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同志故事:何必在一起(57)

2019-04-11 21:29:43 作者:1890后帅哥 阅读:

三十七

梦已经破了,但是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去搬家。张云索性也放开了的玩,每天晚上都去刘爽的酒吧报道,到天亮了才回家。白天他在家睡觉,我去外面瞎溜达,跑步。我们又成了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我已经完全封闭了自己,不去参加赵妈他们的聚会,不去关系遥遥他们是否分手,因为我找了一个不争气的男人,让我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赵妈经常给我打电话,他还不知道我和张云又已经闹僵了,从赵妈的口中我才知道张云的公司已经难以维持了,已经找小川借过几次钱了。张云好与不好,我已经不想去关心了。他这样整日不思进取,沉迷于酒色,公司能维持下去才怪。

夏天很快又要过去了,天气逐渐凉了下来,就像我的心一样。我在书房里上网,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张云才起床洗澡收拾,准备出门,他的作息时间我已经习惯了。张云收拾妥当后,到客厅里不知道是给谁打电话,从电话的交谈中,我隐约听到有一帮朋友已经到了刘爽的酒吧,让张云赶紧过去,张云说自己拿点货就马上到。张云所指的货就是K粉。张云挂掉电话,又拨了一个电话,电话里是在向对方借钱,借两万,说是有急用。我再也坐不住了,照这样下去,张云真的完蛋了!

我走到客厅“你在向谁借钱呢?”这是这几个月来我第一次和张云说话,张云充满敌意的说:“你管得老子的,你自己在家玩你的,我的事情你不要管。”张云一边说一边换鞋准备出门。“你又在找谁借钱?”“这是我的事情。”“你已经向小川借了很多钱了,你到底要怎样才甘心?”“我向谁借钱是我的事情,不用你还。”张云要出门了,我一下档在门口,我不准你出去。“好久没打架你寂寞了是不?我现在还有重要事情,改天有空好好陪你打。”张云一把把我拉到一边,开门走了出去。我也紧跟着跑了出来。

我在地库门口等这张云,手上拿这从小区花园找来的板块砖头,张云的汽车开了出来,我一下站到路中间,把手中的砖头高高扬起,张云无可奈何的把车停了下来,我走上前去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张云很无赖的说:“你今天又想干嘛?”“我不准你去,把车开回去。”“今天该我做东,他们人都到齐了,我必须去。”张云说着就把车开出了小区。“我命令你把车停下。”我用砖头威胁张云。“老婆,你究竟那怎么嘛,我真的快被你逼疯了,就算到现在,我还是爱你,他们都劝我和你分手,但我真的舍不得,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了。”张云说得很痛苦。我也已经丧失了理智,我今天就只想要一个输赢。张云没有把车停下来的意思,我厉声说道:“停车,我只数三声,一。。。。。。二。。。。。三。。。。。”话音刚落,我扬起砖头砸碎了我旁边车门的玻璃,张云嘴角抖了一下:“你砸吧,反正有保险。”“停车!!!”我歇斯底里的狂吼着,张云充耳不闻。“啪。”驾驶台上的液晶屏碎了,张云心疼的叫了起来:“你是个疯子。”然后把车停在了路边。我迅速走到车前面,靠着引擎盖站住,手里还捏着那块砖头。

张云点了只烟,郁闷的吸着。“你究竟想干嘛?他们都已经到酒吧了,你不会让别人看我的笑话吧。”“跟我回家。”我冷冷的说。“我现在怎么可能回家呢?你怎么不理解我啊?”张云的表情很痛苦,和我一样。“除非你开车从我身上压过去,否则你休想去酒吧。”说完我就抬着头坚毅的看着远方。车停在双井桥上,初秋的风吹在脸上已有点凉意。酒吧里的人已经打电话来催张云了,张云把情况大概说了一下,叹息着挂掉了电话。

不一会,刘爽他们一帮人赶到了。刘爽来到我跟前:“可可,有什么事回家闹吧,你看这样多丢你老公面子。”“你闭嘴,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要不是你们这帮狐朋狗友,张云会堕落到这样?”刘爽一时语塞。半晌,刘爽继续说道:“可可,你别把云哥管得太紧,他现在事业有成,玩玩这些也无伤大雅啊!”“事业有成?你知道吗,他现在都靠借钱度日子了!”“可可!”张云在一旁喝住了我。张云还是好面子的,不希望我在他朋友面前揭他的老底。刘爽不再说话了,我还是僵持着不肯让步,张云没办法,到一边打电话去了,他会给谁打电话呢?110?120?

