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同志小说《小圈儿在北京》(4)

2014-02-09 21:45:51 作者: 阅读:

第4章

大圈儿果然回来了,还要在家组织party。这对于刚刚被甩百无聊赖的我再合适不过了,所以他要我去的时候,我不加思索就答应了,虽然我连他邀请了什么人都不知道。

周末的晚上我来到大圈的家里,看着一屋子不认识的人,我有点后悔,外面凉风习习的多舒服啊,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站着,像块石头一样。

我闷闷的喝着朗姆酒加可乐,这是我最喜欢的酒,做法很简单,一半朗姆一半可乐加上冰块,在某些酒吧里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自由古巴”。

大圈走过来,问我:“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少啊?”

他一张口就一股酒气冲出来,他还是喝vodkaorange,就是伏特加兑橙汁。

“你看,那边那个是,他是我在巴黎认识的,还不错吧?”大圈开始向我介绍起屋子里的人。这年头说话还真省口水,一个“是”字,什么都明白了。

“看到那个法国人没?他们曾经在一起,后来分了,鬼子交了个女朋友,中国人,就那边那个,”大圈继续说,“那女的上一个男友是个中国人,你看见那边那个高个儿了吗?是她上任男友的男友……”

不知道和喝多了还是热晕了,我已经不能正确理解大圈的话了,感觉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大圈就像那个黑桃Q。

“现在隆重介绍,我的女朋友。”大圈很开心的说着,拉了一个很妖艳的女子到我面前。黑桃Q居然会有女朋友?我一个没忍住一口酒就喷在了她脸上。

大圈赶忙拉她去一边找面纸,然后偷偷凑到我耳边说,其实他女朋友喜欢的是刚才那个女孩子。

这一屋子混乱的取向和关系我算是弄不明白了,比红楼梦还复杂。

“我去阳台上吹吹风。”我和大圈说。

“怎么了,不开心啊?我的朋友里有没有看中的啊?我帮你介绍啊。”

我无奈地摇摇头。

“你要求也太高了吧,诶,等会还有一个大帅哥要来,人家可是钻石王老五啊,把握机会啊。”

我看着大圈,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刚进来看见他的时候,简直不感相信是他,还以为是D&G的童装模特,他浑身上下一水的D&G logo晃得我眼晕,但他一开口我就知道是他没错,永远是那么乐天的语气,坚持着如此肤浅的东西,但说出来的句句都让人感觉像真理。

“别闷啦,玩游戏。”大圈把我拉回屋里,召集大家,所有人散发出的荷尔蒙气息告诉我,又一场情色暗示开始了。

大圈拿出盒Twister,其实很简单,就一张大纸上面画满了各种颜色的圈圈,然后有一个画满各种彩条的转盘,转动上面的指针,指到哪种颜色,就把四肢中的一肢放在相应颜色的圈里,最后就会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谁先无法完成动作,谁就输了。

其实输赢一点都不重要,因为是两个人玩的,两个人如果能摆出一些有暗示意味的姿势,那才是众人尖叫的时候。

这种游戏大圈自然首当其冲,和那个高个子帅哥玩得正high,两个人已经摆好了“吹萧”的姿势,众人在旁边满脸红光地嬉笑着,想像着画面之外的事情,他的电话忽然响了。

大圈说要去接个人,让我替他一会。大家都跟着起哄,我实在拗不过,借着酒劲儿,大胆地把自己的头放到了帅哥性感的大腿之间,当然没有彻底贴上去,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大圈接人回来了,那人进了门,什么话也不说,就跟门口傻呆着。我从帅哥的大腿之间抬起头看了看他,发现他很惊诧地样子,下巴似乎要掉到地板上,小脸红扑扑的跟喝了酒似的。

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

等我记起来的时候,我想,完了,我这副姿势怎么就让他给看见了呢?好在我喝了酒脸已经红得和猴子P股一样了,大家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上天怎么这么公平啊?一报还一报啊。这世界也太小了吧?这玩笑开大发了吧?这不是公车上、咖啡馆里的那个人吗?

我们不再参与众人的哄闹,在角落里聊着天,很有默契地不提以前见面的事情,像两个纯情少男一样顾左右而言他。我想,北京有一千三百万人口,偏偏总是和他不期而遇,天意啊,缘分啊!

