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同志故事:何必在一起(9)

2019-04-11 21:29:43 作者:1890后帅哥 阅读:

晚上开车进城的路上,一路无语。“老婆,怎么不高兴呢,是不是因为老公输了钱。”张云问我。“不是,我感觉你有事情瞒着我。”我目不斜视冷冷的说。“没有啊,我有什么好瞒你的呢?”“你不老实。”我继续冷冷的。张云看我不理他,把车停到路边,熄了火,点了一支烟,认真的看着我说“老婆,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认定你是我老婆了,我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追求到你。”我的妈呀,听得我一阵感动。但是要忍着,不要表现出来,后面肯定还有猛料。张云深吸了一口烟“其实,我现在有朋友的。”绝对的猛料啊!简直是晴天霹雳!我的苍天啊,我的大地啊!那我现在就是小三?“你有朋友你还来找我。”我愤怒了,想不到高贵的我居然成了别人的第三者。“已经破裂了。”张云的声音低得可能连自己都听不见。难怪海龟会说我的老二,难怪张云要拿眼睛瞪他,原来他们都知道实情,都在隐瞒我!我恨他们!

车继续往前开着,我一路无语,张云显得很尴尬。“那你打算怎么办?”我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老婆,给我时间,我会处理好的。”“时间,多久,一周,一个月还是一年?”“老婆,你要相信我。。。。。。。。。”我CAO,我今天居然成了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什么玩意啊!张云继续巴拉着他那朋友的情况,他朋友叫豆豆,在电影学院上学,现在在外地拍戏,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已经分开好久了,用张云的话说就是有夫妻之分,但无夫妻之实。想到以后是聚少离多,所以张云要和他分手。

回到自己的家里,我一头倒在床上,心乱如麻。想去找Danny聊聊,但是这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除了知道胖子外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想到了姐姐,我万能的姐姐,赶紧起身给姐姐打电话。电话一接通,我委屈得哦,未语泪先流。。。。。毕竟还是姐妹情深啊,姐姐察觉到了我的异样“妹妹,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恩。”“是张云吗?”姐姐一猜即中。我就哽咽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下。姐姐听后出气的平静,我以为他非得跑过来找张云拼命呢。“妹妹,你是怎么想的?”“我就是不知道啊,心里乱乱的。”“先别乱啊,咱们得仔细的想想,我如花似玉的妹妹不能让他白操了啊。”我和姐姐都无语,一会,姐姐有继续说到“那你喜欢张云吗?”“恩。”“喜欢就极力去争取吧,找个好男人不容易,皇后都是从妃子做起来的,爷爷都是从孙子走来的。姐姐支持你。”要不怎么说我姐姐是识大体的女人呢,临危不乱,大义凛然,我还以为他要让我去找张云一哭二闹三上吊呢。

张云继续来接我下班,我也没有去问他和他朋友的事情,因为他让我给他时间,姐姐也让我欲擒故纵,我就等着吧。

又是一个周末,张云让我陪他去参加朋友家庭聚会,他们有一帮固定的朋友,经常轮流在各家打麻将,吃饭什么的,气氛很融洽。这次去的是遥遥家,遥遥是我上次在赵妈家见过的。一个黑黑的男孩,据张云说,遥遥的爸爸是在山西开矿的,家里特有钱,房产遍天下,遥遥也不用上班,一个人住在北京,每天除了打麻将就是找男人,日子过得潇洒又枯燥加挨操。

遥遥的家在朝阳公园旁边的棕榈泉。顶层的房子,300多平米,被他装修得像埃及艳后的寝宫一样,从窗户往外望去,朝阳公园的景色尽收眼底。大家还是打麻将,赵妈的男人小川也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赵妈一边打麻将一边手忙脚乱的招呼我“可可,去陪你爹地聊天吧,别见外啊,诶。。。。。等一下,老妓女,这张二筒老娘要碰的!”张云把苗苗从牌桌上拉了下来,自己坐了上去。苗苗走到我跟前,撒娇的拉着我的手说“可可你看你老公好霸道嘛。”我笑了笑,没理他。哼,小婊子,老娘永远记得你上次对我轻蔑的笑,不就是笑我当小三嘛!老娘要让你看看老娘是怎么从一个小三混到正宫娘娘的,到时候老娘,哦,不,是哀家一定要砍去你的双腿,剜去你的双目,泡在大缸里,摆在午门外仍日晒雨淋。