姐姐突然开车来了。看见姐姐,我心里突然一酸,眼泪掉了下来。这次搬回来,虽然一直和张云在吵架,我一直没和姐姐说过。姐姐一下车,张云就迎了上去:“小林,你好好劝劝你妹妹,他真的快疯了。”姐姐没有理张云,走到我面前,伸手拿掉我手里的砖头“妹妹,这是怎么了?”我哽噎着说:“你去问张云吧,问他做了什么好事?”姐姐转向张云:“那你给说说啊。”张云把姐姐拉到一边悄声细语的说了起来,末了,还故意提高音量的说:“你也是做生意的,应该能明白这些朋友应酬是很重要的。”姐姐听后,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说:“走,妹妹,我们回家去。”张云面露喜色,以为姐姐深明大义。姐姐指着张云骂道:“张云,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跟你的什么破JB朋友混去吧,我看你是完了,你看我妹妹被你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姐姐的转折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张云拦住我和姐姐:“小林,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不能太偏袒溺爱你妹妹了,我还是一直爱他的,不然怎么会给他买戒指?”这男人,又提到了他的戒指。我气愤的把戒指摘了下来,但是没有还给他,用力一扔,漂亮的八星八剑在夜空中滑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后,落入了黑暗。我一个人,扬着头,大声的哭着,慢慢的往回走着,我拒绝了姐姐送我,我不顾路人奇怪的眼光,我就像大声的哭,哭我命运多舛,哭老天待我不公,哭张云的薄情。。。。。。。。。

我回到家里,不一会张云也回来了。他可能是怕我想不开吧,回来守着我。这不是我的性格,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好歹我也是千古一奇女子,怎么可能就这样死去,再怎么也要死得重于泰山,所以我决定把自己养肥了再死。我们还是继续冷战着,张云也继续去玩他的,没有任何的改变。我也开始预谋我的出逃计划。

我每天都把自己的拿一些衣服到姐姐家,不到一周,我所有的东西都搬空了,张云丝毫没有察觉!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2007年10月20号,天空下着蒙蒙的细雨,我买了一张火车票,一个人踏上了漂泊他乡的征程。火车开动的时候,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后记

世界上最勇敢的事情,是微笑着向你们讲述我们之间的爱情。

一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只是由于工作很无聊,想随便写写,中途有几次都想放弃继续写,是许多热心的妖孽妹妹们的鼓励,让我继续写了下来。在写的过程中,小川一直问我是不是还恨着张云,我说有爱才有恨,爱没有了,当然也就不会有恨,我现在有的,只是冷漠。文章的结尾很仓促,我实在不想去回忆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一切都让他过去吧。

其实我也搞不清楚我为什么会和张云纠缠那么久,分分合合,最后还是没能走到一起。人最软弱的地方,是舍不得。舍不得一段不再精采的感情,舍不得一份虚荣,舍不得掌声。我们永远以为最好的日子是会很长很长的,不必那么快离开。就在我们心软和缺乏勇气的时候,最好的日子毫不留情地逝去了。

记得刚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时,住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吃着方便面过日子。找工作四处碰壁,我差点就坚持不下来。也就是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我想到了张云。记得当时的情形是,我去一个外企面试了四次都没能过关,晚上一个人回到冰冷的地下室,内心充满的恐惧和绝望,我突然想到了张云,起身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接通,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可可,你在哪里,怎么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呢。我在到处找你。”我冷冷的说:“别再找我,我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因为我现在找工作遇到点困难,所以想听听你的声音鼓励一下自己,像你那么难对付的人我都对付过来了,眼前这点困难算得了什么!”我说完就挂掉了电话,换了号码。

这两年多来,我已经习惯了在这陌生的城市生活,习惯了一个人看书写信到处走走停停,一个人没爱过之前叫孤单,爱过之后叫寂寞。当孤单变成一种习惯,我也就习惯了寂寞。

只是,再也没有人能走进我的世界,爱情,使人忘记时间,时间,也使人忘记爱情。心已经死了,没有勇气再去爱!

谨以此文,献给我那蹉跎的岁月。

2010-7-4于北京

全文完

查看更多北京同志故事真实同志故事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