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同志故事:何必在一起(8)

2019-04-11 21:29:43 作者:1890后帅哥 阅读:

吃饭的时候我喝了一些红酒,脸微微发烫,越发有风韵。张云要开车,就喝了瓶1982年的矿泉水。吃完饭,他还没有送我回家的意思。“到我家去坐坐吧,就在双井,很近的,晚点我送你回家。”“不太好吧。”“没关系的,我们又不做什么,就是聊聊。”张云开车往双井方向驶去。张云住在乐成国际,在北京应该算很高档的公寓了。他怎么可能喜欢我?难道是我的白马王子睡醒了,翻过了高山,跨过了大河,斩杀了猛龙,斗败了女巫来到我面前,还是山珍海味吃惯了偶尔换换野菜排毒?没有多去想,酒劲上来了。

在张云家也没怎么聊,我坐在沙发上犯困,他去卧室找了套睡衣让我换上,我还保持清醒呢“我不换了,等一下就回家。”“没关系的,困了就住下吧,我们一人一间卧室,我保证不动你。”“你都不动我我住下来干嘛。”我开着玩笑。“那我可真动了哦,”“别别,我开玩笑。”“小调皮”张云有用手指在我鼻子上挂了一下,挨着我坐下看电视。我迷迷糊糊的想睡觉。

“宝贝,困了就去洗个澡睡觉吧。”张云抚摸了我的头一下,起身去给我放热水。我洗完澡出来,穿着他宽大的睡衣,他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我,看得我不之所措。突然,他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我看到他已经支起了帐篷。他用一把抱住我,激烈的轻吻着我,然后用双手在我身上不停的抚摸着,时而逗逗我的小丨乳丨头,时而抓抓我的小翘臀,嘴里喃喃的说着“老婆,我要你,老婆。。。。”出于装B本能,我拒绝的说着“我不要,,,,,,”实际上我也记不清楚我说的是“我不要。”还是“我不,我要。”反正在我说完这句话后,张云一把抱起我,走进了卧室。(此处省略1000字)

我和张云的第一次,就在我的半推半就之下完成了。事后想起来,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明明是想上你,却假装说就去家里坐坐,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又假装说我只是想抱着你睡,不插进去。等插进去的时候,又假装说我就这样保持不动,到后来,插也插了,动也动了,还射里面了,等你把孩子生出来满世界的找他的时候,他却消失了。

姐姐给我打电话了,我一接起来,姐姐就问道“妹妹,爽不爽,大不大。”他怎么知道得这样快。肯定是Danny说的,我昨晚没回家。这死丫头,越来越猖狂了,上次胖子的事情我还没追究他,现在居然敢向姐姐打小报告了。不过既然姐姐都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姐姐,你还记得Danny教我们说的那段民谣吗?”“啊,张云是山东人吗?”“对呀。”“哇,妹妹,你有福了。”姐姐在电话那头高兴的嚷起来,仿佛昨晚失身的不是我,是他。Danny曾经给我们说过一段民谣,是关于JB尺寸的。“湘二两,陕半斤,山东的JB一两斤。”前两句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王毅和张云都是山东人,那话儿真的是大得吓人!

我和张云开始了恋爱,他每天下班会来接我,然后一起吃饭,我们还没住在一起,所以有时候去他家,有时候送我回家,日子也过得很甜蜜。这期间,Danny和他那个望京胖子终究没能走下去,明明是那胖子把Danny甩了,他还故作高雅的在我面前说他把那胖子蹬了,我听了就来气,于是决定好好的教训他一下。长姐如母嘛,我也要母一下。找个机会,我也学我姐姐穿上天蚕丝的睡袍,泡了杯养颜花粉茶,把Danny叫到客厅里。我从来没这么正式过,Danny显得手足无措,“别那么紧张,姐姐只是想和你谈谈心。”我温柔的一笑,Danny顺势倒在沙发上“呀,姐姐,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写遗嘱呢。”我揪了Danny一把,严肃的说道“坐好,姐姐有话问你。”我的角色转换之快,绝对只有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才能做道。“说嘛,姐姐。”Danny漫不经心的弄着自己的衣角。“你和那个望京胖子到底是这么回事?”“没怎么啊,就是没感觉。”“没感觉?没感觉你见面就让我请他吃饭,没感觉你见面就带回家把你操得哭天喊地的,你还叫得那么销魂?”“姐姐,你怎么了?”Danny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我觉得自己也有点过了。“没怎么,姐姐就是替你抱不平。”我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才见面,你就让我请他吃饭,姐姐不是舍不得花这个钱,只是丢不下这个面子,你说要是你们确定关系了,我请他吃多少吃都无所谓,毕竟是我的妹夫嘛。”Danny默默的点头,我继续说道“而且你见面就把别人带回家,别人会怎么看你?他也不是真心的,只是想玩玩你而已,傻丫头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呢?咱们女人的名声是很重要的,要是坏了名声,哪个男人还敢要你?”一席话,说得Danny泪光涟涟。

