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兵的同志回忆录《我的25年》(2)

2019-05-20 12:03:03 作者: 阅读:

二应征入伍

升学无望,母亲动员我去考兵。我对她说,我这样的体格,看起来像一个瘦猴子,刚刚53公斤,瘦夹夹的,能行吗?母亲说,不去尝试,怎么会知道结果?

当天下午,我忐忑的和母亲去到镇上。虽然是秋后,天气已是凉爽。可是,母亲和我,走了七八公里的路,衣服也早已汗湿。我望着母亲额前那一缕缕汗湿粘在前额的头发,心疼的对母亲说:妈妈!看把你累了!都汗透了。母亲说:小飞,我们得抓紧时间,不然错过了时间,就来不及了。

母亲小时候苦得很,如果单独记一下,可能也是一个短篇。这里就不再详细描述了。只知道母亲小时候十四岁才被外公送去读一年级,读了两年,然后遇到父亲这边的媒人去提亲,那时候父亲家里算是最贫穷的一户,父亲当兵在部队。家里只有一间四米见方的堂屋。从母亲口里获知,那时候,父亲虽然老实本分,居然也会哄人,他对母亲说,让母亲结了婚在这边来继续读书。母亲居然信了。可能父亲是请假回来的,带了一只羊,就顺利的把母亲迎娶过来了。过了几天,父亲就去部队了。留下母亲一个人在家里生活。后来听老一辈的邻居说的,母亲在家里一个人的生活不知道是多么的艰辛。堂屋的楼板上的两根原木,也被在另外一处居住的大伯强行拿去卖了两元钱。母亲怀上大哥,临到生产,还去地里干活。产下大哥,尚未满月,就已经开始劳作。生娃做月子,只吃过一只鸡。哎,这些本来与故事的主题没有多大关系,说来也是心堵。所以就淡淡的提一下作罢。

等我和母亲赶到镇武装部的时候,武装部的院子里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动。来报名参军的真不少。有的是家里几个人陪着来。似乎人多就能定胜负一般。我有点烦躁不安,看到好些块头大的,个子高高的,我觉得在他们面前似乎显得底气不足。

眼里,听力,都信心满满。等到身高体重的时候,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虽然事先在家里就把自己的肚子灌得饱饱的,撑撑的,刚刚母亲又让我喝了一瓶水,肚子早已撑的要命。又不敢去撒尿,排便,怕体重不达标。当兵不容易啊!这一憋,憋上半个时辰。等到称体重的时候,刚刚达标。我心里一阵狂喜。等到检查外科的时候,脱得一身精光,还要在检查员的注视下,伸手弯腰蹦跳。我几乎忍不住了,心里恨恨骂到,这么磨蹭。靠!终于检查完毕,我慌忙夹着身子,冲向厕所……

过了几天,通知下来了,共有七十多个初检过关吧。我和另外几个面临的属于“特种部队”,还需要去县里复审。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基本过关。

因为母亲很少出门,很少去县里。所以,复检的时候,是父亲带我去的县城。为了节约,我们还是去到上次中考时候留宿的一个在县城上班的亲戚家。上班的亲戚,还是长得老帅老帅的,可是,父亲在一起,又是亲戚,只能是在心里甜蜜蜜的想了又想。

去到县里武装部,同样的流程又经历了一番。标准更高了一些。又让我彻底悲催了一回。检查完,已是傍晚,父亲破例的带我去一个小馆子炒了一个芹菜炒猪肝。感觉太香,说实话,后来再也没有吃到过那么好吃的猪肝,时至今日,偶尔自己炒一些,始终感觉不好,难吃,没有当年的味道了。天色已晚,我以为还可以去亲戚家住一宿,再去看看那个亲戚。无奈父亲拉我去赶上了最后一班通往我们小镇的班车。到达村口的时候,已是漆黑一片。我有夜盲症,俗称“鸡摸眼”。晚上,没有光线,我是看不见路,寸步难行。

父亲的眼力特别的好,即使漆黑一片,他也大步流星,可能是经常走夜路或者因为过于熟悉。不过,拉扯着我,父亲还是放慢了脚步。牵着父亲布满厚茧的手,我感觉到无限的温暖。父爱如山,母爱如海。虽然一直生活在贫困的家庭生活之中,可是,我也深切体会到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我只能在以后的生活之中努力的改变家境,努力的报答父母的深切的爱。

县里的体检通知下来了,同去的刷了几个下来。我侥幸过关,邻村的一个小伙和我将去到同一个部队。但是,镇上的武装部长,还专程来到家里,告诉我们说,接下来还需要政审!部队的接兵干部可能会来家访,让我这几天不要出门。镇上的武装部长和父亲是同年度的兵,另外两个和父亲同年度的兵,因为之前和之后一年退伍,都有不错的正式工作。而恰恰在父亲退伍那一年,没有工作安排。所以,父亲当上了一辈子的农民。

没过几天,两个接兵干部来到家里,来调查问候一些情况。问我,去部队为了什么?我早就把准备好的台词大声答到:为了保家卫国!接兵干部听了哈哈大笑:小伙子!好志向!实在一点,去到部队把你这身子骨好好练就一番!中午,父母将一早准备好的饭菜上桌,特意杀了一只平常舍不得自己吃的鸡,可是,接兵干部居然毫不领情。只随手摘了几个门前桔树上的几个青涩的果子。

我终于挤进了绿色的军营方阵。就要踏上北上的列车了,母亲还是平静的对我说:小飞,好好努力!全家人就指望着你!在这一刻,我的心如策马奔腾!亲爱的妈妈,我知道您们多么的爱我,只怕你们的儿子今生今世要让你们失望透顶了!当初的求学,现在入伍,以至于后来的社会闯荡,我都让母亲和家人一次次失望!沮丧!

出发那一天,从县里坐车,来到市里,再坐火车到达山城重庆,要在这里呆上一晚,第二天出发,第三天才去到部队的地方。当晚,我和镇上的同乡战友住在一起。人生中第一次住旅社,或者是宾馆?具体是什么记不住了,反正不是现在豪华的那种!在铺上,听着同乡战友早已不断的鼾声,我不能入睡,我在回忆当初和我的晓峰在一起的缠绵,温存,我多么希望身边这个同乡战友就是我的晓峰!斯人已去,留下的是无穷尽的遗憾和思念,只有下一辈子,我们才能再相聚了!再见了,我的故乡,再见了,我的爱人!

查看更多同志回忆录退伍兵搞基 相关文章
上一篇:爱上直男帅弟弟
下一篇:军装下相依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