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同志故事:何必在一起(12)

2019-04-11 21:29:43 作者:1890后帅哥 阅读: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我继续上我的班,张云忙他的事情。找了一个周末,把姐姐约出来逛街,自从和张云在一起后,和姐姐的联系就少了很多,和Danny还好,毕竟在一个公司,天天都能见面,这丫头还是那样,天天满嘴都是胖子胖子。我把在山东的经历跟姐姐说了一遍。姐姐听后面色凝重,我心里一阵感动,心想还是姐姐关心我。“妹妹,那些直男身材真的很好吗?”妈的,这转变也太快了,原来刚才他在意淫来着。我失望的点了点头。“下面真的也很大?”我无奈了。“那我下一个男朋友一定要找山东的,妹妹,姐姐这辈子没求过你什么事情,我求你有机会一定要给我介绍个山东男人啊。”姐姐抓住我的手开始摇。女人啊,总归是命苦的,再强的女人,也离不得男人,黄瓜只能给你想要的硬度,而给不了你想要的温度!

姐姐意淫完之后,再次陷入了沉思,或许这就是高潮后的不应期吧。“妹妹,这个张云看来不简单,但是你现在已经没法抽身了。”被姐姐这么一说,我心里更没底了,这次山东之行,让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张云肯定有很多事情在瞒着我。“但是妹妹你别怕,只要我们姐妹齐心,没有征服不了的男人,姐姐力挺你!”姐姐开始给我打气,现在除了这样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毕竟也还没发现张云的什么不对。

快过春节了,张云比原来更忙,我也还是老样子的上班,白天各忙各的,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才能亲热一会,毕竟我们还是新婚,激情还燃烧得很热烈。赵妈决定在他的别墅大摆筵席,宴请各路妖孽,说是年底了大家都聚聚,并且还要搞一个什么中华名媛会。

听张云说,这个中华名媛会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每年年底都会搞一次,就是赵妈身边的那些姐妹,全部穿上女装,或跳或唱,或歌或舞,一群妖孽,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而赵妈,总会名媛会的会长兼执行人,每年都会大手笔的资助那些有女人梦想的妖孽们买女装,然后联系场地,像模像样的搞一次名媛会。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活动,虽然平时我和姐姐,Danny都是姐妹相称,但是也仅限于我们小范围内,对外我们还是很正常的,至于穿女装,那是想都没想过的,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妓女还是老的骚。

北京已经下了好几场雪。北郊的别墅更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赵妈的别墅里,壁炉烧得旺旺的,赵妈穿着雍容华贵的丝绸长袍,瘫坐在沙发里,旁边的沙发让都躺着一些妖孽,遥遥,韩尚宫,海龟,还有好多叫不出名字来的。看来这些都是0,还有几个1,在赵妈老公小川的带领下,在客厅旁边的棋牌室打麻将。赵妈看见我,懒懒的伸出手招呼我“来,女儿,到妈咪这里来。”声音很柔弱,像高潮后乏力的呻吟。张云早已经跑到棋牌室去了,我走到赵妈身边,坐了下来。他们是在讨论名媛会的事情,这些都是名媛会的理事,也是要在名媛会上争金夺银的。赵妈亲切的拉着我的手“女儿啊,今年的名媛会你准备出个什么节目呢?”我一时呆了,“我没准备出什么节目啊,而且我也没什么特长。”“那怎么行呢,你是才加入我们大家庭的,也是妈咪最小的女儿,一定要在今年的名媛会上崭露头角呢。”“我真的不行。”我极力推辞。“是不是不行啊,那你是怎么把你们张云迷住的呢?向我们展示一下你的床上媚术啊。”旁边的海龟在嘲笑我。“用不着,死海龟,欺负我的小女儿啊,他怎么向你展示嘛,你们两姐妹要磨豆浆吗?”赵妈舐犊情深。“我可是纯1哈,老超女你要不要试一下嘛。”海龟开始和赵妈打嘴仗。“试一下就试一下,到目前为止还没老娘征服不了的JB。哈哈哈。”随着赵妈的放荡,其他几个姐妹也开始淫荡起来。

“怎么没见水母呢?我给他打电话了啊。”赵妈问旁边的遥遥。遥遥摇了摇头“不知道那个妓女的嘛,可能又是跑去玩民工了嘛。”第一次听说水母这个名字,觉得挺新奇的。“女儿啊,以后可要对你水母姨妈好点哦,他是豆豆的干姐姐,听说你和张云在一起了,水母很生气呢,不过你不要怕,不管他水母有多母,见了老娘也得尊敬的叫一声老母,哈哈哈。”他们又开始商量名媛会的事情了,看来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我在旁边什么都没听进去。

