁炉上摆了满满一排的肉串,红红的炭火一烤,羊油一滴滴落下去,狼烟滚滚,香气四溢。

沈煦一口气连吃了三十个肉串才稍稍停下来。

李炳军笑,“你还真能吃啊!”

沈煦跟着笑,“炳哥请客我当然要可着劲地吃。”

李炳军把辣椒面洒在肉串上,翻个面继续烤,“沈煦,最近金毛他们有没有找你麻烦。”

沈煦虽然脑子不太聪明,可有些事他还是挺敏感的。

他和李炳军接触也就一年多前那么一次,当时还拒了人家好意。如今这大马路上偶遇,他还非要请自己吃烤串说是朋友聚聚。

他们,算朋友吗?

李炳军提起金毛的事,八成是要讨人情来了。

沈煦摇摇头,“没有,还得多谢炳哥帮忙。”

李炳军笑,“没事,都是兄弟,应该的。”

沈煦咬肉串的动作停了下来,抬眼看了看对面若无其事的男人。

“沈煦,你应该是要上我们高中吧!”

“嗯,怎么说也得混个高中毕业吧!”

李炳军把烤好的辣椒在醋里蘸了蘸,咬下一口,“我今年就毕业了,你有没有兴趣坐我的位置?”

李炳军轻飘飘的一句话听在沈煦耳里就像是威力巨大的炸弹,把他炸得有点蒙。

沈煦缓了好一会才不太自在地开口,“炳哥,您真会开玩笑。”

李炳军抬眼看他,那眼神里有一种沈煦不懂的深意,嘴角扬起高深莫测的笑,“沈煦,考虑考虑,怎么样?”

沈煦回到家时还是懵懵懂懂的,在卫生间冲了好一会,头脑也没清醒。

换好衣服出来,客厅里坐着气场强大的万辰。

沈煦诧异,“你怎么来了?”

万辰拿着一本试题卷走进他的小屋,“进来,我帮你最后突击一下。”

沈煦眉头耷拉下来,“还突击,你能不能饶了我,让我睡个好觉成不成!大哥!大叔!大爷!”

沈煦的反抗被不大不小的关门声淹没,他忍着一肚子的火,冲进屋里----学习!

突击了一个多小时,沈煦眼皮直打架,万辰瞟了他一眼放下笔,“行,休息十分钟吧!”

沈煦瞪大眼,“什么?休息十分钟?万祖宗,这都快十点了,你是不是想让我睡不好觉,明儿直接趴考场上?!”

万辰懒得理他,不客气地躺到他的小床上,双手撑在脑后闭眼小憩,“还有三种题型,也是往年考试常出的,今儿你就是一个字母一个符号地

背也得给我背下来。”

沈煦咬咬牙切切齿抡抡拳踢踢腿,最后消停地躺到了万辰身边。

“滚滚滚,往里滚滚,挤死了。”

“就你这一米的小床,还能用个滚字,九年的语文怎么学的?”

“少废话啊!不乐意滚你自己床上去啊!跟谁拦着你似的!”

“过河拆桥啊,是谁又送笔又求我教他的,还说什么要考XX高中,连临场突击都不愿意,你是指望哪个瞎眼的阅卷老师给你门门打满分呢!”

“嘿,姓万的,你别瞧不起人,我的确是考不上你那什么市重点,可咱也是凭自己本事考过。再说了,咱俩将来谁混得好还指不定呢!你看咱

爸妈单位的厂长人连高中都没上过,现在手底下还不是一堆的大学生,哪个不得拍他马屁。哼,姓万的,对我好点,到时候哥发达了,一定照

顾着你,啊!”

万辰笑得合不拢嘴,“行啊,到时候你给我安排什么工作。”

沈煦认真想了一下,“要不,扫厕所成吗?!”

万辰歪过头来看着他,沈煦眼里一派真诚。

万辰伸出手,沈煦眨眨眼。

万辰掐着人脖子,“你去死吧!”

沈煦压低声音求救,“救命啊,杀人了,未来的大学生杀人了,未来的市长大人杀人了,未来的……咳咳咳……”

窗外繁星频频眨眼,夏风吹动寂寞的梧桐树,斑驳树影投向窗前小桌,圆珠笔静静躺在摊开的书本上,作业本里留着一道未解完的题。

他们的初中,就要结束。

告别冲动、激昂的十四五岁,踏入青春无限的花季、雨季。

他们有着不同的未来,他们的未来,将各自精彩。

天气真正凉起来的时候,路迁给沈煦打了通电话。

沈煦想上次见路迁还是给他儿子抓周,这一晃又是大半年了。

路迁的新房装修好了,搬家时让沈煦来帮个忙。

四宝一听也要去,沈煦想想他的腿摇了摇头,“顾好你的店吧,咱两今儿都不开张,都喝西北风去!”

