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Gay小说:爷儿的同性恋纪实

2013-05-02 09:58:18 作者: 阅读:

短篇Gay小说:爷儿的同性恋纪实

爷儿不经常上网,也不知道同性恋这么多,如果早知道,就不会出这事儿了。开始讲……

那天,爷儿吃过晚饭到公园里散步,绕着人工湖快走了两圈,乏了找个凉亭里抽烟,刚坐下没一会儿,来一小弟,问爷儿借火,爷儿没多想,打火机也正好在长椅上搁着呢,顺手就递给他了。小弟非常客气,点了烟还过爷儿的打火机,说了好几声谢谢才走。

可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小弟又来了,还是问爷儿借打火机,爷儿寻思,这小家伙年纪不大烟瘾倒不小,又把打火机给他了。这次小弟点了烟却没走,讪讪地说:“你都能在这里出租打火机收费了。”爷儿也笑笑,就这么聊上了。小弟问爷儿多大,爷儿说四十好几了,小弟逗爷儿,说看起来像三十多。

一来二去的,爷儿也没什么防备,人家问爷儿什么爷儿就说什么,爷儿告诉他爷儿的老婆不喜欢出门,女儿找同学玩去了,所以爷儿一个人在这里乘凉。后来不知道怎么聊到股票上了,爷儿炒股十多年,买卖都很随意,也没什么技术,权当个,小弟谈起来却头头是道,不知不觉就聊多了。后来爷儿还把电话号码告诉他了,说没事儿的时候多交流。和小弟第一次接触就这么简单,跟一般的陌生人相识没什么差别。

第二天,又在同一个地方,爷儿又碰到小弟了,打过招呼之后小弟突然从运动包里掏出瓶水给爷儿,爷儿推辞了一下接了,然后他自己又掏出来一瓶,爷儿当时也灵光闪了一下,心想昨天才认识,今儿怎么还给爷儿水呢,还好像特意带的。不过爷儿一大老爷们,心粗点,虽然些个小财,但是还不至于招什么歹人,要说色呢,这就不好说了,各花入各眼吧。不过爷儿活到这把年纪,沧海桑田的都经历过,以往爷儿找的和找爷儿的都是女人,所以爷就没往深了想

两个男人坐在那里也没什么说的,爷儿对股票没什么兴趣,他说的各个指标爷儿也不懂,爷儿炒股连K线都不看,反正就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胡扯。期间爷儿也问他是做什么的,收入怎么样,住哪里,家里有什么人之类的常规话题,小弟也都一一说了。那段时间鬼吹灯还火着呢,爷儿每天十来点都用手机上的收音机听鬼吹灯的广播,爷儿就问他有没有看过鬼吹灯。小弟说:“看过呀,我还有那本书呢。”爷儿说:“你看完了吗?看完了能不能借给我?”小弟突然间好像特别兴奋,说:“好啊,你明天在这里等着,我拿给你。不过是盗版的啊。”爷儿说:“无所谓,能看就行。”

第二次接触也没什么异样。

第三天晚上,爷儿有别的事情,喝酒去了,临到十点来钟爷儿才想起来小弟让爷儿在凉亭等他拿书,爷儿就给小弟发了个短信,说:“明天拿书。”小弟没回爷儿,爷儿也没当回事儿。

第四天,下雨,爷儿又没去。

第五天,爷儿去了,小弟正抱着本大厚书在凉亭里发呆呢。爷儿忙过去,陪着笑脸说:“哈哈,不好意思,这两天忙,没来。”

小弟说:“没事儿。”说着把书递给爷儿了,爷儿一接,感觉这书怎么湿乎乎的,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还问他:“怎么有点湿?”

小弟说:“我昨天被雨淋了。”

爷儿真没想到他为了本书这么尽心,倒把爷儿显得不守信了,忙说:“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害你被雨淋,改天请你喝啤酒赔个不是。”爷儿这地方有啤酒厂,夏天满大街都是喝啤酒的人,爷儿也有点酒量,请人喝啤酒跟递烟一样寻常。

没想到小弟却半笑不笑地说:“改天?改天是哪一年?”

