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男男同爱故事:部队情史(2)

2019-04-11 21:19:52 作者: 阅读:

我心里一疙瘩,其实我睡的倒不是冷,就是难受。。。那枕头又小,也没得抱。

看我默不作声。

班长:“把我大衣盖在你床上吧。”

到这里其实没有多少的情色成分,主要因为当时的我木讷,刚进部队哪敢造次,我未免也太不识抬举了,我还想好好混。

晚上,我睡的地方是最角落的,通铺,熄灯后,班长副班长一般都有哨要上,对这个我们很是羡慕有感觉不可思议,北京的冬天可不是闹着玩的,多冷,人得去外面巡逻,羡慕的是他们可以走来走去,这好像一种特权,因为我们做不了而变的奢望,其实当你要上哨的时候真的那个苦。。只有自己知道。

朦朦胧胧中,我感觉好像有人在动我的被子,我这个人蛮缺乏安全感的,这也可能是造就我是小受的其中一个原因,于是别人动我被子,我自然是知晓,我开始还以为是睡在隔壁的战友来拉我被子,我使劲的往里拉了拉被子。

班长:“你醒啦?”

我:“怎么是你。。。班长。。你这么晚没睡啊。”

班长:“嘘!!我刚下哨,有点冷,进来窝会。”

说着班长利落的进了我的被窝,一个杯子2个大衣就这样两个人裹在了一起。

我面向班长,班长面向着我,两个人傻傻一笑,我又往前靠了靠,鼻子与鼻子之间好像蜻蜓点水般若离若离。

班长本身就是一个帅哥,加上进入部队也有些日子了,还没解决,实在是有些欲火焚身的感觉,是以班长这样,我露出了难得的小受本性,班长好像也老夫老妻一样的,伸出手把我往他的怀里挤了挤,就这样我的身子触碰到了他的身子,我睡意全无,整个人在感受班长的体温,班长的脸庞轻轻的擦过我的脸庞,小胡渣触过脸颊的时候我的身体抖了抖,想要脱离,班长的手此时紧了一紧,固定住我。

班长:“睡吧,昊昊。”

我哪里睡得着,整个心不是小鹿,是大象在奔跑,不过我似乎也有感觉到班长的那稳健平和的心跳,安抚着我悸动狂乱的心。

我整个人一动都不敢动,我这是怎么了,平时怎么也是自喻色狼级的教父人物,可真正实战这般拉不出手?

浑浑噩噩的天人交战之中,我睡着了,迎接我的是起床的哨音,我起床的是很班长不在我身边了,只是那男性的气息好像萦绕着我整个圈子,我看看班长,他也在看我笑,难道难道班长也是GAY?

可班长怎么就只抱着我,什么其他都没发生。

(3)我和班长一直没有越界,我们也不像你们想的会有多缠绵,也并非每一天晚上都是会过来陪我睡,我潜意识也是不想曝露自己是一个GAY,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向人坦白,也从来也想过在部队里会有如何如何的艳遇。

不置可否,班长对我是照顾有加,在训练一道上我承认我是丢脸到死,我四肢不僵硬,但是从小我就没什么锻炼的,而且我进部队精神还是没提高到吃苦,不怕累的精神,那什么军姿,别人挺胸收腹,双手紧贴的,我是完全糊弄,整个人就在那,班长夸别人胸脯大,站的好,让别人当标兵,别人那个起劲,那个比拼,我真的汗颜,我倒是淡泊名利类型的,照样偷懒。

我们训练的地方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操场,蓝天白天倒影下,那些伫立的古木参天,别有一番气概,第一次见到这个操场,顿生豪迈之情,热血男儿精忠报国等字眼略一浮现。

一男子登台,简单的说了一下训练的内容,然后各队全部散开训练。

整齐划一的步伐响彻整个云霄,尘土随着那动人的步伐声飘逸空中,我们一列站定,班长出列,响亮的报数声,人人精神抖擞,豪气冲天,那些稚嫩的脸上不再是嬉皮笑脸,如大敌来临,训练,就是如此。

训练休息的时候,因为是寒冷的冬天,我们都会组织下小游戏来活动身体,如幼稚的丢手绢之类。

在训练场上大家都分散,也都俨然换了一个人,不会像平时那般嘻嘻哈哈的笑着,毕竟领导在上面,样子还是得做足。

除了训练就是枯燥的教育,而我们入伍相当于传销一样,一开始也是先给你洗脑,坚决不做逃兵!!

教育是在一个很狭小的房子里,一个班大概有12个人,有12个班级,人很多,很挤,一般情况下是一个班一纵队,以前学校是由矮到高,现在都是由高到矮,很多班长都是躲在了后面,而我也躲到了后面。

前面坐的挺宽敞,后面就挤了,有一次照常的教育,我后面坐的是11班的班长,姓肖,名海。前面可能真的太挤,我们后面已经到了人贴人的地步了。

班长在部队久了,不会像前面的兵这样坐的笔直的,当然我也属于松懈的那部分人,他们偶尔还会悄悄的上面讲精神,下面论神经。

我和那些班长的交情也是在那种情况下建立出来的,以至于那个新兵连我们这一中队无论哪一个班长我混的都还挺熟,不过也仅仅是熟而已。

言归正传,可能真的太挤了,我们坐的都是小小的四方凳子,我往后挪了挪,想有点小空间舒展下,我后面就是肖海(11班长),他当时的姿势是两腿分开往外的,而我往后挪,就是直接…往他下体准确的靠了上去。

8班长:“呦,昊昊,挺骚的嘛?”8班长坐在肖海隔壁,而我的名字他们都知道——许昊,原因主要我对于这类的政治教育,条令条例得心应手,每次中队长抽,我都是第一个,无论是发挥题还是死记硬背,我都是对答如流,这样也给我自己班长增了很多面子,我就是靠这一个混了两年.

9班长:“昊昊,痒了是吧。”

我其实在是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仅仅想有点空间,我只能尴尬的笑笑。

肖海的头靠了上来,贴近了我的耳朵:“是不是真痒啊?”夹杂着调侃和暧昧

我:“班长,别开我玩笑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还往后面挤,等我挤完我后悔了,这不是真的在发浪吗…

肖海的手从后面穿了过来,环抱住我的腰,他的头枕在我的背上,就这样搞着教育,而我也有略微的感觉到肖海的下体,好像挺粗壮,事后在洗澡的是很我是见识到了,的确是挺那个的。哈哈。。。

教育在一点点的进行着,我和肖海的暧昧在继续着,不过这样的举动在几个班长的眼里好像没什么,他们都没什么反应,只有我这个名正言顺的老GAY在心跳加速,惴惴不安。

我的鼻子使劲的呼吸,吸收肖海身上的味道,对于我来说,肖海是一个合格的对象,他首先符合了我外貌协会的第一要求,瘦瘦高高,我平时比较喜欢白的,不过他有点黑,健康的黑,身体一看就是很精壮,第二要求呢,整个人的气味并不是混浊的,比较自然清新,不过这第二个纯属我自己的YY,那么多人在一个小空间哪来的清新。

肖海的手一直环抱着我,我也很自然的往后倒,肖海头也不靠我肩膀了,我整个人扑到在他怀里了,不过空间有限,和我正经坐着是没区别的,是以上面教育的指导员也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4)我和肖海的暧昧基本就这样一次,以后只是形同陌路一样,也许我只是被其他班长霸占了,也许是肖海有点不好意思,那天也只是冲动了点。

女人是一种很容易吃醋的东西,事实证明,男人吃醋也是很恐怖的。

查看更多男男同爱部队同志部队男男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