和张云相处也快一个月了,我已经觉得我是在恋爱了。开始每天都会想他,想他的好,想他在床上的坏,没事的时候痴痴的发笑。对他的情况也基本熟悉了。山东某县城的人,在北京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旅游公司。父母都是退休老师,闲赋在家,有个姐姐嫁在北京通州,有个弟弟是山东当地黑社会的头目,手下有近百个兄弟。张云离婚了的,还有个9岁的小孩。用张云当年的话说是当时不知道男人这回事,就糊里糊涂的结婚了,后来和男人做了才知道一做就是他想要的,做过都说好,滋味忘不了。

周末休息,张云让和陪他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家庭聚会,也是圈内人。我想极力推辞,因为我还是没有融入这个圈子的,而我身边的朋友,也只限于我们宋氏三姐妹。张云极力在我面前说自己朋友的好,这对朋友已经在一起15年了,从23岁开始就来北京打拼,到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住在北边的别墅里,感情甚是恩爱。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想去膜拜一下传说中的先人。

到张云的朋友家,已经快中午了,不得不说这别墅很豪华,很漂亮。由于已经是初冬了,大家都窝在客厅里打麻将,来开门的是一个妖里妖气的小男孩,一开门就叫了起来:“呀,云哥,我还以为你菊花烂了躺在家里起不来呢。”张云尴尬的笑了笑,让我别介意,并对那男孩说“这是我老婆可可”那小婆娘用怀疑的眼神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轻蔑的笑了笑。妈的,什么态度。不过今天是初次见面,我一定要高雅,要气质。“这是苗苗。”张云指着那男孩说。我优雅的笑了笑,算是招呼了。笑得是多么的大气,多么的高贵,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度量,但是心里面骂着,什么破苗苗,找机会老娘一把火烧掉你这社会主义的败类苗。

房间里面坐满了人,我一时间有点紧张。“可可,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赵妈。”张云把我拉到一个胖胖的中年人面前。我微微的笑了笑,算是招呼,这个胖胖的中年人满面红光,仪态万千,高贵的拉着我说“来,到妈跟前来让妈咪瞅瞅,多俊的闺女啊,颇有我当年年轻时候的神韵嘛!张云你捡了个便宜啊,哈哈哈。”赵妈一阵爽朗的笑声,我分明看见他的扁桃体在喉咙里乱甩。“哟,张总,你们家老二啊?”一个个子矮矮的人扭了过来。我看见张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个矮个子忙打诨道“你是张老大,他自然就是老二了。”张云没理他,我也觉得话里有话。气氛一下尴尬起来。“可可,这是你廖姨妈,是海龟呢。”赵妈一把拉过海龟,给我介绍道,气氛缓和了一点。“别听你赵妈的,我不是什么姨妈,我叫李扬。”他给我笑了笑。

吃完午饭,打麻将的继续打麻将,看电视的继续看电视,赵妈把自己的十字绣拿出来向几个姐妹展示,然后大家就盘在沙发上一针一线的讨论起来。张云刚会学会了四川麻将血战到底,很感兴趣,一直在牌桌上厮杀着,非得拉我在旁边观看。反正我也无聊,就看了一下午的麻将。张云手气很臭,一下午输了8000多,差不多我一个月的工资呢。

查看更多北京同志故事真实同志故事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