爷儿当时心想这孩子怎么这么小性儿呢,因着这么点儿事儿还说起歪话来了。不过爷儿比他年长,脾气又厚道,也没和他一般见识,就说:“呵呵,那今天吧,公园出去就有个啤酒屋。”

到啤酒屋,我们拣了个户外的位子,要了小菜烤肉还有两扎啤酒。等酒上来,爷儿给小弟满了一杯,开玩笑说:“敬你一杯赔个不是,多喝点祛祛寒,别为了我看本书再给你冻着。”小弟说:“这儿风是有点凉,我坐你旁边吧,你胖,给我挡挡风。”哎,爷儿这一辈子就吃脾气好的亏了,爷儿说:“好啊!”

两个人喝酒,却是坐一边,爷儿当时是真的以为他怕风凉,爷儿没这方面的经验,小弟还比我小十多岁,爷儿当他是个孩子呢,也没觉得怪异。

不过喝着喝着爷儿就隐隐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了,但是不对劲在哪里爷儿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觉得和这个人一起说话别扭,好像是你说话的时候他不看你,你不说话的时候他反倒盯着你的脸。爷儿心善,不喜欢把人往坏了想,爷儿以为小弟年纪轻面子矮,和我这么一个半生不熟的叔叔在一起放不开,还没话找话跟他聊呢……

喝到一半,小弟问爷儿具体在哪里工作。爷儿说了。小弟高兴地说他自己经常接一些外包的单子,客户要发票,问我能不能帮他带到单位直接开了,免得他跑一趟。我说:“行啊,反正不费事。”小弟说:“好啊,下次可能就要麻烦你了,我要开的时候把钱和合同给你。”爷儿说:“好。”

爷儿现在一想,肠子都悔青了,感觉这一切全是爷儿自己招来的,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个人,爷儿跟他近乎什么呢?可话又说回来了,人也就是这么从不认识到认识,爷儿也没刻意怎么样。可最不应该的是,喝完了酒想结帐的时候,爷儿一掏兜,没钱!爷儿一想,这脸丢大了,嘿嘿的笑着说:“我忘带钱包了,打电话让我老婆送钱来。”

小弟冷冷地哼了一声,说:“你这是请人喝酒?拉我结伙吃霸王餐吧?要挨揍你自己挺着。”

爷儿说:“不许胡说,我换了衣服没带钱包,反正我家不远,再要两扎啤酒喝着,我打电话。”

小弟说:“我可不喝了,有点冷,我想先走了,你自己在这儿等吧。”

我心道这人怎么这样?好像不太懂事儿,不好讲出来,憋着气说:“那你先回去吧。”

小弟听我说让他先走,却哈一声笑了出来,拉了我的手,拾掇了桌上的烟和打火机,说:“走吧,走吧,我都结完帐了。”

他说结完帐了,我就猜到了,他是趁去卫生间的时候把帐结了。我当时那个心呐,哭笑不得,就觉得这小孩儿挺好玩的,也仗义。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爷儿明白了,他这哪是仗义,完全是下套,不断地接近爷儿!

爷儿在这一片儿住了半辈子,街坊邻居不少,在公园里散步的时候有时候是自己,有时候是和一个小区住的田哥,最近几年晚上的空闲时间都是这么过来的。慢慢的小弟和田哥也熟了。我一直都没觉得什么不妥,反正就是多交个朋友嘛。

有一天晚上,小弟带了件挺好看的POLO衫给爷儿,爷儿也不认识商标。把爷儿闹得一愣,爷儿上班就穿制服,下班就一白背心,结婚之后除了老婆之外还没人给爷儿买过衣服,更别说男人了。爷儿哪敢要,就说:“我哪能让你给我买衣服。”小弟说他是在网上搞特价活动的时候买的,买大了,特价的衣服人家不退换。

爷儿说:“不行,不行,那也不行,你给你家人或者同事吧。”

小弟说:“我家里人也都穿不了这么大的。”

爷儿说:“那你朋友呢?”

小弟反问爷儿:“你不是我朋友?”