遥遥在厨房里忙得手忙脚乱的,海龟在旁边帮忙,还有韩尚宫,韩尚宫是遥遥的死党姐妹,平时擅长琴棋书画,烹饪煲汤,于是得名韩尚宫。我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遥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笑着给我打招呼。虎头虎脑的,很可爱。

“遥妓女,你的电话,叫你出台了。”赵妈喊着遥遥。遥遥埋着碎步从厨房跑出来接电话。唯唯诺诺的嗯了几声后,紧张的对正在打麻将的张云说“糟了,你家豆豆刚下飞机,听说我们在聚会,在赶过来的路上了,怎么办。”乱糟糟的房间一下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看着我,我也不之所措,呆呆的看着张云。小三和正宫始终是要见面的,只是没想到这场斗法来得这样快。大家一时无语,张云沉吟了半晌,对我说“老婆,只有暂时先委屈你了,等一下豆豆来了,我们就说你是遥遥的表弟,先委屈你这一次,正好他回来我也好跟他了断清楚。”我没有回答,除了这样我还有什么办法呢。

豆豆的到来给房间带来了一股风骚的气息,他先跟在座的姐妹都拥抱,打招呼,俨然明星的感觉,然后跑到牌桌前搂着张云热烈的舌吻着,旁边的人都在起哄,我把头转向一边假装没看见。“豆豆,这是我表弟可可。”遥遥在张云的示意下向豆豆介绍我,豆豆这才注意我,然后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笑着说“呀,遥表姐,这就是你乡下的表妹啊,真水灵,是跟你来闯北京的吗?”我CAO,不带这么挖苦人的,我是水灵,至少没被人潜规则过,哼,小婊子,走着瞧,你的老公我撬定了。

饭菜已经上桌子了,豆豆自然是跟张云坐在一起,亲热的低声细语,张云不停的帮豆豆夹菜,再怎么看也不像感情破裂的样子。我坐在赵妈的旁边,赵妈是个很体贴的人,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怕我落单孤独,也不停的给我夹菜,问我工作情况,期间我看了张云几次,他仿佛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看都没看我一眼。匆匆吃完饭,我就找借口离开了。张云始终没看我一眼,遥遥把我送到门口,也不知道他是情愿送的还是为了把戏演得更真实一些。

坐车回家的路上,心里难受到了极点。我头脑里居然想着张云和豆豆亲吻的画面,难道我真的是爱上他了?而且爱得不可自拔了?“老婆,我知道你今天很委屈,老公都看在眼里,老公也很心疼,给老公点时间,老公一定能处理好的,爱你!”张云给我发了条短信,我没有回,也不知道怎么去回。

一个星期都没和张云联系,张云也没主动联系我,我每天受着相思和矛盾的煎熬,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姐姐倒是一直在关心我,我本来想打电话约张云出来和姐姐一起吃个饭的,但是姐姐说他最好不要和张云走得太近,一来是因为娘家姐妹和姑爷之间本来就要避嫌。二来是和张云保持生疏点也好,如果将来我受了张云的欺负,姐姐还可以不顾情面的去教训他。姐姐就是姐姐,高瞻远瞩,运筹帷幄!

张云终于和我联系了,说约了一帮朋友在工体的糖果唱歌,让我也去,把我正式介绍给他的朋友们。天啦,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这就是传说中的册封大典吗?我得好好的准备准备啊,要不要盘个高高的发髻,穿套低胸的晚礼服把乳房勒得快爆炸?这样才能母仪天下雍容华贵。或者打扮得空谷幽兰般神圣不可侵犯。我没有通知姐姐和Danny,我要先偷偷的转正后再昭告天下,给大家来一个惊喜!

查看更多北京同志故事真实同志故事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