沈煦坐在公交车上时,给河流发了QQ消息:今儿朋友搬家,去帮忙,够累一天的。

没一会,河流回过来:没找搬家公司吗,要你忙什么?

旭日:没有,他老婆单位找的车,于是,我们这些朋友就成苦力了。

河流:几楼啊,有电梯吧!

旭日:新房有,可他们现在租的旧房没有,还他妈弄个五楼,这不要人命嘛!

河流:嘿嘿,哥们,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沈煦到时,几个苦力都聚齐了,路迁爸很热情地招待他们,又是端茶又是递烟的。

路迁和他老婆在屋里收拾东西,路迁妈抱着小孙子在阳台玩。

车到后,沈煦他们把大件一一往下搬,路迁老婆洛琳也是个能吃苦的,一个人抱着电脑桌小心往下搬。

沈煦忙上来接过,“嫂子,你搬点小东西得了,这些重的交给我们男人。”

洛琳笑笑,擦过头上的汗,“没事,你别小看我,家里的煤气罐我都扛上楼过。”

沈煦惊诧,这典型一女汉子啊!

东西搬得差不多,路迁妈抱着孙子下了楼,见了他们这些苦力,客气地笑笑,逗着小孩子说:“阳阳,奶奶带你去新房子好不好,我们阳阳也

有一间屋噢!奶奶一定把阳阳的屋子布置得漂漂亮亮的。”

路迁给他们几个递烟,沈煦注意到他脸上仍是没有什么表情。

车子开到新家,是个挺不错的小区,主要是学区房,买的时候路迁妈咬着牙把棺材本都掏出来了。

停车搬东西,又是一番折腾,本以为有电梯能省点力,可没想有些大件真称得上大件的名,电梯挤不下,他们只得再次爬楼梯。

九楼!更要人命的数字!

全部搬完,哥几个直接躺地上了。

路迁爸让路迁别收拾了,带他们几个上饭店吃饭,路迁妈脸色不太好看,把路迁爸拉到一边小声嘀咕:花那钱干什么,锅碗瓢盆都有,你去买

几个熟菜和素菜,我来做。

沈煦闭着眼睛装听不见,路迁闷着脸一言不发。

洛琳看看这气氛,偷偷在阳阳屁股上掐了一下。

受了屈的小孙子哭着跑去找奶奶,路迁妈各种心疼各种溺爱。

洛琳上前对沈煦他们说:“大家都歇好了吧,路迁,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带大伙去饭店吧!一个个都该饿惨了。妈,你看,这屋子乱得哪能下

脚啊,阳阳又闹个不停。还是出去吃吧!对不住了大家,等这房子收拾好了,一定再请大家过来,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做顿好的。”

饭店里,哥几个一直夸路迁娶了好老婆,大方得体,里外一把手,又生了个儿子,这绝对一标准中国好妇女。

路迁脸上没有笑,倒是没少客气劝大家多吃点。

期间洛琳也下来陪着喝了几杯,她端杯到沈煦面前时说:“沈煦,路迁说以前和你关系铁得很,怎么他结婚了,你也不来家坐坐啊!以后可不

行,你得常来,我们家阳阳还没干爹呢!”

沈煦扯着笑,豪爽地说:“行行,一定一定,我保准给阳阳包个厚厚的大红包。”

众人哄笑一阵,酒足饭饱后,各自回家。

路迁陪着沈煦去车站,一路上,路迁都在沉默。

沈煦忍不住,说了句,“路迁,回去吧,车马上就来了。”

路迁点点头,顿了一会说:“沈煦,有空,来家玩吧!”

沈煦“嗯”了一声,接着无话可说,一直沉默到公车驶来。

“我走了。”

“好。”

沈煦坐在靠窗的位置,朝路迁笑笑。

路迁没有笑,只是默默看着他。

车子驶离车站,沈煦无奈地叹口气。

他不会去路迁家,也不会主动给路迁打电话,他不想那个人再想起什么痛苦的事。

已经,连笑都不会了。

行尸走肉的人生,变得毫无意义。

他不知道路迁能不能走出来,他甚至不敢想,几年以后,路迁会变成什么样。

几年以后……几年以后,他的人生又会怎么样?

能不能,真的走出那段过去。

手机毫无预警地响起,窗外悄悄落下了今年的第一场薄雪。

河流:今天,收到了他的请帖,我和他,终于走到了结束。

查看更多掰弯直男直男小说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