爷儿就信以为真了,拿着衣服比量了一下,好像还能合身,颜色爷儿也喜欢,爷儿问他多少钱,算他帮爷儿买的,爷儿给他钱。

小弟说:“我又不是服装贩子。”

爷儿笨嘴拙舌也说不过他,勉为其难就收了。那时候田哥还在呢,田哥说爷儿拣便宜了,还和小弟开玩笑说什么时候买小了也送他一件。早知道是这样,这便宜让田哥拣去该多好。爷儿把衣服拿回家给老婆看,老婆也说好,爷儿还穿上照镜子臭美了一下。爷儿怎么就这么不知死活呢?偏偏爷儿还是个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性情,寻思自己年纪比小弟大,在这里根基比小弟深,反倒是小弟借给爷儿书,请爷儿喝酒,还给了爷儿件衣服,爷儿多少就有点过意不去了,心里想找机会也还还小弟的人情。爷儿就巴巴地问小弟什么时候要开发票,小弟却说让我放心,少不得要麻烦我。爷儿要请他喝酒,他推说最近吃胃药呢,烟都不抽了。爷儿想反正不远住着,交往的日子长着呢,少不得能帮衬着他。

隔了几天,快到周末,爷儿心血来潮想去钓鱼,刚好爷儿有个亲戚是个渔民,有机动小船,爷儿就问田哥要不要去,能出海,顺便请小弟去玩。田哥答应了,爷儿又叫了小弟。

出发的时候爷儿让小弟和田哥坐后面,小弟偏要坐我旁边。到了海上,三个人都很愉快,小弟第一次坐这种小船,好奇得不得了。不过海上太阳毒,热得爷儿都快挥发了。爷儿和田哥就脱了上衣,只穿了一条短裤。小弟倒捂得严实,长衣长裤的。爷儿说:“你不脱了就得长痱子。”小弟说:“捂着比晒着好。”又笑着看了爷儿的身体一会儿,接着说:“你怎么长得这么壮实?”爷儿还犯贱地挺了挺身给他看,说:“现在不行了,胖了。”

结果还真被小弟说对了,钓完鱼回去,爷儿晒得浑身通红,冲过水之后后背和胳膊都起皮了,用手指一按还疼。

晚上爷儿碰到小弟,又主动把衣服撩起来给他看,爷儿说:“你瞅瞅,晒得跟熟螃蟹一样。”小弟就在爷儿身后贴着爷儿,现在想来,真要吐了,简直是做那事儿的姿势。小弟看了半天才一惊一乍地说:“啊?这么严重?你擦没擦药?”爷儿一边往下放衣服一边说:“老爷们儿哪儿那么矫情,晒晒就擦药?”小弟说:“再让我看看。”说完掀起爷儿的衣服用手指按了爷儿的后腰一下,爷儿一吃疼,忍不住哎呦一声。

小弟说:“你看都这样了还不擦药?你等着,我去药店给你买。”

爷儿说:“买什么药啊,犯不上,我老婆都说过两天就好了,你倒上心。”

小弟也没听我说话,噌噌就跑了。没过一会儿,拿了好几盒药回来了,告诉爷儿哪个是吃的哪个是擦的。说实话,爷儿当时心里一热,还挺感动的,忙问他多少钱。小弟说都是普通的药,几块钱。爷儿也明白,他是不想让爷儿还他钱,现在哪有几块钱的药。不过爷儿觉得人家一片好心,爷儿死乞白赖非要给他钱倒外道了。可是爷儿的心理也更别扭了,当时还没觉得小弟有什么问题,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人的热情太过了,让爷儿腻歪。

再后来,爷儿照常上班下班喝酒吃饭,没别的事儿,小弟也没献什么殷勤,爷儿感觉就舒坦了。小弟偶尔也会拿钱和合同还有身份证给爷儿,让爷儿顺便开一些小额发票给他,一来一往的,关系越发密切了。

直到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呐……

爷儿原本就喜欢交个朋结个友的,前些年还喜欢打个麻将,经常招些个人到家里热乎,后来老婆有意见,骂了爷儿几次,刚好楼下有个套一的房子出售,爷儿一赌气就买下来了,置备了些东西,喝酒抽烟打牌都在下边儿,孩子换了新电脑之后爷儿把旧电脑也搁在下边儿了。其实爷儿不怎么喜欢上网,上网也是斗地主多一些,偶尔看看新闻,现在的网站上净些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图,爷儿有几次经受不住诱惑,点来点去,越点越激动,点到最后就中毒了,搞得爷儿一上网就自动往出跑黄图。爷儿好不容易抹下脸请朋友帮重装了电脑系统,之后就更不太上网了。

爷儿随口把这个事情和小弟说了,但是爷儿没说爷儿看黄图了,爷儿只说上网的话电脑容易中毒。小弟一脸坏笑,小声问我:“你是不是上黄色网站了?”

