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男孩阿文和兵哥的故事

2019-05-10 10:37:37 作者:阿文 阅读:

如果没有遇到阿兵,阿文这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什么叫做作爱情。

阿文是一个东北男孩,性格大大咧咧的,他的朋友遍地都是。在他上高中的时候,冬天非常冷,他们寝室的兄弟常常两两合铺,相互取暖。阿文常与阿伟同铺而睡,阿伟长的十分秀气,性格温良,阿文对他有种莫名的好感。刚开始,他们倒还规矩,慢慢的两个身体就绞在了一起,手也越来越不老实了。最后发展到接吻口交,他们的关系也迅速升温了,整天如胶似漆的。就那样两个人保持了三年的不正常关系,最后毕业了,只能含泪道别。

阿文考上了一所很有名的大学,后来当了一名医生。他刚上班的那几年,网络开始盛行,他也申请了QQ,无聊的时候和网友互倒苦水。学会上网大半年了,有一天,他瞎戳到一个网站,发现里面全是赤身露体的男人,看的脸红心跳,浑身发烫。他申请加入了那个网站,才发现是一个爱男孩同志网。在那儿,他找到了许多和他有着相同情愫的人,他也知道了自己原来是一个同志。也开始聊了许多人,也有几个聊的来的,也有见面的,但没有做那些事。他还是害怕,最后他遇到了阿兵,当兵出身,现在在一家大酒店当保安。阿兵清秀英俊,身材挺拔结实,阿文很快的被他迷住了。认识不久,他们见面了,发生了关系。他们离的很近,经常在一起散步旅游看电影……俨然成了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他们在一起有五年了,他们也都快奔三了。 双方的父母天天在催结婚,他们以各种理由搪塞。还是发生了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阿兵的父亲出车祸了,等到他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撒手人寰。他伏在父亲的身上痛哭了起来,哭了好久才清醒过来。后来母亲以父亲的死相逼,让他抓紧时间谈个女朋友结婚,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把他的事情告诉了阿文,阿文愣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最后轻轻的抚着他的肩膀,说尊重他的选择,不管他做出怎样的决定,他都接受。他们抱着哭了一夜。

阿兵还是结婚了,娶了一个还算端壮秀丽的女子, 婚后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他和阿文逐渐疏远了,又过了几年,他举家搬到了上海,算是和他永别了。阿文那天本来是要去火车站送行的,踌躇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去看他最后一眼。到车站的时候,人已经走了,他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车站月台旁,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他,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又过了许多年,他们都是人到中年了。阿兵又回到了家乡,在一个酒店里,他看到了日思夜想的阿文。阿文有些发福了,但人依然高大帅气,只是岁月无情的在他脸上划了几刀,也看到了阿文身边的一个陌生人,一位俊朗帅气的年轻人。他的心被什么东西扎了一样难受,那一定是阿文的新男朋友了,他想到。阿文的眼光也明显的有些异样,直愣愣的望着他。还是阿兵走到了阿文的身边,笑着说好久不见,阿文也下意识的笑了一下说好久不见。阿文连忙对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介绍说这是我以前的一个好朋友,年轻人伸出手来和他握手,他感到很尴尬。

自从见到阿文以后,阿兵整天魂不守舍,脑海里净是他的影子。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约阿文见面,阿文几次三番的推脱,阿兵死缠烂打,他最终答应了,目的是想和他做一个了断。他们约在一个咖啡厅,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们对坐而望,阿兵说你这些年还好吗?阿文避开了他的眼睛,点了点头。阿兵说他想听听阿文的故事,阿文苦笑了一下,说没什么好说的。但阿兵坚持要他讲,阿文就如数家珍的从他离开他去火车站看他一直到现在。听的阿兵眼眶都湿润了。自阿兵走后,阿文整天以酒浇愁,觉得生活是无趣的,没有阿兵,他做什么都没有精神。直到遇到现在的阿灿,那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他刚要下班回家,急诊室里送来了一位被车撞的非常严重的青年人。他救了他,年轻人的家人和他对他感激不尽。阿灿时常给他打电话嘘寒问暖,他们成了好朋友,有一天,他们在一起都喝醉了。醒来的时候,阿文发现他们发生了什么,才想起他侵犯了阿灿。他红着脸连连向阿灿说对不起,阿灿却没有生气,抱着他说他喜欢他……两个寂寞的人如干柴烈火,很快就在一起了。阿灿是一名设计师,性格很好,对阿文是百依百顺。阿文渐渐爱上了他,也从阿兵的世界里走了出来。

