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同志故事:一军二警三人行(男男3P)(2)

2019-05-09 19:52:50 作者: 阅读:

没有征求他的意见,就带他回了我的房子。

房子是我几年前买的。

打开门的时候,看到客厅橘黄色的装饰灯亮着,我就知道大事不好。

那该死的炮友小伟,没有走。

果不其然,小伟看到我带着子建进来,带着一脸醋意和敌意,乜斜的打量了后,吐了一句:“斌哥,你想玩3P就招呼一声嘛,我又不是说不同意,而且也找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嘛。”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真想上去把这小B塞马桶,放水冲进下水道。

“斌哥,你有朋友在啊,那我直接回去了。”我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子建的脸色,也没拉住他,他就关了门,噔噔噔的下楼声响起来了。

“你——你——你。”我指着面前的那小B,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不得不又苦笑的瘫坐在沙发上,我承认我是不想让子建知道我是一个私生活有些烂的人。

甚至,在第二次见过他后,我就招呼阿光不要把我的生活告诉无关的人。

果不其然,阿光又一次和我喝茶,有些调侃地说:“我家子建好像对你特感兴趣。”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阿光还是够兄弟的,在子建面前形容我为“自持条件好,眼光就高”,虽“经常和那些追求他的人见面喝茶聊天”,但“就是不上床”。

真不知道该感谢他这样的描述,还是后悔他这样的埋汰我。

我承认和很多男的上过床,但感情至今还几乎为空白。

那晚还是和那小B上了床,狠狠地发泄,释放欲望的时候脑海里竟幻化出子建的面容。

完事后,等小伟从浴室出来要爬上床的时候,我叫住了他。

“今晚我想一个人睡,你还是回去吧。”我说着从皮夹里抽出张百元大钞。

他先是一怔,接着又像释然地说:“哦,不用了,你已经给过我钱了。”

他开始一声不出的穿衣服,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

“是不是以后不能和你玩了?”声音里明显有些绝望的询问。

我没有回声。

他顿了一下,又说:“就为那个人?”

我依旧没回声。

他然后就走了。

小伟走后,我开始收拾床单,把那些全部装进一个垃圾袋,如同我断绝和小伟这最后一个炮友一样。不得不承认,我喜欢小伟的身体,喜欢他带给我的生理的快乐。事实上,他做BF也不错,而他也一直很喜欢我,也只有我一个做的对象。

然而,我还是拒绝了。

小伟后来给我发过无数个短信,打过无数个电话,我都没回,也没接。

光棍节那天,在队里正忙着一个案子的总结报告,阿光发来短信:“今天晚上你、我、薛雪、吴颖一起吃个饭。”

我思索了一下,还是回了一个:“好。”

说实在的,阿光待在这座城市的时间不多,他已经有几次甚至回来了都没告诉子建,而是和他正宗的未婚妻腻在一起。

有时候我羡慕他能这样左拥右抱还相安无事,可有时候我心里很看不惯他这样左拥右抱的虚伪。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向子建说自己的“女朋友”,似乎是以“形婚”的幌子。

有很多次,我都想问清楚这件事,因为如果他真是用“行婚”这个幌子的话,那我岂不成了和他一起欺骗子建的帮凶了?

我明白他女朋友薛雪的闺中密友,就是那个吴颖一直对我穷追不舍,而我也经不起阿光的多次求情,不得不碍于面子而不明显否决,就这样暧昧着,有时候不得不承担起某人BF的角色。

当晚上,四个人在一起也只是简单的吃饭,聊天,中间有聊到阿光和薛雪的婚事。

才得知二人打算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办酒席,所以今天是庆祝各自最后一个光棍节。

“你们也尽早办婚事吧。”薛雪一派大姐大的风范,对我和吴颖发号施令,“到时候我们再结一个儿女亲家。”

“你怎么知道,两家一定是生的一个女儿一个儿子?”阿光有些好笑的说,“如果是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咋办?”

“要真那样,就让他们搞同志吗。”薛雪果真够大大咧咧。

这句话差点震反我们三个。

正在这个时候,阿光的手机响了,阿光看了一下,脸色变了一下说:“我去接个电话,领导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他的子建来的电话,因为他的手机中将子建设置为领导。

他起身走远,薛雪有些无所谓的喝茶。

吴颖中间看了几眼,似乎想继续刚才“婚事”的话题。

我撇过了头,看到不远处的阿光在接电话,和他的BF。

晚上送两位女士回家后,在车上。

抽了根烟,递给阿光,他没有接。

我忘记他不抽烟的。

点着火,吐了口烟。

“你打算永远这样瞒着他?”我发话。

阿光有些怪异地看了我一眼后,沉闷地说:“这个慢慢来,不用急,时间久了,他会接受的。其实这和行婚没啥区别,我还是很爱子建的。”

他说这些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愤怒,想上去抽他一个耳光。

“如果你真爱他,不会欺骗他的,告诉他真相,他有权利知道真相。”我沉着声说。

“你不在这当中,你不知道,从一开始我就告诉他薛雪是我行婚的对象,然后你让我中间这样去说,那岂不是让他知道我从头到尾都在欺骗他吗?”

“你本来就是。”

查看更多长沙同志故事男男3P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