爷儿一惊,问:“呃……你怎么知道?”

小弟说:“不上黄色网站想中毒都难,没看出来你年纪不小,闲心也挺大。”说完还拍了爷儿的肚子一下。

爷儿不屑地说:“男人看看这个还不正常?”

小弟说:“正常啊!我有正版的杀毒软件,明天晚上我拷贝过来给你装一个。”

爷儿又不懂杀毒软件到底能杀啥,更不知道正版和盗版有什么差别,听着就觉得正版比盗版好,爷儿就说:“好啊,你明天晚上别忘了。”

谁知天公也跟着起哄,第二天晚上竟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不过小弟还是来了。帮爷儿装完了杀毒软件,爷儿还不知死活地说:“有没有什么好看的网站,你年轻,知道的多,帮我上几个。”小弟犹豫了一下,说:“我还真不知道呢。”他这是坑爷儿呢,他哪是不知道?他是不知道男女的网站,他知道的都是男男的网站!怪不得他犹豫一下,他是怕一下暴露出来被爷儿踹死。

爷儿一看没什么好玩的东西看,装了杀毒软件也没用,外边雨还不停,小弟也没要走的意思,爷儿就说:“那你教我怎么看股票K线吧,我也研究研究。”小弟一听又来劲了,帮爷儿装软件,伏在爷儿背后告诉爷儿这个指标那个指标,又告诉我一些选股指标,背离什么的,把爷儿听得云里雾里,最后什么也没记住。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雨更大了,还打雷,爷儿一看这不行啊,得把人家送回去啊,爷儿就说:“我开车送你回去吧,你明天还得上班。”

小弟说:“没事儿,十点半之前到公司就可以,回去也没意思。”

爷儿本来就是好客的人,更何况小弟对爷儿一直都挺好的,爷儿也不是赶他走的意思,是真的怕耽误他明天上班。爷儿看他不愿意走,那就呆着呗,爷儿以前也不是没和男性朋友独处过,三两知己秉烛夜谈,也是人生快事。爷儿稍微年轻点的时候,和几个男同事同学挤一张床睡也是有过。爷儿说:“那你就在这儿住吧,卫生间有热水,洗脸台抽屉里有新牙刷,说一会儿话我就上去了,别耽误你睡觉。”

小弟说:“我到生地方睡不着,多聊会儿。”

我不好扫他的兴,只好打电话给老婆说我在下边儿,晚点上去。聊着聊着,爷儿有点累了,一米八的大床,爷儿靠边儿就躺下了,小弟坐在电脑前一边上网一边和爷儿说话。爷儿平常十一点之前就呼噜了,到点儿就犯困,说着说着就迷糊过去了。睡了一会儿,爷儿就听到身旁窸窣作响,爷儿睁开眼睛一看,小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电脑关掉了,不过灯还开着,正后背对着我脱外衣呢。我忙说:“啊?我睡着了……你要睡了?那我上去了。”

小弟头也没回,说:“都半夜一点多了,你别上去了,再吵醒了嫂子和小孩儿。”

爷儿当时脑袋都睡糊涂了,就觉得他说得有理。脑袋一歪,又要睡着了。小弟说:“你不脱衣服啊?”爷儿就傻乎乎的把外套就扒下去了,光着个膀子,万幸,内裤没脱……

天气热,一条毯子爷儿只盖了个角遮了肚皮,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爷儿就感觉越睡越乏,醒了醒神爷儿才觉出来,小弟竟然贴在爷儿旁边,一只手还搭在爷儿的肚子上。可爷儿太纯洁了,心里还嘀咕说这孩子睡觉怎么这么不老实呢?爷儿就把小弟的手轻轻拿下去,自己又往床边挪了挪。没料想,爷儿还没等再睡着呢,小弟迷迷瞪瞪不知不觉地又挤过来了。爷儿一想,这不能够啊,爷儿再往边上去就掉床下去了。

然后纯洁的爷儿,产生了一个纯洁的想法,爷儿想既然他喜欢睡这边,爷儿就去那边睡好了,干脆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他身上翻过去算了。结果这个举动一点也不纯洁,爷儿刚慢慢把一条胳膊一条腿从小弟身上伸过去,小弟突然一把推在爷儿的**脯上,把爷儿吓得连忙侧身,一个骨碌就翻过去了。

还没等爷儿说话,小弟倒打一耙,问我:“你干什么?”