阿兵听的目顿口呆,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觉得自己就是破坏一切也来不及了。他的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知道他们都回不去了。

但他仍不甘心,他始终相信阿文还是最爱他的。

那一天,阿兵上街买东西,看到有个长的很像阿灿的人和一个中年男人在一起逛街。他躲在灌木丛后面,没想到就是阿灿,他的心情十分复杂,有高兴也有气愤,他看到了希望,阿文有一天也许会再次回到他的身旁。

又过了几天,他在一个公园,再次看到了阿灿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他偷偷用手机拍下了几张照片,还有两个正面的。

阿兵打电话告诉阿文这件事,阿文死活不相信,他发了几张彩信过去,阿文才不得不相信了。阿灿回来后,阿文质问他,阿灿有些脸红了,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说没有这回事。阿文把手机上他们在一起的彩信翻给他看,他傻眼了,但随后吐出真相。原来那个中年男人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来他这儿借宿几天。阿文将信将疑,阿灿便打了个电话,过了片刻,来了一个中年人。那中年人确实是阿灿的一个远房亲戚,他今天就要走了。

阿灿问阿文到底是怎么回事?阿文支支吾吾,一直不肯说,说是一场误会。阿灿也就没有再追问了,他怕失去阿文。阿文去洗澡了,手机放在书桌上,过了一会儿,手机铃声响了,阿灿接了。还没等阿灿说话,对方便如发炮弹似的一串话,阿文啊,你问阿灿了吗?他一定是背着你在外偷人了,照片就是铁证……还没等阿兵说完,阿灿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

阿兵感到前所未有的难过,阿文竟然这么不信任他,但他坚信自己没有冤枉阿灿。

某日,他又发现了阿灿和一个陌生男子在一起,阿灿也看到了他,故意和那个男子更加亲密。阿兵怒火中烧,又拨通了阿灿的电话,说了他所遇到的情景,阿文有些生气了,说他误会了,那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还没等阿兵说今天遇到的是另一个人, 阿文把电话挂断了。

阿文发信息让阿兵以后不要再和他联系了,他不想因为他而破坏了他和阿灿之间的感情,还说他现在已经不爱他了,他爱的是阿灿,让他忘了他们的过去,就当没有发生过。阿兵看到后,心里一酸,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阿兵决定再次离开这座曾经让他幸福而今又让他心伤的城市, 他站在车站大厅给他打电话,但阿文没有接,连续打了多次,他还是没有接。他彻底的死心了。

过了一年,他又回到了这座城市,当再次见到阿文的时候,他不禁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阿文消瘦了一大圈,两个眼睛像一对核桃深陷,他的鼻子不觉一酸,哽咽着问发什么了什么?阿文虚弱的说道他半年前体检发现自己得了HIV,阿兵听到他说的一切如雷轰顶,半天没有回过神来。阿兵问阿灿呢,阿文说不要在我面前提他,就是他在外面胡搞,染上了那种见不得人的病,又把它传染给了我。阿兵紧握着拳头,问阿灿现在人呢,我要废了他。阿文说他跳楼自杀了,阿兵没有再说话了。

那一年的秋天,阿兵和阿文两个人来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座桥上,远处的灯火阑珊,风把落叶吹的满地都是,阿兵把他的外套披在阿文的肩上。阿文问阿兵怎么又回来了,阿兵说他有一天看到一颗流星从窗前划过,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也有一颗流星这样穿过,他心里当时默默的许了个愿,要照顾阿文一辈子爱他一辈子。阿文呜咽不语,最后说那嫂子怎么办?阿兵笑了起来,说早就离了,结婚后,我一直在努力爱上她,可就算我拼尽全身的力气也对她没有感情。我知道我不可能忘记你,也不可能会爱上她,就和她坦白了,放手让她幸福,也解放了自己。那我让你失望了,你回来的时候看到了我身边已经有阿灿了,阿兵摇摇头,说是我先对不起你,你有新的朋友是正常的。阿文苦笑道可是后来我不听你的劝告,还误会了你,你不恨我吗?阿兵没有回答,只是走过来紧握着他的手对他说傻瓜,我怎么会恨你呢,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一生注定与你剪不断了。我们俩就像淤泥中的藕,即使断了,丝还连着。

这个时候,又有一颗流星从天上划过。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