从大圈儿口中我知道,他叫周文,他们在巴黎认识的,他在北外念的法语,他是Gay,他还没有男朋友……我忽然非常感谢大圈儿的八卦。北京还有多少帅气、身材匀称的单身同志呢?所以我迅速把电话号码留给了他。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等待电话中度过,这滋味真是不好受,总是忍不住问自己一大堆问题:他为什么还没有打过来呢?是他根本对我就没兴趣吗?可能吧,上次在咖啡馆他就逃跑了。那他为什么还和我聊那么开心?不想和我说话就不要说啊,而且他的眼神看起来也不一样,他应该有点意思的吧?或者我把号码写错了?少写了一位?我可以找大圈儿要他的号码啊,不过那样会不会显得我太猴急了?

我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的Gaydar,但在关键时刻又充满怀疑,永远是这样的进退两难。

忽然间我所有的问题似乎都要有答案了,因为电话响了。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起来,却不是他,是小磊。

他说他马上就要随家人一起去加拿大了,明天的飞机,打电话和我告个别。

我的过去已经要远渡重洋,我的未来还没有给我打电话。世界一下子显得那么地空洞无聊,我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躺下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第一个问题,我要不要去机场送送小磊?说实话,这个问题冒出来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惊讶,他对你都已经那样了,你还想干什么啊?但有些人明知道不能想还是要想,有些事明知道没意义还是会去做。也许真的爱一个人的时候,我们都有点受虐狂的倾向。

我决定去机场,但不让小磊知道,偷偷地看着他远去。搁以前我绝想不到自己会沦落到这份上,我就远远地躲在机场的人潮中,看者他们一家四口多么亲切和睦。他旁边的她还是那么漂亮,就像喜宴的那天一样。我忽然觉得他们其实很般配。这世界上永远有些人比你好,比你强,让你感觉自己那么糟糕,那么渺小。

他们一家人走向安检口,我没有冲上去,小磊也没有回头张望。一切就这么结束了。我忽然感觉手脚发麻,一定是空调开得太大了。

我想找个地方坐一会,就在机场咖啡厅找了个座位,看着匆忙经过的人群和百无聊赖等待着飞机起飞的旅客,忽然想到,也许我和小磊真的不适合呢?他最终还是向传统低了头,而我需要一个能和我一起向现实挑战的同伴。

电话又响了,是老大,他刚拿了上班之后的第一份工资,要请我吃饭。我想,也许找到一生相伴的人非常的困难,但有好朋友陪伴在身边,也已经足够幸福了。我微笑着起身走出咖啡馆,走出熙熙攘攘的机场大厅,炽热的阳光照了过来,一个帅哥开着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这年头连开出租的也这么帅。我不禁有点忿忿然,北京那么多帅哥,为什么老天就不能赐给我一个?想着想着我就上了帅哥的车。帅哥倒是很沉默,一路上居然都没有和我说话,北京又帅又沉默的出租车司机还真少见。

我直奔北交大附近的那家郭林,老大早就在等着我了。我依旧点了我最爱的水煮鱼,一边吃一边听老大说他上班的事儿。

老大说,上班后的生活就像被强奸,第一次听到这话觉得那么粗俗,可现在觉得那么贴切。这是一个缓慢而痛苦的过程,你就算有自己的意志,也没有反抗的能力。

我一边听老大说着,一边算计着自己还有一周也要上班了,那样循规蹈矩的生活,自己能适应吗?在被强奸之前,是不是应该最后疯狂一把?

“时间上是紧张了,不过经济上可宽松多了。”老大一边说一边美滋滋地喝了一口啤酒。

老大工作的地方不是什么著名的外企,而是体现国家主权的部门。

我把最后一片水煮鱼从老大碗里抢过来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这段时间下来我都不敢再接陌生电话了,怕又出什么乱子。

那边说明他是谁的时候,我确实又乱了,是我一直在等的,周文。他约我吃饭,但我已经在吃饭了。于是他约我饭后去酒吧。我答应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老大面前和他打电话居然会感觉尴尬,幸亏吃水煮鱼吃得脸通红,脸上看不出来什么。

“哟,这么快又有新的目标啦?”老大沉着脸,难道是因为我抢了最后一片水煮鱼?“行了,吃完了吧,诶,服务员,结帐。”老大好像真的有点生气。

“看你说的,什么目标啊,就是一个朋友,晚上约我出去玩玩。”

老大也不说什么了,结完帐径直往门口走,拦了辆车就往里钻,都不带理我的。可他钻进去了又钻出来,对我说:“你别好了伤疤忘了痛。”

看着老大坐车绝尘而去,我都被弄糊涂了,这演的是哪一出啊?