爷儿说:“我?是你一直挤我。”

小弟含糊着答应了一句,说:“我睡觉爱翻身。”

爷儿惊魂甫定,没想到小弟觉这么轻,爷儿躺在那里还自责呢,心想人家在这儿过一夜还差点儿让我给吓着。

没文化,真可怕啊。爷儿就吃了没文化的苦头,也怪爷儿自己不知道上进,不关心人文社科的发展,爷儿虽然一直知道同性恋这么个玩意儿,可爷儿一直以为同性恋距离爷儿应该非常非常的遥远,至少在美国那边儿,反正爷儿没觉得爷儿身边会有同性恋。别人如果提起同性恋,爷儿只会想到一个不男不女的形象,娘娘腔,爱穿花衣裳。可小弟的外貌和装束也不像女人的。你说就爷儿这种对世界的认知水平怎么可能想到小弟会是同性恋呢……所以就算小弟在睡觉的时候摸了爷儿,爷儿也没怎么在意,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甚至……爷儿还把小弟带到家里去了,为爷儿的命运埋下了祸根……

因为小孩儿上了高中,数学成绩一直不太好,爷儿就想给小孩请个家教,挑来挑去,不是爷儿不满意就是小孩儿不满意,后来爷儿脑袋进水,想起来小弟是武汉一所还不错的工科学校毕业的,爷儿就问小弟,问他最近工作忙不忙,除了玩的时间还没有空闲时间,有个朋友想找个人给孩子辅导一下数学。爷儿怕直接说是爷儿要找他,他不好意思推辞,要多少钱也不好意思张口。

没想到小弟说没时间,也不愿意做这个兼职。你说不做就不做呗,还废话连篇,最后说到世界上最简洁的艺术就是数学,世界的本质就是数学的。爷儿对任何事情都不愿意上升到哲学层面,爷儿就随口说:“这个世界的本质是数字的,因为钞票上都印着数字。”不过爷儿因为小弟不答应,爷儿也没什么兴致,开个玩笑也无精打采的。

小弟见爷儿这么落寞,张口就问:“是不是你的小孩儿?”

爷儿一看被小弟猜中了,爷儿就没说话。

小弟推了我的肩膀一下,说:“要是你的小孩儿我就帮你辅导辅导吧,不要钱,管饭就行。”

爷儿说:“那怎么行?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

小弟说:“怎么不行,我一天里最犯愁的就是吃什么,出去吃怕不干净,自己做又太麻烦。”

爷儿回家就跟老婆说了,老婆还开心得不得了,她本知道我和小弟相与甚好,说不过是添双筷子而已。老天呐,为什么我们两口子都这么无知!

小弟每天下班都到爷儿家里来吃晚饭,一开始爷儿还担心一个陌生人出现在餐桌上会导致家庭的氛围很尴尬,可几天过去之后爷儿发现不但没尴尬,还融洽了许多,缘由是平时三口人吃饭,就是开着电视,电视里放的多数是小孩儿爱看的节目,一些分不出性别的明星,跳的爷儿看不懂,唱的爷儿也听不懂,小弟来了之后,边吃边和小孩儿讨论这个是谁那个是谁,搞得好像他们的亲戚一样。吃完了饭,小弟就帮小孩儿做一下习题,基本上是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难得的是,小弟总是客客气气的,还经常带一些新鲜的瓜果蔬菜回来,弄得爷儿非常不好意思,可一说不让他买了,他就说不让买就不来了。

来的次数多了,免不得碰到邻居,邻居问客气家里来亲戚了?爷儿就说是表弟。现在表弟都快成来路不明的可疑分子的代名词了。

这么持续了大概一个月,小孩儿测验考试的成绩还真提高了不少。爷儿很高兴,跟老婆说找时间请小弟出去小小庆贺一下,老婆同意了,爷儿就去问小弟想吃什么。小弟说没什么想吃的,平时即使出去吃饭也是应个景,因为大多数饭店的厨房都不干净,一想就没胃口。爷儿说那咋办?让你嫂子在家做?

