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男男同爱故事:部队情史(4)

2019-04-11 21:19:52 作者: 阅读:

额的娘,在你面前脱丨内丨裤。。。我咋感觉那么怪呢。

我:“嗯,知道了…”

我脱丨内丨裤的动作极其缓慢,此时倒也没人看我,我就自个儿感觉怪的紧,班长也没望向我,自己在那洗头。

我把丨内丨裤放到脸盆里,整个人在热水的冲洗下,顿时感觉舒服了不少,洗澡嘛,我喜欢,我爱洗澡,哈哈!

叶森:“昊昊,帮帮搓搓背!”

班长扔给我一个搓澡巾,转过身去,双手扶墙。

我:“额…怎么搓啊。。”

我还很没给人搓背,也没让人给我搓过,所以不懂。

叶森:“就用力搓就行。”

我:“额,知道了。”

我此时好白痴,套着搓澡巾的手没去搓,另外一个手,倒是放上去了,我感觉班长的背好舒服,那个手一点力气都没用,就是在上面游走,贴过一样,回想起来真是调情- -!

林森:“昊昊,用力点,不是用手,用那搓澡巾。”

我方回过神,汗颜,还好里面雾气腾腾的视线不是很清晰,要不还不被人笑死了,隐隐约约中倒听到了班长有点笑声。

我使劲的给班长搓背,上下左右,手臂,肩膀,我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搓完了,班长的背都被我弄的隐隐有血色了,红红的。

我:“班长?你不痛吗?”

叶森:“不用力怎么搓的起来呢。”

班长转过身,面对着我,此时我正好低着头,看到那一撮黑色那里有一个东西晃动着,Orz…那不是那个吗。。。

叶森倒是若无其事的:“昊昊,你转过去,我也给你搓搓,这样才洗的干净。”

我的心思都寄托在班长那万恶的**上了,脑子微微**上脑,下面有点反应,我真想此时就我们两人世界。。。班长。。。您就纳了我吧Orz…

叶森:“昊昊,转过去啊,给你搓背,想什么呢。”班长摸摸我的脸拉回了我的思绪,还好是在澡堂,要不我的脸和猴子屁股没差。

我:“不…不用了的..班长…我自己洗。。”

叶森:“那好,外面列队,我先出去了,慢慢洗。”

班长出去了,澡堂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出去了,只不过有个该死的人还没出去——叶云。

陆陆续续的人都走完了,最后只剩下我和叶云了。

我看见叶云还在洗:“你怎么还在洗??”他可是比我们早进来的。

叶云:“这不是为了和你两人世界嘛,哈哈。”说着就移到我旁边的莲蓬头下,还是那阳光的笑容。

我:“你就不怕把你的猪皮给洗起来了。”

叶云:“那你摸摸,我的是不是猪皮。”说完还真把手给伸到我面前,颇有战士一去不复返的气魄。

我:“谁有兴趣,哼,我不喜欢你!”我推开他的手。

叶云:“杂了?我的小老婆?”

我:“谁你老婆了,你老开我玩笑,反正看见你就烦!”我还去推一下他的胸脯,这不推倒还好,地板比较滑,我就差点滑倒,而叶云看我要滑倒,抢先一步的把我整个人给稳住,我是应该谢谢的,要不我起码也得痛一下。

叶云:“你这是投怀送抱吗?”

我:“投你个头!放开我。”我站稳了,他的手还没放开。

叶云的手又紧紧了,把我整个人都牵到他身子上,这下…我的身子是侧的..我碰见了他的男人的那个东西,虽然一直刻意的去回避看,可是此时此刻肉体上有接触了,我的身子一抖,他抱我更紧了。

我害羞的低下头,低下头就看见他的那个了。。。

他看见我低下头:“小色狼!哈哈。。。”

我百口莫辩:“我没。。。我没那个意思。。”

叶云:“昊昊,以后我对你好,你别和你班长走那么近好不好?”

我:“…..”

叶云:“乖。。。”叶云放开了我。

我:“神经病!”我嘴上骂着可嘴角是上扬的,这可能在叶云眼里好像是他征服了我。

叶云:“快洗,全部的人都在等你我呢。”

果不其然,外面响起了班长的声音:“昊昊,洗完了吗?”

我:“完了,完了,洗完了,马上好。”

叶云:“记住,你是我的。”

我没听叶云后面的话,小跑出去,还差点又摔了一跤,还好我爱己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平衡能力好才没摔倒,接着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件件的穿衣服。。虽然我极速的穿上了丨内丨裤,还背对着大家,不过这感觉如芒在背,不爽。。。

(6)接下来元旦的日子是很平淡的,部队基本是没怎么节日的,新兵连还好,下连以后真的体会到了过节比平时还不如,讨厌过节。

澡堂发生的一幕幕犹如水幕电影在我的脑海里掠过消逝浮现沉没,我在这休息的时候总在发呆,不时的还偷笑,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说起来我还真的有点被虐的潜力,看看叶云明明是老开我玩笑的,我怎么就会对他动心呢。

元旦转瞬即逝,元旦之前我们举行了挂衔仪式,现在元旦一过,日子相对于以前来说有点紧张了,训练多了,教育少了,尤其这个每天下午的体能训练,我真的吃不消,那就是我的噩梦,不管是怎么弄,我都是偷懒的基础上在偷懒,我从来不会去争着抢着名次,那些愤青们为了第一而第一。。。我赞叹。。年轻啊。。。我怎么就这么苍老了呢。

进入部队有一段时间了,体能的消耗让我也变的能吃了,刚来的时候我一个馒头一碗汤,现在起码二个馒头了,汤得好几碗,这有时候还不饱,只能趁着班副带我们出去上厕所的时候速度去买零食,大部分的钱都上缴保管起来了,身上没多少钱,但是我能过的起小资生活,那个什么5毛钱的蛋黄派,玉米肠,巧克力都是我的范围,在军营里我平时不喝的麦片那是多么的美味,一包立顿那就是琼浆玉露的感觉,以至于我后来买了奶茶就是感慨时移世易。

我现在还是清晰的记得新兵连每星期六的晚上都是那恶心人的面条,此面条非彼面条,那是相当相当的难吃,我吃完立马恶心的吐了,我看别人都是津津有味的,自此我星期六晚上不用膳,有面条了连小米粥都没了,我只能选择饿肚子。

就是元旦过后的一次星期六晚上。

班门外,圆月悬高,漆黑的夜色笼罩着整个军营,周围静寂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就一个人站在门外仰头望天。

“昊昊,一个人在干嘛呢?又想家了?”是班长过来了。

我:“没事,班长,我肚子饿,我想吃东西。”

班长:“晚上你又没吃?”

我:“嗯…没吃…我不喜欢吃面条…”我装出一副可怜委屈的样子。

新兵连去服务社是要经过班长同意批准的,服务社相当于一个小超市。

班长:“去也行,不过不许说,你让你副班长带你去,就说我说的。”

我:“那你就不能带我去吗?”我撒奖,又是那个木头班副。。。不喜欢那只比我还爱吃的猪!!!

班长:“我?我堂堂班长陪你去服务社啊?”班长很惊讶,不过好像这种事是不会有班长干的。

我:“你看耍大牌了吧,还说什么集体荣誉感,还说要一条心,还说有困难找组织,我这不是找你了,你还拒绝我。。。”我越说越有点什么东西要夺眶而出的FEEL。

查看更多男男同爱部队同志部队男男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