我也打了辆车,去和周文约好的酒吧。在车上看着北京的夜晚五彩的霓虹,又有点伤感起来。难道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摆脱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是开始另一段感情?其实老大说的不对,我的伤疤还没好呢。那这个周文是会拂平我的旧伤口呢,还是给我另外一道伤疤?

期待这么久的第一次约会,不应该想那么多。车子渐渐接近目的地,世界变得不一样起来,如此的快乐而妖娆。一瞬间我像来到了欧洲的某个小国,北京大商场里的那些时装似乎落后了20年。

车停在酒吧门口,我来得稍早了点,酒吧里没什么人,但我要等的那个人,却已经在等我了。

“这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吧?”我在他对面坐下,笑着说道。

“是吧。”他低着头,很羞涩的样子。

哟,丫还跟我装纯情,我一边想,一边看他帅气的脸,匀称的身材,忍住自己把生米煮成熟饭的想法。通过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我知道丫居然是搞艺术的,住在大山子那边。我们交换了住址,并再次确认了对方的电话号码,看来我们真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酒吧里,某品牌的啤酒正在进行推广活动,无数穿着性感的帅哥手拿广告在坐位间穿梭着,我吸了一口面前的冰橙汁,心想这一躺没白来,看了看表,都已经快十二点了,我住的地方十二点电梯就停了,我住15楼,要命啊,于是说:“不早了,我们走吧。”

“这还没到12点呢,着什么急啊。”没想到这时候他倒不羞涩了。

“我那儿的电梯12点就停了,晚了我就要爬楼了。”

“哦,这样啊,那我们走吧。”

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低着头说:“要不,你去我那里住一个晚上吧。”

酒吧闪烁的霓虹映着他的轮廓分明的脸,一切都显得那么诱惑。我想现在回去也差不多要爬楼了,反正都是体力活,去吧。我的心里没有两个声音在斗争,就这一个声音催着我往前走,但我怎么都迈不动步子,我还真不习惯第一次约会就去别人家里,搞得和419似的。

他倒是动作很快的打了一辆车,自己坐进了前坐,招呼我上去。我还能说什么呢?一个帅哥在向我招手,我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我回头看了一眼酒吧的招牌,为了以后也能在同志BBS上用身体写作,我就豁出去了,牺牲这一回吧,于是就上了车。

出租车向我从来没去过的地方驶去,我感到一种未知的诱惑和紧张,心扑通扑通地跳着。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有一条短信,我刚想看,手机就没电了,自动关机了。这下好了,彻底和外界断绝联系了,万一出个什么事都没办法报警。我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人会有急事找我。

车继续往北京的东北方向驶去,我忽然发现周文正从后视镜里偷偷地看我,很漂亮的眼睛。我们的眼神交错,但却一闪而过,也许我们都不确定这个晚上会发生什么。路灯的光划出一道道亮线,我和他都沉默着。

我还真不习惯第一次和人见面就上床,感觉和出来卖的一样。但我和周文已经见过很多次了,这就不能算是第一次见面了。我躺在周文家的大床上,拼命想说服自己。

夜晚总是让人意乱情迷,所以我们在晚上Z爱,看不清楚才有想像的余地,有想像的余地才能直冲云霄。有时候我想,Z爱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技巧吗?刺激吗?如果是这些,那为什么我们对某一个特定的人的欲望总是更强烈些?难道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想像力?一直和我们Z爱的,不过是我们梦想的完美情人?

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估计昨天晚上兴奋过头了,还没缓过劲儿,但早晨的阳光已经把一切照得清清楚楚。我看着周文Loft式的家,大大的落地窗,简洁的家具摆设,还有些奇怪但有趣的小摆设。夜晚当然可以找帅哥Z爱,让自己感觉舒畅;但一定要记住要找一个有钱的帅哥,以便你白天在他家醒来的时候感觉更舒畅。

我还在床上感慨着自己终于傍上一大款,然后就看到我梦想中的完美情人穿着浴袍从卫生间走出来,我就一下子体会到什么是美梦成真,那种理想和现实合二为一的快乐。

“你洗澡吗?”

