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兵的同志回忆录《我的25年》(4)

2019-05-20 12:03:03 作者: 阅读:

四拥抱班长

自从搬到班长的邻铺睡觉,我晚上老实了很多。毕竟在心里上还是有些惧怕。对于班长,在心里,像领导,似兄长,尽管在心里意淫千百遍,可始终还是畏惧班长那一身正气,怕玷污班长那一颗纯洁正直的心!我收潋好多,努力隐忍自己的欲望,将邪恶和放纵的心情深埋心底。每晚熄灯之后,我只能睁大眼睛,默默注视着班长,像狼一样在夜空里翘首以盼。有时候,似乎班长能够感觉我在注视着他。或者给我牵牵被角,或者隔着军被拍拍我的胸脯,或者,有时,拍拍我的脑袋瓜,甚至有几次直接用手把我的眼皮往下合上,虽然他一字没说,我也感受他是示意我早点入睡。可是,我越是想睡,却越是睡不着。常常是恍恍惚惚之间,等到第二天训练的时候又昏昏欲睡。班长好几次提醒我,晚上尽量好好的睡。我故意撒谎说,我在老家只是习惯了和同学抱着睡,现在没人抱,所以不习惯,所以总是失眠。我鼓起勇气这样说,以为班长会狠狠的说我一通。班长目视了我一会,居然说,只要你好好睡,以后你每天就抱着我睡吧。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呆的望着班长,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还是耳朵出了问题。班长接着说,怎么?还不愿意?只是让你拥抱,又不是让你干坏事。这样你应该不会失眠,能够好好的投入训练吧。我听了如释重负,我居然能遇到这么好的班长。我的心不禁再次狂热起来。

就这样,每天熄灯之后,班长允许我的手搭在他的身上,我能感觉到他平和而跳跃的心跳。我也在温馨和惬意中幻想着慢慢入睡。

班长是湖北武汉的农村兵,前些天,他还把他女朋友寄来的毛衣让全班战友观赏。那种欣喜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排头排二排三都是辽宁的,他们那里好像挺富裕的,来当兵的时候,都从家里带了一两万,班长不准他们用,全部给他们存放起来,说下连队再给他们。排四排五排六排七都是山东兵,山东兵在部队是出了名的,据说山东兵挺厉害,部队很多当官的领导都是山东籍贯。排八是山西那个,以前我挨着睡的那个。我是排九,也是最矮的排尾。加上班长,全班十个人。班长跟我们说,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现在聚在一起,像一个小家庭。吃饭,训练,睡觉,都在一起,荣辱与共。大家一定要团结一致,共同努力。争取在训练中超过队列班。争取不拉后腿。

每个排的头班都是排的队列班,也就是相当于优秀班。三排头班,九班,是全连的标班,整个新兵连队共有十个连。我们所在的新兵二连,也算是比较突出。在整个新兵连队也受到了几次表扬。呵呵,当然,是连队列班九班的突出成绩。我们也沾些光。班长经常说,九班的成绩,来源于他们班长的严格管理,来源于他们的刻苦训练。班长还说,我没有像九班长那样严格要求你们,但是我希望你们自己能够严格要求自己。班长每每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全班同学都觉得肃然起敬,都感叹自己遇到了一个好班长,一个好兄长。

其实我个子也不算太矮,我和班长都差不多身高。不穿鞋一米七,只是夹杂在这一群北方兵里就感觉非常相对弱小了。特别是和辽宁的排头兵站在一起,就显得相形见绌了。感觉到自己特别渺小,当然,还是有比较自信的地方。呵呵。

我家是偏远山区小镇的农村,小时候家里特别穷,来部队的时候,母亲七拼八凑的弄来五十六元给我,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比起他们,自己也是相当的寒酸了。我有时在想,班长会不会因为我穷才会对我这么好?我多么希望班长对我的好不是缘于这个,如果是出自心底的好,那该多好!

排头的辽宁兵是一个大个子,胖,壮,嘴小,脸大,眼睛也小。我个人觉得好难看。班长和好几个战友却还说他帅,我都不知道他们的审美观成什么样的了。像我这样,他们从来不说帅,只用可爱就完全形容了。我估计自己那时有点像后来看过的一部家庭场景剧中的小童星吧。

排头饭量特别大,吃七八个馒头,一眨眼功夫就没了。可能源于来自北方的缘故,爱吃馒头。他吃米饭就只吃一小碗了,根本吃不饱,难受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所幸部队比较人性,一般馒头和米饭都有。只有偶尔的时候,或者馒头,或者米饭。那时候就是一方喜,一方愁了。当然,我的饭量也不小,两三碗米饭。最多的一次吃了三十二个包子。至今,我都无法想起,我是怎么吃的那些包子。当然,吃包子那次也弄出一些麻烦。最后一些是只吃陷,扔了皮,后来因为扔皮,连长大发雷霆,让全体官兵去泔水桶里看那些包子皮。我羞愧的无地自容。所幸的是最后只是全连教育一通,没有深入。

排头大个子还经常笑话我说,你个头那么小,还和我一样吃的多!我听了有点不高兴,然后就说,虽然个头比你小,可是有的地方未必比你的小哈。全班战友听了都不禁哈哈大笑。我自己也是一阵狂笑。说得排头一言不发,委屈的像一只小猫。我觉得心里特别的痛快,一个字,爽!总算出了点风头。

我不禁看了看班长,班长似乎也有点好笑。还调侃说,是不是啊,小不点,我还没注意看你呵,下次去洗澡,我倒是要好好见识见识,看看你是不是在吹牛哈,都说四川人喜欢吹牛上天哈!班长这样说,全班战友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我感觉面红耳赤,当时只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但是我在心里,也渴望着,期盼着,期待着和班长坦诚相见!

查看更多同志回忆录退伍兵搞基 相关文章
上一篇:爱上直男帅弟弟
下一篇:军装下相依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