小弟想了想,说:“好久没有游泳了,我们去海水浴场游泳吧。”爷儿说好。

结果赶上我们有时间别人也有时间,去了海水浴场一看,浅水区人挤人,跟下饺子一样,老婆和小孩儿一看这阵势,都不游了。爷儿和小弟换了游泳裤,游到警戒线又游了回来,换游泳裤的时候爷儿一直都背对小弟,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偷看爷儿,回来冲水就不一样了,需要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儿,爷儿本来是想用清水冲冲就可以了,小弟却拿了沐浴露让爷儿帮他洗后背。爷儿多无邪啊,爷儿边给他洗还边说:“你得多晒晒,白得像个女孩子。”爷儿真为这种话汗颜呐!

爷儿给小弟洗完,小弟又要给爷儿洗,爷儿想反正有沐浴露,就洗干净点吧,爷儿就弓着腰让小弟在后背上抹上抹下的。淋浴间里的人都是很快洗完就走,经常出现没人的空档,爷儿问了小弟好几次洗完了没有,小弟都说马上。洗着洗着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两个人轮流搓背,肯定只搓本人够不到的位置,可是小弟越搓越往下,都快抹到我的P股了。

爷儿心中暗道不好,刚要直腰……

小弟的手突然从后面滑到前面,一把握住爷儿的那里!爷儿一惊,猛地转身,用肘部往后一撞,正好撞在小弟的心口,地上全是泡沫,很滑,直接把小弟撞得四脚朝天翻到在地上,脑袋也磕到瓷砖上了。爷儿想这下坏了,反应过度了,忙把小弟拽起来,抬手去摸他后脑勺,问他:“磕没磕坏?”小弟没说话,估计是疼的,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爷儿又说:“你瞎闹什么呀,没大没小的。”

换了衣服出去,小弟眼睛还是红的,爷儿还抬着右手给他揉后脑勺,爷儿摸出来后面磕出来一个包。老婆看到我们这个姿态,问爷儿怎么了?爷儿说洗澡的时候胡闹,被爷儿给推倒了。老婆还训爷儿,说:“你膀大腰圆的,下手没轻没重的,浴室里那么滑,他能经得住你推吗?”

爷儿当时都无语了,又不能说为什么推他,只是心里想:“你先生的那个都被人摸了,你还在这里鬼叫。”

老婆赌气地把爷儿的手打开,自己拨开小弟的头发,看磕没磕破,问小弟头晕不晕,别磕出脑震荡来。小弟嘻嘻地笑了笑,说:“又不是西瓜,哪就那么容易磕坏了。”说完用手背敲了一下爷儿的肚子,或者说是敲了一下肚子下面接近那个的部位。就是那个时候,爷儿还是没想到小弟是同性恋,男人和男人之间胡闹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所以,爷儿觉得爷儿没办法接受同性恋,因为爷儿不知道是应该把同性恋当作男人还是当作女人,爷儿不愿意和一个同性恋呆在一个男浴室里,但是爷儿更不能把他赶到女浴室去……

爷儿被拍了肚子,还恬着脸哄小弟,说:“你提前也不知会一声,我都没心理准备!”

哎……这一句话,一下表错情了!

从海水浴场出来,吃了顿朝鲜料理,开车回家。

因为游泳之后感觉非常累,特别想睡觉,爷儿就和小弟到楼下的房子,老婆和小孩儿上去了。当时爷儿也并非没有任何一点的心理芥蒂,可一来怕吵,二来下边有床和沙发,要躺也可以分开躺着,不过是打个盹而已。进屋之后爷儿开了空调就歪到了沙发上,小弟说:“空调正好吹到床上,我怕感冒,你床上躺着吧,我要是困了好躺沙发。”爷儿傻乎乎地就脱了衬衫睡到床上去了。

睡了一会儿,察觉到床上爬上来一个人。爷儿还寻思,肯定是小弟觉得这里凉快,跑过来吹风了。爷儿刚刚想到这里,肚子就被一只胳膊搂住了。

电光火石之间,爷儿有点明白了,并不是明白小弟是同性恋了,只是明白了这个举动是对爷儿的侮辱,爷儿心里泛起了恶心和生气。爷儿就握着小弟的手腕想把他的手拿开……可是……可是……小弟这次连装睡都没装,一直抗拒着爷儿的力量,爷儿越用力他搂的越紧。爷儿出离愤怒了,刚一耸肩想坐起来,小弟却比我更快的翻过身压在爷儿的肩膀上,充满了肉欲地亲着爷儿的脸颊。这是出其不意啊,爷儿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然一下亲到了爷儿的嘴唇。呃……

查看更多短篇同性恋纪实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