“哦,你洗过了?”

“嗯,去洗吧,一身汗就睡了。”说到这儿他居然脸红了。

“好,我洗澡,你不要偷看哦。”说完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的可以。

他没有什么反应,我走到浴室门前,又回头看着他笑了一下。他始终低着头,我算是服了。看来这家伙无论干过多少人次,始终都像个处一样。

我一走进浴室就开始感叹傍大款的好处,他的浴室比我的卧室还大。一直到我走出浴室,看见他站在门口。

“说了不许偷看的!”

他咽了一下口水,忽然说:“茶还是咖啡?我去泡。”然后迅速地逃向厨房。

我也没说我要喝什么啊,我觉得他的处都是装出来的,都不知道是几手货了。但人和电脑不一样,二手电脑只会贬值,二手的人嘛,经验丰富哦!

我感叹着,北京城里这么好的单身、帅气、健壮、勇猛、有钱的同志都被我找到了,我怎么就这么伟大呢?

他泡的咖啡很好喝,他的厨房里还有无数种的花草茶,放在透明的玻璃瓶里。我开始觉得用大款这样的词形容他不太合适,应该说是小资,不,应该是大资。

两个男人在漂亮的公寓里度过了纯情的一天,我觉得这至少表明我们不是419。但在别人的家里吃过、喝过、睡过之后,我忽然开始想念自己的小窝,我对他说:“文~~~~,我想回家。”注意,那个“文”字的尾音一定要拖得悠扬婉转。周文端着咖啡壶差点没倒下,他转过头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我,过了一会说:“那我送你回去吧。”

当他从车库里开出那辆黄色的甲克虫的时候,我简直要惊呼了,天啊,我前些日子的倒霉终于换来了今天的幸福吗?我正像小姑娘似的陶醉在童话里,周文开到我的面前,问我:“会开车吗?”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是在一个后现代的成人童话中,公主骑马狂奔而王子在后面做羞涩状。

最后还是周文开的车,因为我确实连方向盘都没有摸过。周文说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开车,尤其在北京,所以尽量打车甚至坐公车,反正在这个城市里也没多少人认识他。我想,幸亏他不喜欢开车,不然我到哪里邂逅这样的钻石王老五啊!

周文把我放在楼下,就开车回去了。我上楼,开门,进屋,有一点兴奋,有一点疲累,又有一点安心。我把手机插上充电器,开机,然后就看手机发疯一样地又是响铃又是振动,忙乎了好一阵,等它停下来,我拿起来一看,靠,是不是有人帮我登了征友广告了,14条新消息!

14条消息里没几条靠谱的,尽是些倒卖-炸药黑-车手-枪的广告,要不就是卖打折机票的,再有就是中国移动自己的广告,什么攒积分送话费之类的。就这种服务质量,还好意思发广告。我真想去投诉中国移动,老子成天给你们做贡献,你们把老子当垃圾场是吧。看着这些垃圾短信我就生气,一生气我就想把它们都删了,于是差一点把老大的消息也给删了。

老大发了两条,先说周末加班,不能和我去打网球了,又发了一条说,你怎么关机了,想着点后天要上班了。

他不提醒我还真忘了,明天我要去上班了。

当我捣哧得人模狗样出现在老板办公室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这样一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少年就此成为上班族了?我在约定的时间出现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等待着大Boss的出现。

一个美女走到写字台后面坐下,她说:“你是张驰吧?以后就在我这里干活儿啦……”

她下面的话我全部没有听到,因为我觉得这不太真实。我想像中,这种国有大型机构的头,肯定是一个獐头鼠目、油光满面、大腹便便,皮带系到肋骨上的猥琐男。虽然我对美女的兴趣仅限于审美需求吧,但不管男的女的,美的总是好的。

美女要带我去认识一下我的同事们,一个个陌生的脸庞出现在我面前,一个个陌生的名字在我耳边闪过,可我就是不能一一对应起来。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技能,可我当时哪里想得到,我当时想的和所有刚工作的同志们想得一样,同事中有没有帅哥?有没有啊?

当我看到小悦的时候,我的问题就变成了:有大帅哥怎么办?大帅哥是同志怎么办?我已经和大帅哥同志睡过了怎么办?

查看更多纪实同志小说北京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