回家路上,我缠着张云给我讲了水母的故事。原来在赵妈他们身边,还有这样一位奇人。

水母原名叫王涛,人是很母,至于母到什么级别,应该叫直女人吧。因为他现在在自来水公司上班,加上人又很母,于是得名水母。水母是一个转业军人,他的光辉事迹,要从部队上说起。据说当年在部队的时候,全连队的每一个战士都和他有过关系,他用自己温暖的怀抱,慰藉了无数思乡的人儿,以至于后来水母享受着军嫂般的待遇,不用出操,不用干活,每天就在宿舍摆弄着自己的十字绣。三八节的时候,他是全连队唯一一个要放假的男士兵。连队里有什么活动,只要有士兵喝醉了,他是第一个抢着去背扶的,当然,最后就把喝醉的人背到了自己的床上。刚开始的时候,连长对他的行为很不满意,体罚过王涛,但是我们美丽的王涛也不是吃素的,他自己编了一段和连长活色生香的床第生活到处传播,吓得连长私下找他练练告饶。他也趁机让连长体会了一下传闻中的生活。后来,王涛在全连队就像蜂王一下,其他的都是工蜂,整天围绕着他,供他吃喝,与他交配。而他和蜂王的唯一区别就是不产卵。后来,这个事情被更上一级别的领导知道了。为了整顿记录,把他逮去关了几天禁闭,后来他居然把看守他的士兵也拉下水了。这些趣闻轶事早已经在赵妈他们圈子里传开了。

这还不算过分的,或许因为这些事情都是水母自己出来说的,可信度有待考证。但是水母退伍回来后的生活,才真正让大家见识了什么叫山外有山,母外有母。水母退伍回来后基本上就把自己当女人看待了,他父母是离异了的,他跟妈妈住一起。他妈妈也知道他的事情,也没怎么去管,关键是想管也管不着。水母没事的时候还喜欢穿穿女装,在街上像青蛇一样扭啊扭的走,经常在网上勾搭男人搞419。他妈妈知道后很生气,叉着腰的骂他“你个不要脸的小娼妇,怎么能随随便便让别人搞呢,就是妓女出台也得收几十块钱啊。老娘算是白养活你这么多年了。”于是水母养成了一个习惯,不管是和谁419,他不要钱,但是要么让对方买一袋大米,要么买桶色拉油带回家,水母妈妈从此眉开眼笑了。

其中还有两个关于水母的故事,一是水母有一次坐公交车去逛西单,水母上车的时候车上只剩下老弱病残专坐的黄椅子了,水母也没顾忌什么,一屁股坐下去,翘着二郎腿,掏出小花扇悠然自得的扇起来,车上人渐渐多了起来,在建国门站的生活上来了几个老年人,售票员开始广播让大家让座了,水母就当没听见,继续摇着扇子,热心的售票员执着的来到水母面前“这位年轻的乘客少坐会,给老年人让个座儿了。”水母杏眼一瞪“我为什么要让座。”“这是老弱病残专座的。”售票员解释道。“我就有病啊。”水母冷冷的说。“你年轻力壮的有什么病?”售票员也不是吃素的。水母腾地站起来,撒泼的嚷道“老娘是同性恋,医学上至今都无法解释的,你说是不是病?”整个车厢一下安静了,售票员也被吓走了。还有一次赵妈约水母逛街,水母难得大方的打了一次车,到站后,水母在副驾上翘着兰花指拉开自己随身背的小包,翘着小拇指,用大拇指和食指拈了一张人民币给司机,这一系列母到家的动作,早已经把司机的魂吓掉了,水母下车后,屁股一扭一扭的沿着马路向前走,那感觉,风骚的妓女见了都会自愧不如,刚才出租车上的那个倒霉司机也看傻了,车跑偏了都没发觉,嘭的一声车撞路旁路灯杆了!

听张云这么一说,看来这水母的确不是省油的灯,以后我也要小心谨慎点,尽量少和他发生正面冲突。

十二

赵妈的中华名媛会终于如期举行了,地点选在了昌平的一个小礼堂,张云最近在出差,没时间去参加,我本来也不想去的,但是赵妈一再叮嘱我要去捧场,没办法,我只好坐着公交车风风火火的赶了过去。

十三

本节已经删除!

查看更多北京同志故事真实同志故事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